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8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南云的神情中草鹿很快理解了司令官的意图,开始发问:“渊田君认为敌舰来袭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们该如何应对?”
  “正好怕他们不来呢,来多少我们打多少。”渊田依然是自信满满。
  一边一直沉默的源田中佐也开始插嘴:“我同意渊田的意见。我们几乎没有什么损失,目前要尽快找到敌人的航母,发动攻击并歼灭他们。这些航母将给我们今后的作战带来极大的麻烦。”由于和南云待在一起的时间远比渊田要多,源田对南云的了解更深。在他眼里,南云是“一个不易适应环境的人”。
  参谋长草鹿从内心里赞成南云中将的观点,那就是停止再次攻击迅速返航。草鹿信奉“狮子翻掷”的禅语,意思是说一头狮子在扑捉猎物时要集中全力,但一旦将其致伤在地便不要去理睬了,而是转奔下一个目标。他对渊田和源田的发言颇感不快:“两位精神可嘉。但是相比美国来说,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和敌人硬拼。”
  目前敌人的陆基飞机已损失殆尽,主力战舰非沉及伤,即使那些没有露面的美军航母突然都钻出来也不过三艘(草鹿当然不知道此时的“萨拉托加”号航母远在美国大西海岸),而草鹿的脚下和身边加起来就有六艘,且士气正旺,真不知道草鹿这实力不如对手的结论从何而来。抑或指的是两国的国力?那也根本不是在这里需要讨论的问题呀!后来渊田对草鹿的所谓禅意鄙夷地评论说:“‘狮子翻掷’说的是狮子,而草鹿先生之禅不过是野狐禅而已。”

  尽管没几个人能够领会草鹿参谋长莫名其妙的语言,但是旁边的南云中将却是连连点头。
  得到司令官支持的草鹿更是来了精神:“我们的战役目标已经完成。与美国相比,我们的国力有限,不能拿宝贵的军舰去冒险,现在最应该采取的办法就是立即返航。”原来草鹿指的真是国力,看来日军将领的政治觉悟还是蛮高的。
  恰在此时,一心求战的第二航空战队司令官山口多闻少将从“飞龙”号上发来了消息:“我们已经做好了再次出击的准备,应该趁敌人失去反抗能力的有利时机立即发起下一次攻击,彻底瘫痪敌军的基地。诸位将士非常渴望能够再次起飞去打击珍珠港以扩大战果,请南云司令长官下令吧。”
  山口的请战正可谓帮了倒忙。南云和山口素来不睦,这在联合舰队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开战之前关于山口的第二航战是否参加袭击作战的问题,山口还借着酒劲和南云打过架,后来草鹿参谋长拼了老命才将两人拉开。与南云谨小慎微的风格相比,山口多闻更加锋芒毕露。在日本海军界山口被公认为山本大将的最佳接班人,山本对于山口也是宠爱有加、赞不绝口。自己的下属被上司赏识,这对于南云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你说攻击就攻击,你以为你是谁?到底谁说了算?山口的请战更加坚定了南云尽快离开的决心。

  南云立即给山口回了信息:“山口君的勇气和斗志令人敬佩。但是我军不能再次进行冒险,敌军的主力已经被摧毁,第三次攻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敌人的航母随时可能对我们发起进攻,因此我们绝对不能在这里久留。”
  “建议再发起一次攻击。”发来信息的竟然是海上支援部队的指挥官三川军一海军中将。三川此时还处于护航的辅助地位,也可以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可笑的是,在九个月之后的萨沃岛海战中,领衔主演的三川中将也要犯下与南云类似的错误。
  作战室里大家一时都不做声,首席参谋大石保中佐马上出来帮司令官和参谋长圆场:“我们已经摧毁了敌人的战列舰。鉴于目前我们最大的威胁——敌人航母的位置还无法确定,我们不应该用我们精锐的航空兵力去摧毁敌人那些无关紧要的基地设施。我们要养精蓄税,准备将来与敌人的航母决一死战。”
  草鹿咳嗽两声之后接过了大石的话:“目前,我们要尽快离开的理由有三:一是我们已经重创了敌军的舰队,完成了此行的作战任务。二是第二波攻击的损失远比第一波为大,如果发动第三次攻击我们将遭到更大的损失。第三是敌人的航母肯定就在附近,也一定已经得到了珍珠港遭受袭击的消息,他们现在肯定在寻找我们的行踪。敌在暗处我在明处,敌人随时可能向我们发起突然攻击。”稍作停顿后草鹿强调,“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因此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离开。出征之前山本司令长官已经把现场指挥全部委托南云将军负责。”草鹿最后这句话无疑是要说明,现在的最高指挥官是南云,他有权决定整个舰队的行动!

  幸运的草鹿活到了战后。1966年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说,渊田和源田只是建议再次发动进攻,在他说了“要撤退”后讨论就结束了,再也没人发表过强烈的反对意见。
  南云仍在沉默。他再次意识到舰队在一个地方待这么长的时间是非常危险的。日本舰队能够不被发现从日本航行到珍珠港已经非常幸运了,当初的判断是即使袭击成功日方也会损失两到三艘航母。现在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见好就收的话一切就近乎完美。在这里待的时间再长一些很可能被美国潜艇或航母发现。既然此行已经取得了80%以上的成功,又何必为了那不到20%去冒险呢?当断不断必生后患!想到这里他突然下定了决心,抬起头断然地下达了命令:“取消进攻准备,全体返航!”

  “赤城”号的信号桅上马上升起了全军转向的信号旗。
  军令如山!随着命令的迅速下达,庞大的机动舰队开始徐徐掉头,朝着来时的方向行驶。许多官兵虽然觉得机会难得,错过这次机会将会抱憾终身,但是能在袭击中赚得盆满钵圆后顺利返航,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想到战役结束之后自己还活着,而且不久之后就会回到日本接受民众的欢呼,大家都不由得心头一热。返航命令下达之时,各舰上的官兵们开始高声欢呼“万岁!万岁!”
  此时情报室再次传来消息:“有两架轰炸机迷失了方向,估计要有一段时间才能赶回来降落,怎么办?”
  “为了整个舰队的安全就不要再管他们了,看他们自己的造化吧。”南云显得有点无奈,他选择了牺牲他们而尽快离开。要是弗莱彻的话做法会肯定相反,他至少会留下一艘驱逐舰去救下那两名飞行员。东西方对于生命价值理解的差异由此可见一斑。
  渊田对南云的决定大失所望。他悻悻地回到自己的舱室一言不发。在整个回师途中,他甚至很少跟南云说话。
  因为估计敌人会以航空母舰和潜水部队进行跟踪攻击,所以机动部队随后关闭了无线电通讯,航速迅速提高到二十四节,在严密的警戒之下急速北撤。
  在此之前,南云海军中将发电报向山本司令长官报告了袭击珍珠港的经过和最终战果。第二天也就是12月9日,机动舰队主力在预定海域与之前离队的第一补给部队会合,随即给警戒部队部分燃油即将告罄的轻巡和驱逐舰加了油。
  在东京的军令部,大家的意见出奇地一致。以永野总长为首的一批人在欢庆胜利的同时也在担心着南云舰队的安全。他们也都认为最佳的选择是尽快离开那个是非之地,而不是谋划去发动再次的袭击。看来这军令部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正像山本之前提到的一样,“他们的战略思想还停留在日俄战争时期”。
  南云舰队踏上归途的消息传到联合舰队司令部,立即引起了一众参谋们的激烈争吵。大部分人认为,尽管前两次攻击取得了赫赫战果,但是攻击并不彻底,因此应该趁此有利时机积极展开再次攻击,彻底摧毁美军珍珠港基地,迫使美国太平洋舰队撤回西海岸。大家纷纷要求山本司令长官立即发出指示,要求南云舰队折返实施再次强攻。
  山本大将沉思良久,却并没下达重新折返攻击的命令。“还是让现场指挥官南云将军自己决断吧。”稍作停顿后山本说,“如果想干的话不说也会干。如果不想干的,相距如此遥远,你催促也没有用。”
  后来山本曾经在一个非公开场合说,“南云本来就战意不足。他就像小偷入室行窃,开始时胆大包天志在必得,一旦得手便心虚胆怯,急于溜走”。
  那么为什么不派别人去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