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4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海洋确实没闲着,但是也没有耍什么花招,而是在耍女人,而且还不是别人,而是陈旺海的老婆。
  自从丈夫死了之后,在派出所当户籍警的郑兰妮就没去上班,但是单位上也没有人真的就追究这事,这就是公务员的一个好处,一旦家里出点事,那请个假都是长期的,而且还不扣工资,这可不是一般的福利,现在哪个单位没有吃空饷的,只要和单位的领导打个招呼,你爱忙什么就忙什么,工资每个月按时打到卡里,你是真有事也好,在外面做买卖也好,那都是你的自由  。

  现在的社会,谁还不想点办法弄点钱啊,但是郑兰妮还真不是因为在外面做生意而没去上班,而是蒋海洋不让去,现在丁二狗郑兰妮等于是被蒋海洋包养了。
  可是郑兰妮是谁呢?郑兰妮是陈旺海的妻子,那陈旺海又是谁呢?
  他是湖州市公丨安丨局前交警支队的支队长,因为驾考中心肤白案被纪委双规,可是在双规期间为了立功,交代了很多他姐夫的问题,他姐夫可是湖州前市委书记蒋文山。
  于是陈旺海莫名其妙的自杀了,于是郑兰妮也就守寡在家了,可是她在家是在家,可没闲着,这不,听到敲门声,郑兰妮吓得一哆嗦,可是还不敢不去开门。

  “你,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郑兰妮看了一眼站在门外的蒋海洋问道。
  “怎么,小舅妈,不欢迎我啊,我这不是想你了吗?我表妹没在家啊?”蒋海洋一进门,就将郑兰妮搂在了怀里,肆无忌惮的将他的手伸进了郑兰妮的衣领里,不停的揉捏着,郑兰妮连反抗都不敢,只得由着他胡来。
  “她,她去上学了”。郑兰妮结巴着说道。
  “哦,那正好,不用去卧室了,就在这里吧,去吧,去换衣服”。说着蒋海洋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沙发上。
  “海洋,你,你饶了我吧,我,我可是你的舅妈啊,我们不能再错下去了,我,我真的做不了那事”。郑兰妮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几乎是跪在地摊上求蒋海洋了。
  但是蒋海洋不为所动,一蹬脚,将脚上的皮鞋蹬在了地上,然后伸过脚去,抬起了郑兰妮的下巴,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一个人没意思啊,老爷子昨天还问你了呢,要不要和老爷子一起啊?”

  “不不,我求你了,我……”
  “害什么羞啊,上一次我们三个的时候,你不是很享受的吗?”蒋海洋一脚踹在了郑兰妮的胸脯上,“赶紧去,找抽呢”。
  谢赫洋实在是没有想到,因为自己挂了他一个电话,丁二狗居然驱车好几百里地到办公室来找自己,这都是什么人啊。
  “真的是你,我说,你有事不能电话里说啊,非得跑到这里来,这么远”。当谢赫洋的女秘书将丁二狗带进谢赫洋在荆山谢氏钢铁的总部总裁办公室时,谢赫洋有点被惊呆的感觉。
  “谢姐,你看你说的,我这不是很久没见你了,想你了嘛,再说了,打电话能比看到人解渴啊,那个,小妹妹,我和你们总裁有点非常私人的话要说,你能不能回避一下,哦,对了,给我倒杯茶,要明前的龙井”。丁二狗和谢赫洋打了个招呼就将身边的小秘书赶了出去。
  “你少给我胡说八道,给他来杯凉水就行……”
  “喝凉水拉肚子,你不知道我肠胃不好吗?”丁二狗非常自觉地坐在了谢赫洋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小秘书赶紧出去了,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男人和自己的老板关系不一般,这件事是不是要向老爷子汇报一下呢,自从自己的老板离婚之后,还真是没见过哪个男人找上门来呢  。
  而且这个男人虽然嘴贫了点,但是人长得还不错,而且最要紧的是,一看这个家伙就比自己家小姐要小几岁,看样子是有门呢,而且刚才进公司时,这家伙开着一辆路虎,应该不是奔着谢家的钱来的吧。
  “说吧,什么事,我这里可忙着呢,没空和你闲磕牙”。谢赫洋不满的往后一仰,舒服的躺在大班椅上,但是用手捶打着自己的颈椎,这一天进了这个办公室,还没有出过门呢,吃喝拉撒全在这办公室里了。
  “谢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又升官了”。丁二狗贼兮兮的说道。

  “哦,那恭喜你,你过你升不升官和我有什么关系,值得你大老远跑到这里来给我报喜啊?”谢赫洋白了丁二狗一眼说道,她总感觉丁二狗这小子今天来这里肯定是没好事,这家伙要是不求人的话不会是这样一个嘴脸。
  “我记得我在白山的时候,你就老实和我说,有钱大家赚,对吧,你看,我从香港引进来的制药厂,你也参股了,没少赚吧,还有,我的蓝莓基地你也硬生生挤了进去,也没少拿钱吧,这一次,我给你送来了一个更大的赚钱机会,想不想参合一下”。丁二狗说到这里还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谢赫洋一听到有赚钱的机会,立马直起了身子,那样子很像是看见了鱼的猫,唉,也不怨仲华和她离婚,这个娘们简直就是掉进了钱眼里了,不过,说的好听点,人家这叫有经商的天赋。
  “什么机会?”
  “我现在是湖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你无论投什么,我都能保证你三年免税,一年免土地租金,这个条件绝无仅有,你要给我绝对的保密”。丁二狗觉得自己的条件够优厚的了,所以还很得意呢。
  “哦,说了半天,是到我这里圈钱来了,唉,你走吧,我现在没钱,谢氏钢铁现在也是入不敷出了,更没有闲钱投到你那里去,你还是另找地方化缘吧”  。谢赫洋意兴阑珊的说道。
  “哎,我可不是来向你要钱的,我可是要来帮你的,来的路上我还在考虑,而且说起钢铁来,我想你比我要在行的多,但是我有个消息,你要是觉得有用呢,我倒是可以帮你牵个线”。丁二狗卖关子道。
  “牵线,和谁合作?”
  “江都市开发区有个松下重工你知道吧,我认识松下重工大中华区经理的女儿,而且据我所知,松下重工在中国生产的许多重型机械的一些特殊钢材都要从日本本土运来,成本极高,要是谢氏钢铁能成为松下重工一部分钢铁的供应商,那么这对你们不是有利的吗?”丁二狗道。
  这家伙为了拉到投资,可谓是煞费苦心了,到处坑蒙拐骗,像个媒婆一样,两边哄,直到哄到一起为止。

  “你还有这本事?”谢赫洋怀疑的问道。
  “其实呢,国内很多的机械制造商也是需要大批钢材的,不过人家要的是特殊钢材,不是要的盖房子的钢筋,房地产一调控,钢铁企业立马萎靡了,为什么呢,还不是因为制造的钢铁都是一些上不了档次的钢铁嘛,谢氏钢铁这么多年了,不会没这点眼光吧?”丁二狗反问道。
  “我们是在研发一些特殊钢材的制造的,但是数量不多,很有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