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9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有个六岁大的女儿和三岁大的儿子,或许跟这小胖子会成为好朋友呢……
  经过之前的事情,我不敢再占屈胖三便宜,只说他是我的一表弟。
  对于这个说法,他勉强能够接受。
  如此一路聊着,一直到了火车站,我都还给热情的大姐拉着聊天,跟我推荐了花莲许多值得一看的景点,让我十分感激。
  一直到出了火车站,我的心里都还是暖暖的。
  好人一生平安。
  乘车前往花东纵谷附近的一处酒店,我们暂时住下,然后没有停歇,便直接按照许老提供给我们的地址找了过去。
  我不确定人会不会见我,不过说句实话,为了虫虫,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尝试。
  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得了我。
  然而当我真正到达了那个眷村附近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两眼一抓瞎,不知道从哪儿开始下手。
  谈到眷村,这是宝岛的特殊族群,它主要是指1949年起,至1960年代,于内战失利的国民政府,为了安排被迫从大陆各省迁徙至宝岛的国民军及其眷属所兴建的房舍。因为历史的缘故,规划不当,大范围违章修筑等情况,使得眷村从外表上看起来与现如今发达的宝岛有一些不是那么和谐。
  事实上眷村从六七十年代就已经开始没落了,随着城市化的快速进程,大部分的眷村已经走向了没落,人口比例也迅速降低。

  然而即便如此,整个宝岛之上也还存有五百多座眷村。
  而在我这个外人的眼中,却觉得这所谓的眷村,跟我们国内的那些城中村差不多。
  行走在这些有年头的古旧建筑之间,我很难看到有年轻人的身影,大部分都是些老年人或者中年人,整个村子的气氛也显得有些懒洋洋的,暮气沉沉。
  我有点儿不明白,按照那位曾经国府第一高手的地位,不至于沦落至此啊?
  我听说尚正桐当年可是浙东大户出身,名下的产业无数,即便是后来退守宝岛,也不会挤在这么一个地方吧?
  抱着怀疑的心思,我进了村子之后,挨个儿打听了一番,结果都没有人知道这人。
  难道许老跟我们说起的情况有误?
  那位国府第一高手,其实并没有住在这里?

  我心中有些疑惑,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一条小道那儿,走出十几个人来,朝着我们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瞧见这帮人奔着我们过来,我就知道自己可能摊上事情了。
  不过我也不是怕事之人,与其像现在这样无头苍蝇一般地到处乱晃,还不如找点人过来好好问问。
  心思转动间,这帮人已经走到了跟前来,为首的是一个袒胸露背的中年大汉,身上纹着一条大蟒,脸上有两道刀疤,拦在了我和屈胖三的跟前,打量了我们一下之后,扬起手说道:“把小朋友带走,我不想给他童年留下阴影。”

  这家伙的一句话瞬间就赢得了我的好感,眼看着有两个小伙子上前来,准备带着屈胖三离开,我挥手拦住,说不用,他比你们想象之中的坚强。
  听到我的话,中年大汉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哪里的?
  我说大陆的。
  中年大汉一脸不快地说道:“你们这一路过来,胡乱打听什么,是不是土共的间谍?”
  呃……
  我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能不能别这么较真?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讲,不要绕圈子,可以么?
  中年大汉说我是过来告诉你,别搞事,给我滚蛋,知道不,小子?
  我说意思是你知道尚正桐住哪里咯?

  中年大汉呸了我一口,大声骂道:“放肆!尚正桐这三个字,也是你可以说的?”
  听到对方的骂声,我反而显得挺惊喜的,说啊,你认识他老人家么?
  中年大汉满脸不耐烦地说道:“大陆客,滚回你们的大陆去,不要再给我看到,不然见你一次打一次,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为止。”
  我摸着鼻子说道:“一定要打架?”
  中年大汉说对付你们这帮穷鬼,不亮出拳头来,你们是不知道好歹的。
  我说打了架,你就能够告诉我尚老先生在哪里,对么?
  中年大汉一愣,突然间朝着旁边十几个兄弟笑道:“啊哈,你们听到了没有?他在跟我挑衅,他在跟我挑衅哟?这小子,胆子好大,给他脸都不要,真的是在找死,对不对?”
  旁边的家伙轰然而笑,纷纷点头说道:“对哦,他在找死呢……”
  说话间,他突然间猛然挥起了拳头来,朝着我这儿砸了过来。

  呼……
  一声呼啸,我一动也不动,眼看着那拳头就要砸到我的脸上来时,我举起了手,将他的拳头给包住。
  不快也不慢,刚刚好。
  感觉自己的攻击被我挡住了,中年大汉一声怒吼,大叫道:“你以为我花莲竹联帮是吃屎的么,看我的……哎?你放手,放手!”
  他这个时候才发现我手上的劲道有些大,让他根本抽不出来。
  面对着中年大汉的叫喊,我平静地说道:“兄弟,你的意思是打完架,你就告诉我,不过我有一点儿不明白——所谓打架,是我把你打服了,还是把你身边这一帮人都给打服了?”
  中年大汉被我抓着手,挣脱不得,一下子就恼了,对着旁边大声吼道:“还愣着干嘛,上啊?”
  一声呼喊,周围众人都朝着我这边扑了过来,而屈胖三却在此刻适时往后退开去。
  他不愿意参与这样的争斗,觉得水平实在是有些太低。
  面对着这一大帮子的人,我没有任何畏惧,而是显得十分平静,再一次跟中年大汉确认道:“哦,是把这一帮人都给撂倒啊?给我点时间啊……”
  说完,我将中年大汉猛然一拽,将他往地上摔了下去,然后伸出了腿来,一连十几个鞭腿劈了出来。
  我在最短的时间里,将跟这帮人给一个一个地劈倒在了地上。
  耗时不过一分多钟的时间。
  事实上当第五个人倒下的时候,已经有人感觉到了恐惧,转身就准备逃走,结果还是被我给留住了。
  面对一帮小混混,我实在无须用太多的手段。
  当众人都躺倒在地的时候,我蹲在了地上,揪着那中年大汉的脖子,慢条斯理地对他说道:“现在可以说了么?”
  面对着我的逼问,那中年大汉倒也是一条汉子,闭上眼睛,倔强地说道:“你就是杀了老子,我也不说。”

  我说“老子”他老人家可在一两千年前,我如何能杀得?我求你,行不?
  听到我说起了软话,那家伙一下子就瞪起了双眼来,盯着我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找他干嘛?”
  我说就是一故友的后辈,此番前来,一是为了探望,若是问点儿事情……
  我这边解释着,而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光叔,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我回过头去,瞧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子,看样子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脸错愕地望着我们这边,而这时那被我踹到在地的喽啰里面,有人喊道:“阿乐,这个家伙是过来找茬的,说要尚老麻烦呢……”
  日期:2016-03-22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