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3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屋子里一下子静下来,没有再响起吵闹声,楚天齐从外面的地上捡起两只滚出来的啤酒瓶,顺着屋门依次扔了进去。这次屋里没有任何回击,只听到两只瓶子摔碎的声音。利用这个间隙,楚天齐迅速跳了进去,紧接着纵身一跃,到了屋子最西边的靠墙处。
  此时,屋里所有的景物尽落入眼中。在靠近西墙的南、北两面各放着一张桌子,看上去像是办公的样子。在最东边的位置摆放着一张大圆桌,桌上摆着烤串等吃食。圆桌的周圈坐了十多个人,除了一个人以外,其余众人都光着膀子,两条胳膊上各纹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此时他们正一齐看向楚天齐的方向,眼中均是凶光四射。
  楚天齐一眼看到了坐在他们中间位置的人,正是物资局物料科的科长。他缓缓移动脚步,向这群人坐的地方走去。在离桌子还有一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
  楚天齐紧盯着那名科长说道:“科长,我的水泥呢?”

  这名科长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脱成了光膀子,但他的领口却敞开着。在灯光下,他胸口处的痦子是那样的醒目,而且又是那样的狰狞。上面的那撮黑*,也在他的呼吸间,轻轻颤动着。
  科长满脸通红,汗迹斑斑,醉眼迷离的说道:“水泥?什么水泥?你有销售票吗?要不,把批条拿来也行。”
  科长的回答,倒也不出楚天齐意料。楚天齐在科长室等待的那一个多小时期间,也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于是,他平静的说道:“科长,我可是把县长的批条给你了,我当时还一再叮嘱你不要丢了,你也表示让我放心,不会丢了。”
  “有这样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谁见了?”科长看着他周围的人,看似无辜的说道。
  这些光膀子大汉,都摇着头道:“没见,没见。”其中有一个人还骂道:“他妈*的,哪里来的杂种?竟然讹起人来了。”
  楚天齐没有理会这些人的叫嚣,而是看着科长继续说道:“这张批条可是郑县长亲自批的,一共是三百八十吨水泥,青牛峪全乡的学校工程可都等着呢!你不能说没见就没见吧?”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都说没有了,还能哄你不成。你穷的没有水泥,也不能这样讹人吧?”科长看似气愤的指着楚天齐,说道,“你还拿县长唬人,说什么正县长、副县长的。告诉你,物资局物料科是按程序办事的地方,别说是县长,就是省长也必须按规矩办。”说着,他把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气愤”的说道,“妈*的,什么东西。”

  随着酒杯落地,围在科长周围的十多名壮汉,齐刷刷站起来,每人迅速从桌子底下拿出杯口粗细的一截钢管。他们右手持钢管,放在左手上掂量着,极尽嚣张的样子。
  对面众人的表现,既在楚天齐的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楚天齐从今天上午听到这名科长打电话的内容开始,就知道这名科长要对付自己,至于对方用什么方法,自己不得而知。等到下午,这名科长拿走县长的批复件,一个小时未归,楚天齐就明白对方开始对付自己了。不过究竟会不会采取极端的方式,还不能确定。当楚天齐迈进大屋子里的小房子那一刻,他看到了屋里纹着青龙的壮汉,就意识到这事不可能善了了。所以,对方众人手持钢管、蓄势待发,准备收拾自己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但楚天齐想不通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对付自己,因为自己自始至终都对这名科长尊敬有加,甚至为了不激化矛盾,还装聋做哑。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和自己过不去。从今天一见面,对方就冷淡自己,给自己颜色看,把自己弯腰驼背的晾在那里。后来又在和别人的通话中,点到了自己的外号——“处理品”,并明确说要收拾自己,还说什么“下午就瞧好吧”。下午自己早早就到了物料科科长室门外等候,而对方故意耗到下班才来。及至拿走自己手中的县长批复件,一直未归,现在又摆出这样的阵势,到底是为了什么?因为楚天齐想不通对方对付自己的理由,因此对方这样做,就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面对对方这种以势夺人的做法,楚天齐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哈哈”一阵大笑,傲慢的说道:“小子,你这是故意耍赖,要找楚某人的茬了?”
  “不错,小子,算你聪明。”科长大声回击道,“怎么样?你敢接招吗?”
  楚天齐鼻子“哼”了一声,说道:“你这还真吓不住我,不过你要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科长的语气变的狂躁起来,“都是你他妈做的好事,让老子现在不能做个正常的男人,所以老子也要让你断子绝孙,让你成为废人。”
  面对对方的暴躁,楚天齐反而更加平静:“我还是不明白,不知你讲的事从何说起,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你妈个*,装你*什么糊涂。”科长手指楚天齐,吼道,“老子今天就让你明白明白,这事已经憋在老子心里四年多了,把老子也憋坏了。你知道吗?你让老子受的屈辱,已经折磨老子一千四百九十五个日日夜夜了。你知道老子是怎么过来的吗?”

  楚天齐被这个家伙的表述方式逗乐了,忍不住嘲笑道:“小子,别他*的婆婆妈妈了,还他娘的感叹上了。”
  “‘处理品’,你不要狂,一会儿有你好看,现在先让你死个明白。”科长咬牙切齿道,“你他娘的是在省城上的大学吧?你记得四年前省城裕华路吧?你记得有一个小骚娘们吗?当时老子都要成其好事了,不料却被你中途插了一杠子,搅了老子的好事。你他*的想起来了吧?不需要再装糊涂了吧?”
  经对方这么一说,楚天齐自然想起来了,想起了四年前在裕华路救下欧阳玉娜的事。
  当时楚天齐正读大四,快毕业了,他很是留恋,就在一天晚上出去,到熟悉的地方走走。十一点多的时候,当他正准备穿过裕华路时,忽然听到巷子里传出女孩呼救的声音,楚天齐循声冲了进去。原来是三个小流氓要对一个女孩非礼,这个女孩就是欧阳玉娜。看到巷子里的情形,楚天齐不敢怠慢,果断出手。这几个小流氓哪是他的对手,自然被打的稀里哗啦、落荒而逃。楚天齐没有去追这些家伙,而是背上欧阳玉娜回她的学校,中途遇到她的同学,把她交给同学们,他就走了。

  楚天齐蔑视的说道:“哦,原来你是那晚的小流氓呀?怪不得有些面熟呢?那你到底是哪个家伙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