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3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我被推荐为县里科级后备干部,谁知,阴差阳错下,我错过了第一天的培训。这让你的父亲,也就是当时的县委组织部第一副部长看到了机会。于是,他开始上蹿下跳,组织材料,搜集证据,准备将我彻底清除出干部队伍,以解心头之气。他的这种上纲上线、故意夸大事实的行为,自然遭到了正直领导的反对。最终,县委做出决定,对我进行口头警告一次,取消了我的后备干部资格,并在全县通报。

  这样的结果对于我个人来说,不可谓不重。但对于魏龙来说,显然大失所望。他利用在全县后备干部面前宣读处理决定的机会,对我报复。他让我自己把县里对我的处理决定,贴到玉赤饭店多功能厅的外边,最后竟然得寸进尺,逼着我把《决定》同时张贴到饭店大堂一份。以期让我在所有的住宿、就餐客人面前丢人现眼,从而达到他对我羞侮、让我‘臭名远扬’的目的。怎耐,人算不如天算。在紧要关头,他被桌子腿砸伤了脚……”

  “超哥”粗暴的打断了楚天齐的话:“王八蛋,你不说这事,我还忘了,那次的事百分之百是你捣的鬼,要不能有他*的那么巧?”
  “你错了,不是赶的巧,而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楚天齐否认道,就是再想逞英雄,这件事他也不会承认的。
  “你你……”超哥被楚天齐说他父亲遭报应,气的说不上话来。他自己说父亲是“老东西”可以,他不能让别人说。
  楚天齐没有理会魏超群,而是继续说道:“魏龙接二连三打压我,没能完全如愿,他就想让乡领导把我做为落后人物治理。后来见乡里没有按他的意愿行事,他就追到乡里,专门开会,给我罗列罪名,妄图把我彻底搞臭。因为一个电话的到来,他没有心思再整我,才惶惶离去。就是这种情况下,他还不忘威胁我,骂我‘小兔嵬子’,还警告说‘老子不会放过你的,走着瞧’。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多次阴谋破产,让魏龙变得丧心病狂。在去年十月份他竟然指使董桂英,大闹常委会。他自己更是在常委会上大放厥词,用一切恶毒的词、句攻击我,用颠倒黑白、无中生有的所谓‘证据’抹黑我。不过,邪恶终究是见不得光的,市政法委、市纪委领导及时出现,阻止了他的拙劣表演。
  很快,他的丑恶行径被有关部门掌握,也撕下了他的那副伪善的面具,他被做了降职降级处理,得到了惩治。真应了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也印证了一句名言‘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超哥”此时已经调整好了情绪,他拍着双手道:“精彩,真是精彩!怪不得你能够蹿升的这么快,原来你是如此的善于颠倒黑白。你正是用巧舌如簧的技艺,迷惑了那些糊涂蛋官僚,从而达到了你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你能知道你今天的结局吗?是被抬着出去,还是被架着出去?”
  “这我倒没想,因为就你们还不能把我怎样。但我还想通了很多事情,比如:温斌、“狗二横”、董桂英;比如:冰块……”楚天齐扳着手指头,数道。
  “小子,你也不用套我的话,今天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让你在丧失记忆前,明白一些事。”“超哥”狂傲的说道,“不错,温斌之所以一开始就看你不顺眼,的确是因为我的原因,因为我们有交换,他给我办事,我让他升职。”
  “这我倒不明白了,可是他好像并没有升职,反而还混的不怎么样,这也是拜你和魏副部长的所赐吧?”楚天齐讥笑道。
  “超哥”摇首道:“你错了,温斌的结局都是他自己造成的。他太笨了,笨的简直没法形容,他也太蠢了,蠢得竟然连手下的一个小助理都收拾不了。你知道吗?为了让他在乡里站稳脚跟,为了让他获得可观的政绩,老东西可是两次亲自打电话,或是让领导指示,调整他的分工。可他,唉……烂泥扶不上墙。当然,他失败的最大原因,是因为他朝三暮四、见异思迁,投靠的主子太多,也就相当于没有真正的主子。”

  “怪不得呢,农业工作困难重重的时候,就交到了我手里,等到出成绩的时候,就给了温斌?原来是你们爷们在做怪呀!”对于这件事,楚天齐倒是第一次听说。
  “‘狗二横’能听我使唤,也是拜你所赐。他不但被你殴打,还被你在命*根子上做了手脚,可以说和我同命相连。但他不配和我同起同坐,只能勉强做我跟班的,所以他宣传你的恶劣行径、出面买断冷库冰块都是我的授意。只是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致使每件事都功败垂成。
  至于那个董桂英,就更是个小角色了,见钱眼开的村妇而已。她所代表的是被你欺压的老百姓,虽然她没有什么手段,但她表演水平确实不低。正是她的几次上丨访丨,让你在县里、乡里,丢尽了脸面,也让好多受蒙蔽的群众认清了你的丑恶嘴脸。”
  “你的虾兵蟹将还真不少,可惜都是一些跳梁小丑而已。”楚天齐语带讽刺的说道。

  “超哥”没有计较楚天齐话语里的讥讽,而是深有同感的说道:“是啊,尽是不中用的东西,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呀!”
  楚天齐“扑哧”一笑:“魏超群,其实从你刚才说的这些话,还有你对事物的敏锐分析看,你的智商和情商都不低,甚至很高,可你没有用到正地。如果你能尽职尽责做好本职工作,再凭你父亲积累的人脉,你的仕途应该还是很有希望的,也说不定会一片光明的。”
  “超哥”也笑了:“楚天齐,你是不是有点太托大了。听你的口气,就像你是领导似的。其实,你太自以为是了,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乡长而已。而且你的这个职位也不是靠你实打实的政绩获得的,只不过是由于你善于溜须拍马、曲迎奉承而已。当然你的自我宣传、鼓吹的作用也不可小窥,现在全县谁不知道有一个楚天齐?谁不知道你这个所谓的‘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谁不知道有一个上了两次省报的副乡长。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人造的景,都是唬人的,都是虚的。听说你很能打,我是没见过,但人们给你吹嘘的却是神乎其神,我还真是不大相信。今天倒想见识一下。”

  看来难免一战,楚天齐开始暗中运气。他哈哈一笑:“我不知道人们怎么看我,也不会去左右人们的想法。我只知道勤勤恳恳干工作,踏踏实实做事情。我再奉劝你一句,现在悬崖勒马,还有改过的机会,否则,你会后悔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