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5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不是,说实话,我来荆山,的确是想劝你到湖州去投资的,但是现在我却有点害怕了”。丁二狗转过身看着谢赫洋说道。
  “为什么?”
  “因为我发现,白山一别之后,我以为那个时候对你是一种朦胧的感觉,那个时候我还不懂感情,过段时间就会忘掉的,但是这一次,我觉得这是真的”。
  “唉,一个大老爷们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够酸的,但是这样的话女人都爱听,仲华就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样的话,要不然我们也不会离婚”。

  “我和他不一样,他是靠着家族里的势力起家,但是我是靠我自己和女人起家,要是嘴不甜的话,哪有女人会喜欢我呢”。丁二狗自嘲道。
  “得了吧你,靠女人起家,来,给我说说,你靠哪个女人起的家,我看,你是靠嘴起家的”。谢赫洋试着走了几步,虽然被拧过来了,但是还是有点疼,不敢触地的感觉。
  “这路不好走,我背你上去吧”。
  “真的,那好吧,本来我是想去矿山看看的,走到这里就歇菜了,改天吧,回去”。
  丁二狗开着谢赫洋的车,一起回到了谢氏钢铁的总部,丁二狗将车停好后,伸出手握住谢赫洋的左手,说道:“我不上去了,如果老爷子有兴趣的话,欢迎你们到湖州来,哪怕是玩玩也行,我招待你们,替我和他告别吧,不去打扰了”  。
  “你这是要走?”谢赫洋以为丁二狗会呆几天呢,没想到刚来就走。
  “嗯,我怕我要是继续待下去,我会把持不住”,丁二狗玩味的看着谢赫洋,伸手替她将散落的头发捋到了耳后说道。
  “把持不住就不把持呗,这有什么,是不是怕我赖上你啊,刘香梨都告诉我了,你这家伙女人一堆一堆的,所以她也懒得嫉妒了,最好的惩罚就是不让你见到人,所以这就是她为什么不去找你的原因,你这里还自诩风流呢,其实人家早就不稀罕你了”。谢赫洋说完推开车门下了车。
  丁二狗也下了车,将钥匙扔给谢赫洋,说了声再见就朝大门外走去,大门外门口已经停着一辆车,进门的时候谢赫洋就看见了,没想到是来接丁二狗的。
  谢赫洋站在大门口,一直到那辆车消失了才转过身回办公室,但是她一瘸一拐的样子被顾晓倩看到了,急忙过来扶她。

  “谢总,这是怎么了,脚扭了?”
  “没事,扭了一下,现在好多了,不要紧,不要告诉我爸爸,免得他担心”。
  “怕我担心就要照顾好自己,那个混小子呢,怎么回事,你去哪儿了,还把脚给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谢九岭居然出现在了她们背后。
  “哎哟,我说爸,你怎么走路没声啊,吓我一跳”。
  “怎么没声啊,我又不是鬼,是你心不在焉,没听到吧”。
  “我和丁长生一起去矿山了,下山的时候脚下一滑,崴了脚了,不过没事了,他给我拧过来了”。谢赫洋解释道。

  “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他还懂医术啊?”谢九岭不信的问道。
  “算了,不用了,爸,到你办公室聊聊工作的事吧,有些事我还真是拿不准了,看来我们是该改变一下思路的时候了”。谢赫洋摆摆手,自己走了几步说道,不过看上去果然是没大问题了。
  “爸,你刚才是不是去市里了?”谢赫洋问道。
  办公室里只剩下这父女俩,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谢九岭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是啊,去了”。
  “怎么样?市里面怎么说?”谢赫洋急切的问道。
  “没见到人,李市长说是开会,齐书记出发,但是我也看出来了,他们根本不想见我,躲着我呢,看来这一摊子事,是躲不过去了,对了,这个月的工人工资发了没有?”谢九岭突然问道。
  “都发了,还没到时间我就让财务先发下去了,这个时候一定要稳住下面,只要工人不闹,市里就没有插手我们的借口,无非还是矿山的重新改造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改造完的,这个期间我们要重新考虑出路了,你说呢爸?”
  “那就好,这些工人都是跟着我们谢家干了十年数十年的老伙计,不能亏待了他们,其实,他们都是熟练工人,也是我们东山再起的资本,工资保险一分钱都不能少,全额发足,接下来的事才好办”。
  “爸,我知道,对了你不会真的听信了丁长生的话吧,跨地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谢赫洋道。

  “我知道,但是除了我们新研发的那点产业,我们其他的产业都是属于淘汰范围的落后产能,以前的时候我们还可以依仗着仲枫阳给民企讲句话,但是他也走了,正是因为省里没有人替我们说话了,荆山市这几个跳梁小丑才可劲的折腾我们呢,算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但是一定要保证那些特殊钢铁的供应,而且丁长生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谁先调头往回跑,谁还有一线机会,否则的话,都得淹死”。谢九岭眼睛里再次闪现出谢赫洋很熟悉的斗志,这段时间以来,谢赫洋最担心的还是谢九岭的身体。

  “是,那,爸爸,我们具体接下来该怎么做?”
  “按照市里的要求,开始启动矿山回填的计划吧,但是剩下的矿山,要加紧开采,一点都别剩下,最好是剩下的开采的矿山产值能弥补一部分我们矿山回填的成本”。
  “那好,我这就去安排”。
  “嗯,你安排一辆车,明天我要去湖州一趟,我偷偷的去,我倒是真的想看看有没有丁长生说的那么好”。谢九岭眼神里闪出一丝狡黠的光芒。
  “明天就去?怎么这么急?”
  “我就是要看看真实的湖州开发区,免得这小子回去再安排什么的,对了,我一直都没有机会问你,你对这小子了解吗,你们到底什么时候认识的?”
  “爸爸,这事我要是说了你千万不要生气”。谢赫洋先定下底线。
  “怎么?你们俩真……”谢九岭眼睛一瞪问道。
  “哎呀,爸,你想哪去了,我说的你不要生气,是因为丁长生曾经是仲华的秘书”。
  “那怎么了,仲华的秘书怎么了?你就是因为他是仲华的秘书才认识他的?”
  “是啊,他是仲华在海阳县时的秘书,后来仲华调出了海阳县,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从海阳县出来了,到了湖州,估计那个时候也是仲华帮着调动的,但是丁长生脑子活泛,在湖州几个月的时间,阴差阳错的成了当时的湖州市长石爱国的秘书,后来石爱国做了市委书记,就这么着,他一路往上升,现在已经是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了,这后面肯定是石爱国在支持他”  。
  “可是光有石爱国的支持还不够,他自己要是没本事,就是扶上去也是烂泥一块,还是会掉下来,这么着说来,这小子还真是有两下子”。谢九岭微微笑道。
  丁二狗坐在汽车的后座上,看着窗外荆山的市容市貌,看起来是比湖州还要繁华一点,但是街道什么的也很老旧了,按说市区的道路是个门面,可是坑坑洼洼的一点都显示不出这是地级市的街道。
  “咱回去吗?”杜山魁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