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4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在忙碌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转眼又到周末了。楚天齐没有像上两周一样留下加班,而是在周五的时候,和宁俊琦打过招呼后,坐上下午的班车回了家。这次他没有骑摩托回去,因为他需要拿的东西很多,骑摩托不太好拿。
  四点多的时候,楚天齐下了班车,拿着大包小裹向家里走去。沿途不时碰到村里人,大家互相打着招呼,人们都不由自主的瞟了瞟他手中拿着的东西。
  回到家的时候,母亲正准备把父亲弄到院外晒太阳。楚天齐急忙放下东西,替换了母亲,把父亲搀出屋子,放到轮椅上。
  父亲楚玉良近期恢复的很快,现在已经能够自己吃饭,就是手还不利索,经常洒到身上,为此,母亲尤春梅就给他带上了小孩子常用的围嘴。现在,在家人的扶助下楚玉良能站立起来,并且在有人架着胳膊的情况下,一次能行走个五、六分钟。他现在已能自主大、小便,为此,楚天齐专门把一把旧椅子进行改装、加固后,变成了楚玉良的坐便器。

  姐姐楚礼娟在春耕开始的时候,就回到自己家里了。男人常年在外面瞎混不回家,家里的耕地只能由她自己捉务,但她还是隔三差五抽*出时间来照看一下父亲。
  弟弟楚礼瑞一直还在果园忙着,楚天齐每天忙乡里的工作,周末都很少回家。因此,照顾父亲的工作,自然就落在了母亲尤春梅身上。
  楚玉良现在已经能认人,大部分村里的人都能认出来。看到儿子回来,他很高兴,口齿不清的说出了几个字:“天—齐—回—来—了。”
  楚天齐半蹲在轮椅前,扶着父亲的膝盖,眼中含泪,说道:“爸,我回来了。”

  楚玉良试着要用右手去抚摸儿子的头发,试了两次,没有成功。楚天齐抓起父亲的手放到自己头上,任其摸挲着。
  看着老伴和儿子如此温情的一幕,尤春梅把头扭向一边,拭了拭眼角,拿起儿子放在地上的东西,一点点儿的送回了屋里。
  过了一会,楚玉良停止了摸挲儿子的头发,把右手轻轻撤了回去。楚天齐抬起头,父亲正怜爱的望着自己,眼中满是慈祥的光芒。
  楚天齐从地上站起来,来到父亲身后,手抚轮椅扶手,把轮椅转了一个方向,让父亲的侧面迎着阳光,以免阳光太刺眼睛。站在父亲身后,楚天齐看到,父亲的头发又稀疏了不少,而且一多半的头发都白了。尽管他坐在轮椅上,但可以看出,他的头部微微前倾,显示背部已经驼了很多。
  过了一会儿,根据父亲的要求,楚天齐给父亲把轮椅的靠背放低了一些,让他躺在上面。很快,父亲发出了均匀的呼噜声,他睡着了。楚天拿了一把椅子,坐在父亲的身旁,静静的看着他。
  经过春节后这几个月的调理,父亲的身体状况有了很大的改观。
  在楚玉良正式醒来之前,由于整天处于昏睡状态,不能进食,只能靠一些营养液维持体能。因此整个人都瘦成了皮包骨,估计也就是八十来斤左右。那时,楚玉良的脸上满是皱巴巴的老皮,颧骨更是异常突起,看上去像锋利的刀片似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黄焦焦的。就连那两道剑眉,也是无精打彩的耷*拉着。
  现在的楚玉良,面色红润,剑眉上扬,脸颊上可以清晰的看到肌肉,和几个月前相比,状态明显好转。楚天齐心里道:父亲好多了。
  “狗儿,你瘦了,也黑了,是不是工作很累啊?身体吃的消吗?”母亲尤春梅已经来到了身边。
  楚天齐要站起身,让母亲坐下。尤春梅双手在他的肩头上按了按,示意他坐着别动,楚天齐就顺了母亲的意愿,继续坐在椅子上。他笑着道:“我不累,身体没问题。我分管农业、教育,经常下乡,到地里、跑学校,当然要晒着一些。其实我的体重并没减少,还重了一两斤。你看我瘦了,可能是由于晒黑的缘故吧。”
  “今年人们种的芹菜又开始卖上了,咱们家没有劳力,干脆就没种。别人家地里的芹菜长的都挺好,听说今年的价钱还挺高,村里各家各户又该挣不少钱了。看的我还怪眼馋的。”母亲絮叨着。
  “妈,今年没种没关系的。照这个样子,以后种菜会更普及,不愁挣不着钱的。”楚天齐安抚着,“再说了,你们年龄越来越大了,好好养好身体,地里的活就不用干了,家里有我们呢。”
  “狗儿,你不用安慰妈,妈也就是说一说。你是乡里干部,妈做为家属,这个觉悟还是有的。”尤春梅说道,“我和你爹现在还不老,只要是他今年恢复好了,明年我们还可以种点地,你爹也可以照样给人们看病。人就得干点活,要是总待着的话,身体又该闹毛病了。”
  娘俩开始唠起了家常,母亲说的多一些,楚天齐主要充当听众。尤春梅自然又问起了处对象的事,楚天齐也说不清楚,只好应付道:“不着急,说不准明天儿媳妇就自己上门呢”。看着儿子不愿多说这个事,尤春梅倒也没有深究。
  过了一会儿,母亲去做饭了,楚天齐继续看着父亲睡觉。只到快做好饭的时候,楚玉良才醒来。
  晚上吃饭的时候,母亲又给父亲围上了围嘴。父亲左手端着塑料碗,右手拿着勺子,像孩子一样,很不利索的把饭送到嘴里。经常是吃一半,掉一半,弄的衣服和下巴上到处都是饭粒和菜汤。楚玉良拒绝了儿子为自己擦拭,而是笨拙的自己去弄,结果却总是适得其反,但他却像孩子一样继续去做,很是享受这种其乐融融。

  楚天齐看着父亲的样子,心酸不已。一直呵护着自己的父亲,变成了这个样子,全都是因为自己,这让他很是自责。
  父亲好像明白了楚天齐的心意,就用眼神向他示意,好像在说:“儿子,不要这样,要高兴才对。”
  在心酸的同时,楚天齐也感到了一丝庆幸。父亲是被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现在能恢复成这样,已经很庆幸了。而且还在渐渐恢复着,假以时日,身体都有可能完全复原。想到这里,楚天齐又欣慰不已。
  因为看到儿子的缘故,楚玉良在整个吃饭期间都特别活跃,有时还故意做出不小心的样子。等到母子二人要出手相助时,他又及时收住动作,逗得尤春梅和楚天齐高兴不已。当然,楚玉良也有弄巧成拙的时候。
  晚上,楚天齐和父亲睡在了西屋。一晚上父亲都睡的挺踏实,楚天齐也睡的很是实在。
  第二天,楚天齐起来后,到后山树林里打了一趟拳,才回到家里吃早饭。他今天本来是准备到果园看弟弟的,听母亲昨天说弟弟已经出门了,他就又留在了家中,陪着父亲。母亲出去串门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