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3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本是灵芝一个想摆脱尴尬的想法,但是事实证明,这个想法实在是太糟糕了,因为当灵芝转身拿了干毛巾替丁二狗擦拭裤子上的水渍时,哪知道这个地方更加的敏感,才刚刚擦拭了几下,他就支起了小帐篷,这让灵芝更为尴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虽然祁竹韵出了茶室,但是她并没有去睡觉,而是在二楼的走廊里倾听着茶室的动静,而且就在她刚才出来时,特意没有将门全部关死,而是留了一个小缝隙,刚才俩人的谈话她听得很清楚  。
  这个时候丁二狗也感觉到了灵芝的尴尬,但是近在咫尺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呢,而且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夏荷慧不能再和他发生关系,而他也没有时间去找其他的女人,所以面对眼前的灵芝,他抬起手,勾住了她的下巴。

  一探身吻住了她,灵芝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这是第一次被一个丈夫之外的男人吻住自己的英唇,所以身体不由得一阵颤抖,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去,但是很遗憾,还没等她退出几厘米,丁二狗另一只手掐住了她的后颈,使她根本不能后退半步。
  既然控制住了她的身体,那么丁二狗的腾出来另外一只手伸进了她的睡衣里,虽然是隔着一层薄薄的罩罩,但是他依然感觉到了她的坚挺,灵芝开始的时候还是紧闭牙关,但是当丁二狗的手接触到她的身体时,一下子就放松了闸门。
  仅仅一分钟,祁竹韵就听到了茶室里杯子掉在地上碎裂的声音,但是没有吵架声,这就证实了她的猜测,她妈妈得手了,此时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任何一个做孩子的都不想看到这一幕,可是这一幕本来是该自己去承受的,此时代替她的是她的母亲,而目的是为了她的父亲,也许这就是豪门的悲剧,好的时候,人前光芒万丈,但是不好的时候,全家都赔上也不见得就能脱离厄运。
  茶室里传来了更多的声音,男人的声音祁竹韵没有听到,但是女人的声音却是异常的响亮,那声音像是哀怨,又像是渴求,一阵阵犹如刺耳的凤鸣一样传进了祁竹韵的耳朵里。
  在她的心里,这是母亲对父亲的背叛,但是祁竹韵知道,这是母亲的无奈之举,在华锦城的城堡里,她亲眼见到母亲为了自己和她的生存所承受的屈辱,在这之前,母亲可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贵妇人,但是现在竟然沦落到要用自己的身体换取丈夫的安全,这让祁竹韵欲哭无泪。
  开始的时候,灵芝的确是有很大的思想负担,但是丁二狗最大的好处就是让所有和他好过的女人暂时忘记这个世界,全身心的投入到一种忘我的境地,此时的灵芝也是如此。
  宇文灵芝是宇文家多少代已经不可考,但是宇文家的女人向来都有一种很特殊的本领,那就是通过后天的训练来达到驻颜有术,而且不单单是容貌,还有众多世间男子梦寐以求的名器。
  宇文灵芝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皮肤依然如婴儿般的滑嫩,这一点丁二狗在看她表演茶道时就看到了,但是当两人都滚到榻榻米上时,丁二狗才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肤若凝脂。
  象牙瓷般的肌肤和黑色的罩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交相辉映,而更为奇特的是,当丁二狗吻到这些皮肤上时,皮肤又有象牙白变成了桃红般细腻,让人感觉到眼前就是一副立体的3d画,从各个角度看都是不一样的。
  五年的时间没有经历过男人的耕耘,但是当遇到异物进入身体时,灵芝立刻表现出了和其他女人不一样的观感,嘴张的很大,好像是喘不过气来似得,但是丁二狗看得出,这不是喘不过气,而是利用脖颈的力量直起头来想向丁二狗索吻。
  当丁二狗再次吻住她时,她便安静了下来,但是却在口舌之间变得更加的疯狂,这点丁二狗体会深刻。

  这一晚丁二狗并没有在灵芝这里住下,而是在完事之后抽了一支烟,起身离开了,走的时候灵芝还没有从余韵中清醒过来,和丁二狗低估了她一样,她同样也低估了丁二狗的能力,如此三番五次之后,她感觉自己的腰都快断了。 
  丁二狗出门时,朝着二楼的房间看了一眼,他知道,门后那双眼一定是祁竹韵,感觉到这事真是太怪了,为什么祁竹韵对自己这么上心,可是这又不是那种敌视,而是一种很复杂的感觉,同样丁二狗对祁竹韵的感觉也很复杂  。
  丁二狗走之后,祁竹韵迅速的去了茶室,但是推开门后,里面的一幕让她感觉到羞耻,只见灵芝身无寸缕的瘫在榻榻米上,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她也感觉到了祁竹韵的目光,拉过自己的衣服勉强遮住自己的身体。
  “他的真的能帮我们?”祁竹韵冷冷说道。
  “他答应了,我感到这个人说话还是算话的,至少他没有大包大揽的许下许多承诺,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反倒是不信他了”。灵芝闭着眼和祁竹韵说着话道。
  “可是,你这样对得起爸爸吗?要是他知道你这样做,他宁肯死在监狱里”。祁竹韵道。
  这话让灵芝沉默了,其实祁竹韵这话让灵芝心里更为不好受,可是祁竹韵还是年轻,说话口无遮拦,灵芝当然也不会往心里去,或许她的做法太极端,但是这也是山穷水尽的办法了,但凡有其他的办法,哪个女人会这么做呢。
  祁竹韵见灵芝不再说话,也不吱声了,起身出去了,其实在华锦城和她谈时,她一直都做好了这个准备,牺牲自己的幸福换取祁凤竹的安全,但是当她母亲这样做时,她实在是不能接受。
  因为自己做,那只是牺牲了自己的幸福而已,但是母亲这么做,这是给她父亲带来了耻辱,所以她感觉到了母亲也许不仅仅是为了父亲,也是为了她自己,因为刚才灵芝的叫喊声里有太多的兴奋而不是痛苦。

  丁二狗第二天一大早就到了开发区管委会,今天要见华锦城,所以要和赵和阳商量一下,石爱国说的没错,赵和阳就算是明天就走,今天也得负起责任来。
  “丁主任,有个人找你,说是你让来来的?”张明瑞敲了敲门进来说道。
  “谁啊,让他进来吧”。丁二狗头也没抬看着手里的文件,这都是前年制定的年度计划,但是没有一年是按计划完成的,可是每年还能制定计划,去年大水泡了开发区之后,他们索性连年度计划也不制定了。
  不一会,张明瑞带着一个年起人走了进来,丁二狗一看,不认识,问道:“你是哪位,找我有事?”

  “丁主任,我爹叫梁满囤”  。男子没多说别的,只说了这一句话。
  “哦,我知道了,明瑞,你先去忙吧,我和他聊聊”。丁二狗指了指办公桌面前的椅子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你爹的速度挺快嘛,昨晚才说好的事,你今天就找上门来了”。
  “呵呵,丁主任,我叫梁一仓,在家里我最小”。这小伙子还算是精神,不过一看就继承了梁满囤这个老家伙的狡猾,见人三分笑,属于自来熟的那种人。
  “你爹说你在市里律师事务所实习,怎么,真想到开发区来?”丁二狗停下手里的活问道。
  “没办法,我现在干的再好他也看不上眼,在他眼里,到政府部门工作才是最体面的,所以我不得不来,不过你放心,你要是看不上我,把我开回去,我倒是巴不得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