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9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年轻人脸色一变,指着我喝道:“放开他,有种冲我来。”
  我一脸郁闷,说你又不是妹子,我冲你来干嘛啊,我就是问个路,至于么?
  我心中委屈,而那年轻人却不管这些,直接将随身的书包给扔在了地上,然后朝着我一个箭步就冲了过来。
  当他横空飞起一脚的时候,我便知道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他是个修行者。
  对方无论是速度,力量还是时机的选择,都让我感觉到有一种危险,也没有敢托大,将那中年大汉给放开,然后站了起来。
  我出手,前去捞对方飞来的那一脚,没想到他在半空中还变招,连续两个蹬腿,砸落在我的身上来。
  啪、啪……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交手了两个回合,年轻人翻身落地之后,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开口说道:“好厉害的手段。”
  说罢,他又是一个错身而上,再一次朝着我扑了过来。
  这年轻人别看年纪不大,但这手段却是实打实的厉害,举手投足之间,让人感觉到那初生牛犊的锐气,我与他交手十几个回合,感觉倘若我没有去荒域历练一番,只怕就得在这小子的面前落败了。

  对方的底子很扎实,而且给我的感觉好像也没有用下死力,看着凶猛,其实还是有所保留的。
  他并非一点就爆的性子。
  双方交手一会儿,中年大汉也在旁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一群人在旁边围观,而我感觉那年轻人的手段越来越凶猛,劈出的手刀宛如真的锋刃一般,心中也有一些不快。
  我这为了和谐和会,处处退让,不与你较真,你反倒得瑟起来了。
  真以为我拿捏不了你么?
  想到这里,我没有再步步退让,而是猛然吸了一口气,将丹田之气融入百骸之下,然后贯足双手之间,朝着对方猛然劈出了一掌。
  这一掌的气势十足,对方若不敢应战,便堕了威势,而若是敢与我回手……
  砰!
  他年少气盛,到底还是与我对拍了一记,结果我的力量陡然爆发出来,将那人一下子给震得往后连退了三五步,脸上一阵潮红,似乎有鲜血从胸口翻涌而出,结果却被他强要面子地打住了去。
  他最终没有吐出那一口鲜血来,不过脸色却变得十分难看。
  我没有趁胜追击,而他喘息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你很强!”
  我谦虚地说道:“你也不弱。”
  年轻人抬起头来,说你手段厉害,但也不能欺负人,当真觉得我们这儿,没有强手了么?
  我眉头一跳,说大兄弟你讲讲理好吧,什么叫做我欺负人啊?我只是过来问问路,结果好家伙,一大帮家伙装黑社会,对我威胁恐吓,叫我滚蛋,我说咱讲理,别打架成不,结果非不肯,你叫我怎么做?
  年轻人看向了被人搀扶着的中年大汉,问道:“光叔,他说的对么?”
  中年大汉丝毫不让,说这家伙进村里,见人就打听尚老的住处,我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玩意,过来一问,还是大陆客——你也知道尚老跟大陆的关系不好,这家伙过来,肯定不安什么好心……
  年轻人听完之后,转过头来,看着我说道:“你找尚老干嘛?”
  我说我是他以前故友的后辈,过来探望一下他,并且问一些事情的。
  年轻人的思维相当清晰,说既然是故友,请问是哪位?有没有带一份证明你身份的信件,又或者信物什么的?
  啊?
  听到他的话语,我有点儿不知道如何解释。
  我说许老是尚正桐故友,这话儿夸张了,两人当年应该算是敌人才对,攀扯不上什么交情的。
  怎么办?
  我犹豫了一下,那年轻人却又说道:“这个东西,我也没有资格查验,不过据我所知,尚老这个时间应该在夏威夷度假才对,你如果要探望他,在这里是找不到人的,不如去台北士林的尚府,找秘书官联系一下,或许还有机会……”
  我一愣,说台北尚府?
  年轻人说道:“对,台北尚府是尚老的官邸,他的亲人和对外事务官都在那里,你可以通过那里联系……”
  说罢,他朝着我点了点头,带着这一帮人离开了去。

  年轻人阿乐和光叔等人的离开,让我和屈胖三又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
  原本光叔的出现让我产生了几许希望,觉得能够通过他来找到尚正桐,然而随后阿乐的话语却又将这希望给击沉了去。
  如果说尚正桐此刻在夏威夷的话,我们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我跟尚正桐扯不上任何关系,本来就是准备撞运气的,如果能够找到人,跟人家打听一下,或许尚正桐心情好,跟我说两句,这事儿就圆满了,然而如果需要通过什么官邸秘书官那儿递交申请啥的,我估计是没有什么希望的。

  人尚正桐什么地位,什么小狗小猫都想见他,若都能见得着,他老人家岂不是忙死了?
  我不会对自己有多少高看,知道自己在那位的眼中,未必比小狗小猫强多少。
  毕竟我们是大陆来的。
  尚正桐曾经是国府第一高手,这地位我估摸着跟宗教总局的扛把子差不多,而且人还是浙东大族,名下的产业无数,结果给一帮泥腿子给赶到了宝岛上面,蜗居了半个世纪,你说要没怨气,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人家不看新闻联播,是不可能活在理想社会的。
  怎么弄啊这事儿?
  对于我的担忧,屈胖三却没有多少感觉,他待人走开了,走上前来,捂着肚子说道:“好饿,我们吃点儿东西吧?”
  我一愣,说吃什么?

  屈胖三说刚才进来的时候,瞧见门口有肠旺面,看着好像很香的样子,我们去看看?
  我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什么好办法,只有点头,带着屈胖三过去。
  街口的那个面馆不算大,门面很小,只有五台桌子,我和屈胖三占据一处,点了一碗肠旺面,才发现这儿的风味居然是正宗西川味,一打听才知道,这小店是店主的父亲开的,他父亲以前是川军,退守台湾之后,一直就怀念那口味道,于是开了这家店子,因为口味正宗,倒是颇得许多同籍老乡的捧场,于是就延续下来了。
  喷香的辣椒和面汤让人停不下来,一碗热辣辣的肠旺面吃完之后,我感觉心情好了一点儿,这时旁边有人跟我们搭讪,说你们刚才怎么跟老光他们打架啊?

  这位估计是看到刚才的冲突了,我也不隐瞒,说这里面估计是有些误会。
  那人问我们,说你们找尚老干嘛呢?
  我说是尚老的故友,大半个世纪没见了,听说我来宝岛玩儿,就托我过来问个好,并且带个话,问有没有时间回家乡看一眼……
  那人说哦,实话跟你讲,我们这个眷村呢,跟别的地方还不一样。
  我说怎么个不一样?
  那人说我们这个村子住着的,除了一部分普通的部队人员之外,许多国府的人也在这里扎根了下来;好多老头儿,当年可都是叱咤风云的角色,只不过现如今低调了,白天晒晒太阳,晚上看看月亮,但你可别小瞧,一样的藏龙卧虎。
  日期:2016-03-23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