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3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政法委书记兰和成都是弃权,这么看来即便是石爱国支持顾青山,唐玲玲依然没有胜算,晒过表面上很平静,可是心里却已经开始警惕了,看来这段时间以来,司南下一直都是默默无闻,都是为了这次一鸣惊人做准备,所谋乃大啊。
  “好了,这次结果都已经很清楚了,青山,你有什么要说的吗?”石爱国没再理会司南下,而是把发言权交给了失意的顾青山,这也算是照顾一下他的感受吧。
  “好吧,我说几句,看来大家都认为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既然这是大家的意志,我这个少数服从多数”。顾青山倒是没怎么有情绪,不得不说,在这次常委会前,他确实是没做工作,这个结果也是可以接受的  。
  “既然如此,我们就到这里吧,接下来的工作组织部还要尽快做,包括协调省委组织部的关系,将林春晓同志的所有关系都尽快转移到位吧”。石爱国的话算是定了一个基调,那就是要赶紧让林春晓到位。
  这个点接到顾青山打来的电话,让丁二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干爹,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有事?”丁二狗此时正和赵和阳讨论开发区的工作,所以一见到是顾青山的电话,急忙起身出去了。
  而这个时候赵和阳的电话也响了,可见天下就没有什么秘密的事。
  “书记的事定下来了,林春晓,你好自为之吧,我帮不了你了”。顾青山有点疲惫的说道。
  “干爹,这事也不是你能控制的,是她就是她吧,我一个大老爷们还能怕她这个老娘们吗,对吧,干爹,你不要往心里去,我知道你尽力了”。
  “是啊,被邸坤成这家伙给阴了,我大意了,上一次开书记办公会时,司南下和邸坤成两人还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没想到这短短几天时间内,就联合起来了,真是防不胜防啊”。
  “司南下本来就是安如山当时放在湖州的一块平衡石,关键时刻司南下还是会帮着邸坤成的,所以这事也不奇怪,不然的话安如山那里,司南下没法交代”。丁二狗宽慰着顾青山说道。
  “这么说,你小子倒是看得清楚,怎么不早提醒我呢?”顾青山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您是组织部长,是个老江湖了,这事还用得着我提醒啊,我以为你知道呢”。丁二狗叫屈道。
  “去去,一边去,你赶紧办你的事吧,我这边也只能是尽量拖延点时间,所以你的时间不多了,你最好还是抓点紧,在她到岗之前把该办的事都办了,免得到时候抓瞎,虽然我们不愿意惹事,但是也不能怕事吧,好了,不说了,这些话可不能外传,让人家知道了,我这组织部长没法干了”。顾青山在电话里嘱咐道。
  丁二狗接完电话回到赵和阳的办公室时,赵和阳也恰好刚刚接完电话,于是俩个人相视一笑,看来这消息大家都知道了。
  “赵书记,这还地于民的事你看该怎么操作比较好?”丁二狗还是不打算放过他,既然要走了,何不帮着开发区扫清一些障碍呢,虽然赵和阳对丁二狗没这义务,但是对被他耽误了这么多年的开发区应该有这个义务吧。
  “丁主任,你就不能放过我吗,既然大家都知道这事定下来了,我再越俎代庖显然是不合适的,那么我就是做了这个决定,过不了多久还会再翻回来,到那个时候,开发区再想收回来,可就难了”。赵和阳不为所动,他现在想的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这么简单。
  “可是时间不等人啊,如果不还地于民,那么就得支付补偿款,但是要是不支付,他们就会闹,到时候还不是给上级添麻烦,再说了,赵书记你就同意我这个建议,到时候你走了,还有你什么事,还不是我的事,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丁二狗说话有点不客气了,但是赵和阳一笑,对他的激将法并不感兴趣  。 
  “丁主任,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这么大的事,我们要是不给上级汇报,到时候出了事,不管我走到哪里,这事都是脱不了身的”。

  “那么你认为要是现在村民闹起来,你就能脱得了身,而且现在正是春天,是春种的好时节,要是耽误了春种,到时请示上级,等上级同意了,什么事都耽误了”。丁二狗无奈的说道。
  赵和阳不得不承认丁二狗说的是实情,但是他确实是不想再惹事,所以坚决不敢苟同丁二狗的建议。
  “赵书记,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是我求你了,这几年开发区的工作是个什么样子,你是最清楚的,虽然有各方面的原因,但是赵书记,你认为你的因素占多大份额?”丁二狗脸色一变,既然软的不行,咱就撕开脸掰扯掰扯。
  “丁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赵和阳的伤疤,没人敢揭开,但是丁二狗就生生给揭开了。
  任何一个官员最忌讳的就是别人他在任内无所作为,这是脸面,一般人是不会这么说的,但是赵和阳遇到的是丁二狗,这小子现在颇有些只要目的不要过程的意思。
  所以既然你赵和阳不愿意再担这个责任,那么我就得好好和你算算账,既然要走了,也得走的明明白白的吧。

  “赵书记,我的意思不是很清楚吗,这么大的一块开发区,区区七八家企业,这也叫开发区,五年的时间,你赵书记来这里有五年吧,这块地也就荒了五年,是这样吧?”丁二狗也看到了门没关,但是既然要撕开脸了,别人知不知道无所谓了,果然,这个时候很多的办公室都听到了书记办公室的争吵声,于是开发区的大院里渐渐安静下来,都想知道这新来的丁主任和这要走的赵书记在吵什么呢?

  “你的意思是我让他荒着的?责任全在我?”赵和阳的声音也高了上去。
  “责任在不在你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地确实是荒了五年,你知道石书记怎么说吗?石书记说我们湖州开发区都成了牧场了,可以风吹草低见牛羊了”  。丁二狗的声音一下子高了许多分贝。
  赵和阳不说话了,门外的人都觉得这是赵和阳怂了,不禁面面相觑,心里都在琢磨,这个姓丁的真是有胆子啊,第一天来了和陈炳泰顶牛,还把附近的征地农民涮了一把,现在居然又和开发区名义上的一把手顶上了,这小子是脑袋有毛病吧,还是胆子就这么肥?
  但是屋子里又是另外一幅景象,赵和阳虽然没再说话,但是他看着丁二狗,非但没生气,反而是笑了,而且笑得丁二狗都感觉不好意思了,看来自己的激将法确实是很蹩脚,在赵和阳这样的狐狸面前,自己这个猎手还是太嫩了。
  “丁主任,虽然我也就是比你大个一二十岁,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真是后生可畏啊,你这么变本加厉的激我,是不是想在林春晓来之前变成既定事实,到时候她就是想改也改不动了?”
  “哎哎,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我这可是在给你一个机会,为开发区最后做点事的机会,和别人无关,不要扯那些没用的”。丁二狗当然是不会承认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