《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5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爷子,石书记得知您过来了,非常的高兴,他现在开会,让我们去市委,到时候估计他就开完了,一再的嘱咐我,一定要把您给留住,要是你走了,我就是政治责任了,唉,这个责任我可担不起啊,所以,谢伯伯,你可不能走啊”。丁二狗开玩笑道。
  “哈哈,我说小丁,你这个嘴啊,做官是可惜了”。谢九岭指着丁二狗呵呵笑道。
  “唉,谢伯伯,你是不知道,我做官之前是很老实的一个人,但是自从做了官之后,这话就多了不少,没办法,我比比人多了一张嘴嘛”。
  “哦?为什么呢?”谢九岭没反应过来丁二狗说话的意思,于是问道。
  “官字两张嘴嘛”。丁二狗笑答道,这下又把谢九岭逗得哈哈大笑,连带着谢赫洋都颇有感触,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父亲这么开心的大笑了,不说别的,就是在湖州没有达成任何的目的,单单是父亲的开心,湖州这一趟就没白来。

  丁二狗的确是没有骗谢九岭,石爱国确实是在开会,而且还是全体常委都到齐了,这个会是应邸坤成的要求召开的,石爱国只是一个召集人,而且这个会的所议事项在书记办公会上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论,组织部`长顾青山是不同意的,虽然陶成军没有反对,但是也表达了要慎重的建议,而常务副市长楚鹤轩力主要通过这个项目的建设,而邸坤成虽然没表态,可是他的意见应该很明确,那就是支持楚鹤轩,因为这个项目是楚鹤轩拉来的  。

  “既然是开会,那就各抒己见,不要上纲上线,实事求是的谈,谁先开始?”石爱国作为主持人,首先发话了。
  “这个项目是我牵头的,我先说说吧”。楚鹤轩在石爱国说完后,第一个要求发言。
  石爱国没说话,点点头,示意楚鹤轩开始。
  其实石爱国心里也是很矛盾,一来这个项目的确是投资不小,总计投资超过五十亿元,建成后年产值超过四百亿,可以说单单是这一个项目就可以挽湖州经济发展的危局,可是这个项目的政治风险同样是很大,因为它就是现在很多地方都反对建设的px项目,如果一旦被湖州居民知道这个项目要在湖州建设,会出现什么后果很难预料。
  他也清楚,楚鹤轩之所以能引到这个项目,也是因为这个项目在某地建设受阻,只能是迁址别处建设,可是如果在湖州也出现反对的浪潮,会不会危及到自己的地位,现在省里的形势依然不明朗,虽然自己和梁省长挂上了钩,可是他能给自己多大的支持,在关键时刻,能不能顶得住,都是未知数,所以石爱国心里一直都和猫抓似得。
  可是五十亿的投资实在是太诱人了,湖州历史上还没有单笔投资如此之大的投资,就是中南省也没有,如果能够成功落地,虽然这是楚鹤轩拉来的,可是他这个市委书记才是第一受益人,这也是一个难以割舍的地方。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如果能够建成,至少十年之内,在中部地区没有可以和我们这个项目相抗衡的,而且这么基础的材料,销路不是问题,这就意味着它不会受市场和经济环境的波动而有剧烈的波动,这就是我要说的,我希望各位同志慎重对待,这可是为了湖州子孙后代着想的事情”。楚鹤轩说的铿锵有力,很显然,这个项目他是势在必得。
  “楚市长,你说了这么多,都是这个项目的好处,可是凡事都有两面性,不好的那一面你怎么不说一说,让大家都了解一下呢?”顾青山率先开炮质问道  。
  可是面对顾青山的质问,楚鹤轩充耳不闻,根本就没有搭理他,而是非常淡然的喝了口茶,摊开自己的笔记本开始记录顾青山的发言,顾青山本来是想和楚鹤轩理论一番的,但是对方根本不接招,这让顾青山有一种一拳打空的感觉,但是既然楚鹤轩不接招,自己还得继续往下说。
  “这个项目最近在我们国家很有名气,几乎是人人喊打了,凡是到哪里建厂,哪里就爆发群众示威游行,我不是说这个项目不好,我也知道这个项目不会产生多大的问题,只要安全方面做好工作,不会出大问题,而且可以给湖州市带来不小的收益,可是怎么让老百姓明白这个项目不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负面的影响,这才是最重要的”。顾青山质问道。
  “青山部*长,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怎么听着你好像是赞成这个项目?”邸坤成插话道。
  “错了,我是坚决反对这个项目上马,不是为别的,是为了湖州经济发展的稳定,在座的谁敢说你比其他地方的官员脑子聪明?谁敢说我们湖州的老百姓比比的地方老百姓傻?不能吧,那么既然如此,别的地方建设px项目引起的社会不稳定,我们湖州能避免吗?”
  “这个,我们可以慢慢做工作嘛”。邸坤成继续说道。
  “没错,是可以继续做工作,做好老百姓的工作,我说的是如果这个工作做不下来怎么办,有没有预备方案?现在开发区刚刚开始想恢复建设,如果因为这一个项目,搞的其他不是那么引人注目的项目进来时也被老百姓怀疑,那怎么办?我们还要不要搞开发区,还要不要招商引资,所以,我的意思是,这个项目不要建了,我们湖州不要捡人家扔掉的项目,那样会给湖州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带来灭顶之灾”。顾青山最后叹口气说道。

  顾青山说完,其他人都沉默了,虽然顾青山的话扫了大家的兴,可是这番话也说出了大家的担心,那就是,一旦出现群体姓事件,责任谁来承担,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连石爱国也打起了鼓,现在社会发展的不确定性,让每一个官员心里都紧紧的绷着一根弦,那就是稳定,一定要稳定,没有稳定就办不成任何事,这是基本共识,可是如果这个项目给湖州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也给社会带来不稳定的话,石爱国宁可慢慢发展而不要这个项目,因为他觉得还是稳定才能保持着他现在的位置,否则,后果难料。

  “我来说几句吧……”这个时候司南下居然开口说话了,这让很多人都很惊讶,因为凡是有争执的常委会,司南下很少发声,但是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司南下屡屡发声,不知道这一次是支持谁呢?
  “我们大会小会一再的强调,改革开放了三十多年,能改的,好改的,改的都已经差不多了,可是改革还得继续,因为改革才是发展的火车头,这是大家的共识,这个没问题了吧,所以以前的改革叫做摸着石头过河,可是现在的改革呢,叫做步入了深水区,这个时候要是再摸着石头过河,那恐怕是不合适了,那得钻到水底下去,很可能会淹死,所以我们要学会游泳……”
  司南下这番论调让大家都有点摸不着头脑,可是石爱国微微感到,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他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邸坤成,见到丁二狗波澜不惊的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再看楚鹤轩,也是一样,他的心里咯噔一下,书记办公会时,司南下同样是没吱声,可是这个时候出来说话,看来司南下和邸坤成私下里肯定见过面讨论过这件事了,石爱国越发的感受到了司南下政治手腕的高超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