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6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特别是那崔录,毕竟受了最重的伤,他不气女囚们,因为他的伤害,是我们狱警和管教的冲撞造成的,所以,他要求严惩我们这群狱警和管教。
  只是,监狱长怎么能严惩我们这群狱警和管教,几百号人为了平定监区的暴动,冲了进去,争分夺秒,没办法啊。
  监狱方又奉了一份大礼,崔录总算咽下了这口气。

  这些事,因为某个监狱领导的大嘴巴,监狱的人全都知道了。
  c监区暂时群龙无首,都不等到我们一起群攻弹劾c监区长和马明月指导员,她们两个已经全被撤了。
  群龙无首也只是维持几天而已,过几天又要选新监区长,我当然希望范娟能当得上的。
  所以,我让兰芬去和范娟说,让她尽量做好监区各领导的工作,范娟人缘挺好,平时又大方,工作能力又强,又派人去帮忙做了一些例如送钱之类的特殊的工作,众人把她推上去那是肯定的,不过,最主要还是要看监狱长等领导。
  只是,这几天,监狱那么乱了,事情闹那么大,一个人却从不露面,谁呢,贺兰婷。
  好吧,的确是贺兰婷,她到底去哪儿了呢。

  不过,这些乱事,可是我们导演出来的,所以,这几天,我们可要低调点,静静等风平浪静过去才行。
  我就老老实实的,上班下班,回宿舍睡觉,偶尔下班出去。
  事情发展得太顺利,太爽了,只等大结局了,就是范娟上去。
  下班后,我坐着沈月的车出去,让沈月送我到后街。
  沈月开车送我到了后街,这几天老老实实在监狱,也没出来,本想去监狱医院看看张嫣,也没敢去。

  在后街的车站门口下车后,我走去饭店,走着走着,一辆车靠在了我旁边。
  白色的。
  轿车。
  窗子降下,看轮廓也知道,里面是贺兰婷。

  她看看我,头对我一偏:“上车。”
  我上了她车。
  上车后,我说道:“别叫我请吃饭,我真没钱。”
  贺兰婷说:“你今天不请也要请!”
  我说:“呵呵,威胁我啊,整天威胁我,有什么意思。”
  贺兰婷说:“因为你总是有把柄在我的手上,因为我总是在帮你。”
  我说:“你帮了我什么,我又有什么把柄。”
  贺兰婷把手机按了按,然后给我看。
  一段视频。
  视频中,是一段一群狱警冲进通道的画面。
  哦,就是那天,我们冲进通道的画面,是监控拍的,视频中,见到一群女狱警管教先冲进去了通道中,而那些领导和代表们,贴着墙都不动,但接下来,有个趴在墙上的,被一个人弄倒在地,接着,一群人上去趁乱对他进行踩踏。
  是崔录。
  踩踏崔录的人群,就是我和魏璐等人。

  视频结束,只有短短的不到三十秒的时间。
  崔录已然晕倒,趴在地上。
  我脸色一沉:“你怎么会有这视频!”
  贺兰婷问我:“你干的什么事,能不能对我解释一下。”
  我说道:“好,我解释!”
  贺兰婷看着我。

  我说道:“这家伙,我不爽他,所以,趁乱报复。”
  贺兰婷说:“记仇。”
  我说:“是,我就记仇,上次他这么对我们,我就记仇了,我就报仇!我恨不得踩死他。”
  贺兰婷说:“干得好。”

  我说:“哇,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贺兰婷说:“那种人,死一个少一个。”
  我说:“好吧,我也希望他死,但他没死。”
  贺兰婷说:“上面要求查通道里发生踩踏事件的经过和原因,你们冲撞踩踏代表们,他们怀疑是故意的。”
  我说:“然后呢。”

  贺兰婷说:“不知道故意不故意,但这段视频,你上去把崔录搞翻在地,你们一群人上去踩踏,肯定是故意的。”
  我说:“那你为什么弄了这段视频给我看。”
  贺兰婷说:“有人看到这段,汇报了我,我让她剪掉了,不然你麻烦了。”
  我说:“你厉害啊,狱政科的你都有人啊,那那监控视频什么的,管着这些的,岂不是你的人在管。”
  贺兰婷说:“我就问你,如果我把这段视频给领导们看,你说会怎样。”
  我说:“那我被整。不过你不会这样。”

  贺兰婷说:“我不威胁你,我帮了你,你该怎么感谢我。”
  我说:“说三遍谢谢不行?”
  贺兰婷说:“实际点。”
  我说:“海鲜档去吃海鲜可以吧,那个实在太贵了!”
  贺兰婷道:“可以。”
  说完她踩油门,开车,往港口去。
  我问道:“那这几天你都去了哪儿啊,就连开放日那天你都没来。”
  贺兰婷说:“申请去了考察,其实故意躲着。”
  我问:“你故意的,为什么?”
  贺兰婷说:“我知道你们的计划。”

  贺兰婷竟然说,知道我们的计划。
  什么计划。
  是我们在监狱里搞出乱子的计划吗?
  实际上,这次策划监狱里c监区搞乱监区,我们冲撞代表们这事,虽然说秘密进行,但是涉及到的不少人,我们监区的沈月兰芬兰芳魏璐徐男等人都知道,反正我就怀疑贺兰婷安插的眼线就是她们其中一个了,只是我不知道到底是谁而已。
  所以,她知道,那不算是意外。

  我假装不知道,说:“不知道你说的什么计划。”
  贺兰婷说:“你说什么计划。别在我面前装。”
  我说:“我就装,我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
  贺兰婷说:“你胆子不小。”
  我说:“我胆子很小。”
  车子到了港口的海鲜档。
  下车后,进去,坐在海鲜档,吹着海风。
  其实虽然叫港口,但只是内河往海出去的出港口,还不算到海边,从港口这里出去,还有一段很长的河段才真正到海上。
  但这里的港口,很宽广,所以很多船停泊在这里,渔船,客船,游船什么的。
  而海鲜档,在这里开,得天独厚。
  渔船渔民钓鱼把海鱼弄到这里,这里加工烹饪,方便,而且价格不贵。
  虽然说,价格不贵,但贺兰婷这么个点菜法,就是去吃麻辣烫也贵了。
  她这么点菜的,一眼看过去菜单,只看最贵的,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点上二三十个菜,不管吃完不完,反正就是要点。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个,都要,那个什么鱼,来一条,然后那个大虾,来两只。
  服务员说:“美女,这种鱼是论斤卖的。”
  贺兰婷说:“我就要一条!”
  服务员说:“你们是两个人吗。两个人吃不完的。”
  贺兰婷说:“关你什么事?吃不完是我们的事,我就点。”
  日期:2016-05-31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