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392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就像李小娜喜欢他一样,他又何尝不喜欢李小娜?而且不仅仅是对她美色上的喜欢,而是喜欢这个丫头的全部。只是很可惜,他自忖不能给她幸福,不能给她家庭,不能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因此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嫁做人妇,但这个结果并不能影响心底深处对她的喜爱之意。
  李睿表情复杂的看着面前娇艳美丽的新娘子,目光从她那充满爱意的美眸转到了她的红唇上,忽然之间,没有任何征兆的,想到之前在青阳宾馆里与她相拥亲吻的场景,想到她唇瓣的香软,丁香的腻滑,心头就是一荡,真的很想再次将她抱入怀里,狠狠的疼爱她一回。
  “小娜,我不方便一直在这跟你待着,我先出去了。”
  关键时刻,李睿制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起身告辞。李小娜也没有拦阻他的正当理由,只能无奈的望着他离去,等他出门后,幽幽的叹了口气。
  李睿回到宴会厅刚才的席位上坐好,心情却比之前沉重了很多,耳朵里回响着刚才李小娜说过的那些话,心里更不是滋味了……他魂游天外,就连董婕妤什么时候坐回到自己身边都不知道,只是偶然一转头的时候,才发现伊人已经坐回来了。
  “你今天尿怎么那么多?一共就两个多钟头的路程,半道上你去服务区解了次手,这刚到饭店里头,你就又去了一趟,你早上吃什么啦?是不是没吃饭光喝的水啊?”
  李睿故意挑衅董婕妤,好转移身体里的痛苦情绪。
  董婕妤这样一个高贵冷艳的女总经理,被他当面说及不雅之事,自然不会高兴,狠狠白他一眼,道:“要你管!你不服你也去啊,又没人拦着你。”

  让她这么一说,李睿还真有点便意袭来,想了想,还是趁婚礼仪式举行之前赶紧解决了吧,免得到时候要急里忙慌的找厕所,便起身道:“去就去,谁怕谁啊。”董婕妤撇撇嘴,鄙夷的笑笑,却好心给他指点路径:“出宴会厅,左转,走几步就能看到洗手间入口了。”
  李睿走出宴会厅,按董婕妤的指引找到洗手间,进去后放了水,出来到洗手池前洗手,却正与女厕出来的一个妙龄女郎撞个当面,余光瞥见对方衣装时尚、身姿窈窕,下意识便抬眼看去,却见对方脸上戴了一副大大的墨镜,将一张脸庞遮住了差不多全部,只露出红艳性一感的口唇与雪白尖细的下巴,尽管只露出这两个部位,但凭这两个标致的五官与姣好的脸型也能猜得出,对方是个美女,而且是个大美女。

  他看向那女郎的同时,那女郎也随意瞥了他一眼。这种偶遇互视的场景经常发生,算是日常生活中所上演的最普遍的一幕,委实算不上新鲜。
  李睿看过那位女郎后,便收回目光,转身准备洗手,毕竟不好一直盯着人家一个年轻女子看。哪知道那女郎看清他的模样后,却是秀眉一挑,脱口叫道:“是你!”
  李睿听到她的话语声,觉得有些耳熟,仿佛就在昨天还听到来着,但仔细回想,却又忘了曾经在哪、跟谁口中听过,纳闷的转头看向她,仔细打量一番,却发现对方的发型与脸型有些眼熟,只是在对方不摘掉墨镜的前提下,还是无法辨认出对方是谁。
  那女郎见他疑惑迷茫的看着自己,奇怪的问道:“你不记得我了?”李睿纳闷的道:“你是……”那女郎见他还真不记得自己了,俏脸一板,就要发脾气,可是忽然间想到什么,立时恍然大悟,忙抬手将墨镜摘了下去。
  墨镜既去,便露出了一张美艳绝伦的迷人脸孔!
  李睿凝目看去,不看对方的容貌还没事,一看之后,心头瞬间涌出酸甜苦辣咸,百味杂陈,立时就给呆住了。
  他对面这女郎却不是旁人,正是他的死敌张子豪的亲姐姐、曾与他春风一度并将第一次送给他的省城名媛张子潇。
  之前,张子潇为了帮弟弟张子豪找到凶手,特意从省城靖南跑到青阳,亲自卧底,调查试探最有可能对张子豪下手的市电视台广告部主任刘安妮。刘安妮自知心虚,因此向李睿求援。李睿为了掩护她,不得不亲自出马,硬生生插到二女中间,试图将张子潇放在刘安妮身上的注意力转移走,结果他成功了,成功转移了张子潇的视线,却哪里知道自己反被张子潇缠上了。二人经历了一番短暂的恩怨纠葛后,竟然稀里糊涂的春风一度,也就是那一次,李睿无意中成为了张子潇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这事说来并不远,就是年前刚刚发生过的事情。

  两人春风一度后,李睿又见过张子潇两次,最后一次也是在省城,还是在圣诞平安夜的天主教堂里,不过那次他刻意躲开了对方,免得被她识破真实身份与见面尴尬(当时与青曼、紫萱二女在一起),却没想到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在今天又跟她撞上了,而且撞了个当面,想躲避都来不及,天底下没有比这更郁闷的事情了吧。
  “妈的,省城可也太小了吧!”
  李睿恶狠狠的在肚子里骂了一句,看着对面张子潇那诧异之外别有三分古怪的表情,只能是陪着笑打了个招呼:“原来是你!你好,又……又见面了,呵呵。”
  其实,他有一百个理由在见到张子潇这位老情人的时候欢喜高兴,但他时时刻刻都在提心吊胆,生怕被对方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一旦被她知道真实身份,尴尬倒还是次要的,就怕她想到更深层次的内因上去,譬如自己为什么要用假名骗她?那样就可能牵连到与自己联手耍她的刘安妮头上去。在这种心理暗示之下,他每次在公众场合下见到这位冤家,第一念头都是躲开她,而非上前跟她叙旧。哪怕内心深处已经深深刻下了她的影子。

  张子潇蹙着秀眉,表情古怪的看着他,半响开口问道:“你怎么来省城了?”李睿暗叹口气,不忍骗她,却也没有对她实话实说,只含糊的对她道:“办点私事,办完了就回了,呵呵,你……你呢?”张子潇道:“我一直就在省城啊。”李睿道:“我是问你怎么会来这座酒店。”张子潇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哦,帮我爸出个份子。”
  李睿听得心头一跳,出份子?她不会也是出的徐庚年婚礼这桩喜事的份子吧?想想倒也很有可能,她爸张高松在出任山北省长之前,是在山南省当省委副书记的,与徐庚年说不定是老相识老朋友,老朋友结婚,当然要出份子了,自己赶不过来,让家人代劳也是一样,这么一想,暗道一声糟糕,自己凑巧撞上她也就算了,难道还要跟她同在一个宴会厅里待上两三个小时?光是自己跟她同处一厅倒也并不害怕,可自己身边还带着个董婕妤呢,谁知道董婕妤会不会有意无意的泄露自己的真实身份给她?另外,这么长的时间里,跟这么一位性格火爆冲动的大小姐待在一起会发生什么谁也料不到。可是现在想要离开婚礼现场躲开她,却也做不到了,这么一想,头疼不已,忽然有点后悔大老远跑过来参加这次婚礼。

  日期:2016-06-23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