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4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她感觉到他的气息越来越近,最后却落到了她的耳边,小声说道:“你为你闺女找女婿,反而是自己先吃了,怎么?你们宇文家也有这习俗,难道还需要丈母娘亲自验货吗?”
  “你要是这么想也可以,我验验货怎么了,我要保证我女儿将来的幸福吧”  。  宇文灵芝不愧是一个隐形的女中豪杰,荤的素的都能接着,要是换了其他的女人,丁二狗这番话早就让其面红耳赤了,可是宇文灵芝没有,像说笑话一样,一点都没感觉。
  “货色嘛,还可以,只是如果时间再长一点就好了”。宇文灵芝果然对丁二狗是豁出去了,这边说着话,那边已经摸到了丁二狗的暗门,轻轻一拉,就如灵蛇一般钻了进去。
  开发区的基础建设是丁二狗主抓的第一项工程,也只有将基础工程都建设好,客商来了也才能看得下去,但是经过那次大水泡了之后,不但是沟渠淤积严重,连最起码的排污都不能保证,这多亏是开发区的企业少,要是多了的话,恐怕就是污水横流了,所以丁二狗和华锦城谈好垫资的事之后,一直都在催他尽快进场。
  但是华锦城这个家伙也是一个老滑头,自己的钱一分都不舍得拿出来,一直让丁二狗帮忙协调贷款的事,无奈,丁二狗也只能是联系了何红安。
  而且在省里开会的时候,何红安还一直请求丁二狗帮忙,因为丁二狗的冒名女朋友徐娇娇一直都在赵庆虎的庄园里伺候着即将临产的何晴,这让何红安一直都很担心,但是既不敢和丁二狗走得太近,以免引起赵庆虎的怀疑,甚至连电话都不敢打,怕被监听,偶尔发个短信要求和丁二狗见面。

  但是丁二狗一直都很谨慎,毕竟他不知道何红安和赵庆虎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有什么样的利益交换,单凭徐娇娇的几句话和何红安的苦求,丁二狗还是没有动心,不是对赵庆虎没怀疑,而是没把握。
  赵庆虎在湖州几十年,可以说是湖州本地地地道道的地头蛇,就连蒋文山时,都没能拿这个家伙怎么样,丁二狗要想把赵庆虎掀翻,那是千难万难,而他现在也不在公丨安丨局了,所以有些事做起来不是那么方便,他还在等机会。
  可是华锦城等不了啦,不得已丁二狗只得联系了何红安,何红安一听丁二狗要约见他,很高兴,两人定在了市区的一家茶楼里见面,丁二狗先去的,然后是何红安,最后是华锦城,在华锦城去之前,丁二狗想先和何红安谈谈赵庆虎的事。
  丁二狗没想到的是,何红安不是在前门进来的,而是从后门闪了进去,这是一个带着后院的茶楼,后面都是贵宾房,所以丁二狗进去之后,一直有一位茶博士在给他倒茶,但是何红安进去之后茶博士就出去了  。

  “何行长,你对这里很熟啊,怪不得会定在这里呢”。丁二狗道。
  “不是很熟,这是我的茶楼,具体来说是我媳妇开的,何晴出嫁之后,她在家里闲的很无聊,就开了这个茶楼,其实根本不赚钱,哪个月都赔钱,但是她愿意,我也没办法,孩子等于是没了,再不找点事做,我怕她会疯了”。何红安痛苦的说道。
  “何行长,你一直都在我面前哭诉,我很奇怪,既然你知道这事,你干么不举报呢,如果这事是真的,我想司法机关不会不管吧”。丁二狗喝了杯茶说道。
  但是何红安没说话,而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在手机上摁了一下,就传来了关机的声音,而且还将手机就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看向了丁二狗。
  “何行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丁二狗不解的问道。
  可是何红安没说话,只是指了指自己的手机,然后又指了指丁二狗,那意思是你也得把手机关掉才可以谈。
  不得不说,何红安是很谨慎的,丁二狗今天也学了一招,现在这个社会,电子产品无所不在,不经意间就会被确听或者是偷偷录音,这是很可怕的,作为何红安来说,他要和丁二狗说的事都是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的事,所以小心无大错。
  “何行长,你可是够谨慎的,我丁长生难道还会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丁二狗说道,但是事实上,丁二狗偷鸡摸狗的事还真是没少干,只不过现在不经常干了,而是由杜山魁去干。
  何红安看着丁二狗将手机关掉了,然后问道:“丁主任,不会是就这么一部手机吧?”
  “怎么着,要不要搜一搜?”丁二狗问道。
  “那倒不必了,我这么做,只是想活得长久一点,下一次见面我们还是去温泉池吧,那样都放心,我说的这些话,分分钟都能要我的命”。何红安叹息道。
  “适当的谨慎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过分谨慎的话,恐怕你连合作伙伴也难以找到了,合作的前提是相互的信任”。丁二狗道。
  “说实话,我现在不信任何人,我和赵庆虎认识十多年了,他之所以有今天,我帮了他多少,只有我们俩知道,但是现在他是怎么对待我家人的,唉,现在不说这些了,徐娇娇是我的下属,和何晴也是好朋友,据她说,卫皇庄园里藏污纳垢,有很多违法的事都是在那里干的”。
  “这个我知道,但是我要的是证据,你有吗,还有,我刚才也说了,你不去举报,上面就永远不知道,你这个当事人都不敢站出来,你让我怎么帮你?”
  “丁主任,举报这事门都没有,因为征地和拆迁的问题,凡是举报过赵庆虎的,都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而这些人的家属都吓得搬到外地去了,再也不敢回湖州了,你说我敢吗,我的女儿还在他手里呢”。何红安说道。
  “还有这事?”丁二狗皱眉道  。

  “举报信递上去,不到一天很可能回到了赵庆虎手里,当然了,除非去北京,省里是没门”。何红安说道。
  “省里是不是有赵庆虎的关系网?”丁二狗也很想知道这事。
  “唉,何止是关系网啊,赵庆虎本人就是省政协委员,认识的人很多,而且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赵庆虎最大的靠山其实是省委组织部长印千华,这个你不知道吧?”何红安看着丁二狗说道。
  “印千华?”丁二狗的确是吃了一惊,印千华可是仲华这条线上的,怎么会和赵庆虎扯上关系呢,这要是真的话,恐怕这件事就复杂了。
  “嗯,这件事很隐秘,我也是偶然知道的,而且印千华和赵庆虎的关系还不一般,我就知道这些了,所以要想通过司法途径解决赵庆虎,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何红安说道。
  可是丁二狗马上就反应过来,何红安和自己一直都在探讨赵庆虎的问题,那么自己原来是公丨安丨局副局长时,何红安向自己说这些事还有点道理,那可以解释为向自己举报案情,可是现在自己不是公丨安丨局的了,何红安还向他说这些事,这是什么意思。
  “何行长,我有件事不明白,你和赵庆虎原来的关系应该不错吧,怎么就忽然翻脸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