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5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6-22 23:04:00
  ———————更新线———————
  但是人都死了,再也无法实验那“大姐”的血中是否有毒了。
  我看着奄奄一息的猫王,极其愁闷。
  明瑶走了过来,探视猫王,翻看片刻后,道:“猫王是鼻腔受了毒伤,如果不能解毒,恐怕它就真的不行了……”
  明瑶对灵物的熟悉,远在我之上,她这么一说,我愈觉酸楚。

  明瑶回头瞥了袁重山一眼,忽然“咦”了一声,道:“我差点忘了!弘道哥,我和袁重山都晕死过去了,你怎么会没事?”
  我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啊。你们晕过去的时候,我只是感觉恶心而已,还有,袁重山说那些水堂的女人不能看,看了会被她们的邪功所害,但是我睁眼看了,也没觉得怎么样。”
  “奇怪啊!”明瑶诧异道:“那狐狸的恶臭明明是有毒的,我到现在都觉得头晕胸闷,袁重山还没醒过来,你怎么单单会没事?”
  我道:“我就觉得恶心了一阵,别的倒没什么。”
  明瑶沉吟道:“要不,用弘道哥你的血试试?”
  我诧异道:“我的血?”
  “对的。”明瑶道:“毒多侵血以为害,遇毒而不发,多半便是血中有解毒的东西了,你试着把血滴在猫王的鼻子里,看看反应如何?”
  日期:2016-06-22 23:05:00
  “啊?”

  明瑶道:“不管能不能凑效,你的血里总归是没有毒的。”
  “中。”我把左手小指头伸进嘴里,咬破指头肚,然后凑到猫王的鼻子上,挤出血来,滴进去,很快,便染红内外。
  猫王的气息极其微弱,眼睛早完全闭上了,若不是感觉到它的肚子还有微微的起伏,我都怀疑它已经不行了。
  滴血之后,我盯着猫王看了片刻,仍然不见有什么反应,心中更添失落。
  “咳咳——”

  袁重山突然有了动静,咳嗽着,自己醒了过来。
  “呕!”
  刚坐起来,就像明瑶之前那样,袁重山开始干呕。
  半天才缓过劲儿来,他睁着眼,茫然的看看四周,见满地狼藉,水堂徒众的死相惨烈,那狐狸更是死的奇诡——两只爪子兀自插在土中,不觉吃了一惊,扭头又看见一大群花鼠,更加吃惊。
  “这,这是怎么回事?”袁重山站了起来。

  明瑶道:“水堂的人自相残杀,已经全死了。”
  “那狐狸……”
  “那只狐狸被弘道哥养的猫王给杀了。”
  “清凌呢?”
  “清凌应该还在梁上昏厥,你能不能救她下来?”

  “好说。”袁重山弄清楚了状况,甚是喜悦,看了一眼我怀中的猫王,道:“这就是猫王么?”
  我点了点头。
  日期:2016-06-22 23:06:00
  袁重山道:“它怎么了?”
  我道:“中了狐毒,危在旦夕。”
  袁重山道:“我看这猫的眼睛还能睁开,那就应该是有救的啊。”
  “啊?”我愣了愣,连忙去看猫王,它的眼睛果然是睁开了!
  我不禁大喜,道:“明瑶,有用!我的血有用!你看猫王的眼睛又睁开了!”

  明瑶笑道:“我看见了,你的血果然能解狐臭之毒,可到底是因为什么,真叫人好奇。”
  我想了想,突然醒悟,道:“难道是我曾经吸过那神龟的血,又化了梼杌的气?”
  “对呀!”明瑶抚掌道:“我怎么忘了这茬?肯定是的!”
  “喵……”

  猫王突然低低的叫唤了一声,我喜不自胜,道:“明瑶,你看猫王真的要好了!”
  明瑶笑着点点头:“嗯!”
  袁重山也说:“既是猫王,哪会那么容易死?”
  他爬到梁上,把薛清凌给抱了下来,经我指点,也替她灌注真气,把她救醒。
  醒来以后,薛清凌也吐了一阵,不等擦嘴,就开始叫嚷道:“好臭啊!真臭啊!呸呸!熏死人了!”
  明瑶道:“你不是不怕毒么?怎么也会晕?”
  薛清凌道:“我是真的不怕毒啊!我是被臭晕了!你闻着不臭么?!”
  明瑶道:“我看你啊,未必是什么毒都不怕。”
  薛清凌道:“我就是什么毒都不怕!不信你用毒来试试!”
  袁重山捡着五大队成员的尸体,逐一探看,见无一活口,便恨恨道:“这些邪教异端,真是罪大恶极,该死!”回头又问薛清凌道:“清凌,你爹是怎么死的?”
  日期:2016-06-22 23:06:00
  薛清凌愣了片刻,忽然回头指着明瑶,道:“袁叔叔,是她把我爹给害死的!”

  “什么?!”我和明瑶均是一怔,袁重山也大为吃惊,扭头看向我和明瑶。
  我急道:“薛清凌,你胡说什么呢!?”
  薛清凌道:“我哪有胡说啊,明明就是她害死的我爹!”
  我大为愠怒,道:“你这人,怎么能恩将仇报?!明明是我们救了你!”

  明瑶不住的冷笑,道:“她必定是恼恨我吵她,吓她,管她,所以故意这么说我。”
  薛清凌讪讪的,不敢看明瑶的脸色,躲着往袁重山身后藏,嘴里嘟囔道:“袁叔叔,她还老是想杀了我……”
  “你!”我惊怒交加,喝道:“你再胡说!?”
  明瑶道:“弘道哥,不要理她,她是个傻子,不知道厉害,也不知道好歹!”
  薛清凌跳着嚷道:“你才是傻子!反正我看见你杀了我爹!我想杀了我!”
  袁重山的脸色凝重起来,他看看我和明瑶,又看看薛清凌,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明瑶冷冷道:“你是相脉高手,看出来什么,就是什么。”
  “不是明瑶杀的!”我连忙辩解,道:“是火堂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