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4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一会儿,楚天齐听到外屋有动静,一抬头,看到母亲尤春梅回来了。楚天齐不由得问道:“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忘了拿什么东西了?”
  尤春梅满面春风,很是神秘的说道:“狗儿,你猜猜妈碰到谁了?”

  楚天齐想了想,摇头道:“不知道。”
  “狗儿,别跟妈打马虎眼了,夜儿后晌你可是跟妈说了谁要来的,妈当时还以为你应付妈呢?你看,这不是来了吗?”尤春梅说着,往旁边一闪身。
  随着尤春梅移到了旁边,一个女孩的身影露了出来。女孩穿着一件淡蓝色带风景图案的连衣裙,飘逸的长发用一条蓝色发带系着,脚上是一双白色平底松糕凉鞋,整个人看上去青春灵动、无比妩媚。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乡长宁俊琦。
  楚天齐没想到是她,大张着嘴巴说道:“怎么是你?”
  宁俊琦嘟着嘴,说道:“你不欢迎吗?”
  “哪,哪能呢?我这不是没想到,惊喜过度吗?”楚天齐站起身,说道,“坐,快坐。”

  宁俊琦正要坐下,就感觉到一双眼睛正在盯向自己,她也不由自主的望了过去。
  楚天齐发现了宁俊琦的异样,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原来是刚刚躺着的父亲醒了。此时,楚玉良正用一种很特别的眼神看着宁俊琦。
  楚天齐很是不好意思,哪有一个大老男人盯着女孩这么看的?就急忙说道:“乡长,你别介意啊!我爸醒来后,经常盯着一个人老看,可能还是病闹的。”
  宁俊琦当然明白楚天齐说的话,但她却不认为楚玉良的眼神有什么不妥,而且也不认为楚玉良神智不清。因为,那个眼神分明像是见到了久已不见的熟人,才会有的。
  宁俊琦紧走两步,来到炕沿边上,看着楚玉良,说道:“大叔,你认识我吗?”
  楚玉良忽然怔了一下,然后收回目光,闭上了眼睛,像是又睡着了一样。
  “小宁姑娘,他怎么能认得你?村里的好多人都认不全呢。”尤春梅在一旁说道,“坐,快坐。”
  宁俊琦坐到了楚天齐刚刚坐过的椅子上,把手中装水果的食品袋放下。又把身后的背包拿了下来,从里面拿出来两个包装精美的扁盒,放到了圆桌上:“这是给大叔的。”
  楚天齐拿过来一看,全是外文,但不是英文。就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国外生产的一种补养品,专门用于修复脑部神经受损,正对大叔的症状。这两盒能吃一个月,正好是一个疗程,如果有一些效果的话,我再让人给往过带。”宁俊琦说道。
  “这得好多钱吧?”楚天齐脱口问道。

  “没几个钱,再说也不花你的钱。”宁俊琦娇嗔道。
  楚天齐听了,只得“嘿嘿”一笑。
  “宁姑娘,中午吃什么饭呀?”尤春梅在旁边问道。
  “大娘,什么都行,我不挑食的。”宁俊琦回答。
  听她这么一说,尤春梅马上说道:“那这样吧,中午吃饺子,我去买肉,你们在家等着。”
  “大娘,不用……”宁俊琦刚准备客气,尤春梅已经出去了。
  楚天齐一笑:“既来之,则安之。一切听我娘安排吧。”
  宁俊琦没有就这个话题多说什么,而是问道:“大叔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
  “比我上次回来的时候好多了,每次行走的时间又长了两、三分钟,而且手和脚都比上次又利索了一些。”楚天齐如实回答。
  宁俊琦高兴的说着:“那太好了,那么,大叔现在每次都能走八、九分钟了吧?”说到这里,她又说道,“我上次跟你说的,给大叔找专门的机构恢复,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先这样在家吧,按照现在这样的恢复速度,有个一、两年,应该也差不多了。”楚天齐回答。
  其实,宁俊琦说的找专门机构,楚天齐也考虑过,还专门打听过。像这类恢复治疗,费用都特别昂贵,不是他们这样的家庭能承受的起的。他知道,宁俊琦这是真心帮忙,而且她已经明确表示,费用的问题不用他管。但楚天齐想过后,还是觉得在家更好一些。虽然宁俊琦说了,不用自己出钱,可那样的话,宁俊琦就得出钱,或者欠别人的人情。自己也就会欠宁俊琦的人情。
  尽管宁俊琦没有对自己提任何条件,但楚天齐觉得宁俊琦已经帮自己很多了,人家和自己又不沾亲带故的,如果再欠下这么大的人情,确实过意不去。

  “你这人,就是多那瞎心眼,跟我还这么见外。”宁俊琦埋怨道。
  楚天齐略显尴尬的笑了笑,转移了话题:“乡长,你今天怎么有空大驾光临寒舍了?”
  宁俊琦不满的回道:“少那么阴阳怪气的。你以为我是来看你的?我是来看大叔和大娘,你管不着。”
  “官大脾气长。”楚天齐嘟囔道。
  宁俊琦一笑:“不过嘛!有一件事,顺便告诉你。昨天下午,县委召开常委会的时候,有领导提议任命你为常务副乡长。”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才又说道:“但最终没有表决,因为有领导明确提出,你任职时间太短,不宜提拔太快。”
  听着短短的一句话,楚天齐的心情经历了一次强烈的波动,从高兴到紧张再到失落。他淡淡的回道:“哦,有这么回事?无所谓。”
  宁俊琦听出了他话里的落寞之意,就调侃道:“说的好听,我看你是非常失望吧。”
  楚天齐没有接话,选择了沉默,实际上就是承认了宁俊琦的说法。
  对于楚天齐来说,常务副乡长的职位,他不是没有想过,但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知道,人不能得寸进尺,虽然县里现在的安排,看似那个位置像是专门留给自己的,其实也不尽然。因为一日没有明确任命,那就还有变数。按照自己的资历,能被任命为现在的职位,已经是破例了,如果再成了“常务”,恐怕县领导也不好交待。所以,他觉得那事有些遥远,也就没有怎么上心,心情反而比较平静。

  现在这个事被提起,但最终却没成,这就让他的心湖不平静了。这就好比,把一吃香喷喷的烤鸭放到嘴边,让你闻了半天,等你要吃的时候,烤鸭却被拿走了,这种感觉确实不太好。
  人都是这样,当一件事没有被提起的时候,往往不去想它。一旦被提起,又没有实现的话,心情就会受到很大影响。
  楚天齐好几分钟没有说话,宁俊琦也不知该说什么了,屋里只能听到楚玉良发出的鼾声。
  过了一会儿,宁俊琦忽然问道:“我刚才听大娘和你说话的口气,好像你知道我要来似的。我可没告诉你我要来,其实我来这里也才是今天早上决定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日期:2016-06-24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