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3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姐,要不然我跟你去湖州吧”。罗香月看着林春晓落寞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去想她在湖州的艰难,所以一瞬间决定跟着林春晓去湖州  。
  “你不和家里商量了?”林春晓转脸问道。
  “我父母的身体还可以,我们现在也没孩子,他一个老师,工作的事应该好解决,我就不信丁长生不会帮我办,再怎么说他现在也算是湖州的地头蛇吧”。罗香月展颜一笑说道。
  “真的要去?”林春晓带着欣喜问道。虽然两人名义上是领导与下属,但是在私下里两人都是姐妹相称的。
  “真的去,我觉得还是和你在一起干活舒心,咱县里的情况你也知道,你走了,我在哪里干都是那么回事”。罗香月说道。
  “不单单是这个原因吧,你是不是怕我和丁长生打起来,放心吧,不会的”。林春晓笑笑说道。
  “都有吧,反正也不太放心你,就这么定了,我待会去打电话和家里那位说一声,然后先让丁长生帮他办过去再说,我这里的事你帮我办吧”。罗香月是一个很有主意的女人,也不和家里说就这么定了。

  罗香月的仗义让林春晓很受感动,都说人生得一知己足以,但是在官场上得一知己更难。
  罗香月说干就干,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开始打电话,他老公是个教师,平时在家里被罗香月管的死死的,什么事都做不了主,所以这事等于是罗香月通知他,而不是和他商议。
  “这事就这么定了,你要是不愿意去你就说,怎么着,到底去不去?”罗香月说道。
  “好好,都听你的,不过这工作调动的事,很麻烦吧?”

  “这事用得着你操心吗,我帮你办就是了”。罗香月说道。
  “那好,我知道了,你办吧”。罗香月这些年在县委办副主任的位置上锻炼的比以前在研究室时干练多了,虽然这个老公很老实,但是在罗香月眼里,却是有那么一点窝囊,不过好在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不和罗香月争执。
  要说调动一个教师,对丁二狗来说不是难事,当时赵馨雅也是丁二狗找关系调到湖州的,现在接到罗香月的电话,也是调动老师的问题,这倒是让丁二狗感觉疑惑了。
  “月月姐,你在海阳,你把老公一竿子支到这里来,什么意思?你不会也想过来吧?”丁二狗话还没说完,就意识到了罗香月的意图了  。
  “我说,丁大主任,你少恶心我,什么月月姐,恶心,我又不是没名字,叫我罗香月,怎么着,这事办得了吗?”罗香月反问道。

  “罗姐,林书记过来那是工作,你也跟来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舍不得林书记呢还是不能忘记我啊,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都不应该啊,你可是结了婚的人,再这么办,不是很好吧”。丁二狗在电话里和罗香月打起了嘴仗。
  “哎呀哎,我说丁二狗,你是不是升了官了,这嘴皮子也练出来了,你以前可是没这么贫嘴呱啦舌的,还记得你,我还就告诉你,我就是记着你呢,等到了湖州我再找你算账”。
  “好好,我等着罗姐,把姐夫的材料发一份电子版,这这事你就不用管了,我来办,行吗?”
  “这还差不多,好了,丁大主任,我和林书记过去是帮你的,再怎么说,你我都是海阳人,林书记也是白山人,我们都是乡党,这点事你还不明白啊?”罗香月最后说道。
  “好了,罗姐,打住,你们的好心我领了,可别提什么乡党不乡党的,现在流行杀熟,不知道啊,现在都是选择熟人下刀子,这样切起来心里更舒服”。丁二狗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唉,我发现,丁长生啊,你真是官做大了,心态也变了,以前的丁长生都去哪里了?”罗香月感叹道。
  “别人不敢说,但是对于罗姐,我一直都是念念不忘的,你来了我们找个闲人免进的地方好好聊聊,叙叙旧”。丁二狗看了看门外,小声笑着说道。

  “丁二狗,你是不是嘴欠啊,看我到时候不撕烂你的嘴,你就胡说八道吧”。罗香月脸上一红,放了一句狠话。
  “呵呵,好了,罗姐,我在这里等着你,我对你的情谊你是知道的,姐夫的事你放心吧,我们是一码归一码,好了,先到这里吧,我来客人了”。说完丁二狗挂了电话,气的罗香月差点没把手机摔了。
  丁二狗说的来客人了,只不过是一个托辞,但是电话进来了倒是真的,来电话的是灵芝,这个电话让丁二狗既感到兴粉,又感到心虚,因为灵芝委托他打听的事他还没办呢。
  所谓拿了人家的手短,吃了人家的嘴软,丁二狗不但是吃了人家,而且吃的还很彻底,可是事情还没办呢,可是不接电话也不是个办法,无论怎么样都得给个解释吧。

  “喂,有事?”丁二狗心虚的问道。
  “没事,你现在很忙吗?是不是打扰你了?”灵芝在那边小心的问道。
  “没有,你说吧,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我炖了一棵人参,晚上要不要过来,给你补一补”。灵芝说这话的时候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她感觉自己的表演是不是过头了,对一个小男生这么低三下四的,自己都感觉到不好意思了。

  “是吗,是老参啊还是小参啊?”丁二狗不由得想起了祁竹韵,所以调侃道。
  “那你是喜欢吃老的还是嫩的?”灵芝面色微愠,但是语气上没变化,祁竹韵倒是注意到了母亲脸色的变化  。 
  “老参有味道,嫰的嘛,也想尝个鲜”。丁二狗看不到灵芝的脸色,所以继续调笑道。
  “好啊,老的嫩的,都有,你喜欢吃哪个还不是你说了算,你就是一锅烩了也是你的本事啊”。灵芝虽然心里有准备,但是还是为这一天来的太快而感到恼火,这不是她计划好的,可是丁二狗这个家伙吃干抹净后再也没有了消息,这让灵芝开始着急了,这才打电话给丁二狗,再让他来一趟。
  在公丨安丨系统内,丁二狗认识的最高官员当然是齐文贺,但是人家是公丨安丨厅长,自己虽然也认识人家,但是交情却一点都没有,所以说不上话,想来想去还是要麻烦周红旗。
  “我没去上班,正在家里呢”。周红旗接到丁二狗的电话后,显得很懒散,丁二狗马上就后悔打这个电话了,但是又不得不继续说下去。
  “能不能帮我打听个人?”丁二狗说道。
  “你说吧,打听谁?”周红旗现在整天闷在家里,哪里也不去,就等着下一步的结果,可是他父亲的事一直都还没定下来,可是有一点是定下来了,那就是她必须和安如山的儿子安靖结婚,这个联姻是必须的。
  “中北省的祁凤竹,帮我打听一下,看看现在关在哪里,能不能探视?”丁二狗说道。

  “好吧,我尽量,不过要是帮不上你,你也不要怪我”。周红旗说着眼泪掉了下来,现在的生活不是她想要的,但是为了家族的利益,她不得不这么做,一直以来,她都暗暗喜欢着丁二狗,可是这一次,是自己先退却了,所以她感觉很对不起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