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2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楼的各个办公室几乎都有了人,最起码有上班的人来过,只有物料科科长室还是锁的紧紧的。
  楚天齐也曾经去了局长室,但那里同样是“铁将军把门”——没人。好不容易见到了一个副局长,对方做为副科干部,对自己这个全县的名人也认识,很是热情的请自己坐下,并倒水上烟。只是这个副局长表示,他只分管工会、文化建设等一些务虚的工作,像物料科这样的实权科室都是由局长直接负责。楚天齐只得快速抽完一支烟后,向副局长表示了感谢,继续来到物料科科长室门外等候。
  已经五点了,楚天齐在楼道待了将近三个小时,站得他非常不舒服。虽然说他每天都要练功,无论站、蹲、跳、坐都要训练,而且活动量会很大。但像这样干巴巴的站着,却太枯燥,他从心里不喜欢,所以会感觉不舒服。
  物资局上班的人,在经过楚天齐身边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投去目光。不知道这个时站时走的年轻人要做什么,为什么就在有限的区域活动。但人们已经习惯了楼里会出现这类“守株待兔”的人,无非就是找人,或是办事,也说不准送礼什么的。
  一下午接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工作上的事。其中有甘沟村的常文、乡总校校长张晓峰的电话,是关于校舍建设的。他们着急,楚天齐更着急,但还得耐心的让对方等待,并表示自己现在就守在县物资局物料科科长办公室的门口,一**长出现,一定会让对方把水泥给拨下来。尽管多次听到这样的话,但他们也不得不再次向楚乡长强调了“时间不等人”或是“大家都等着”的话,然后挂掉了电话。

  物资局上班的人,已经有人开始背着包走出屋子,并锁上屋门,像是要下班的样子。
  “叮呤呤”,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楚天齐拿出手机一看,是宁俊琦电话,就按下了接听键,叫了一声:“乡长。”
  手机里传来宁俊琦的声音:“怎么样了?”
  “上午见到物料科科长了,他说让我下午找他,还说既然有县长的批复件,他会特事特办。我下午两点就等到他的办公室外面了,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他的人影。我……”楚天齐如实回答。
  宁俊琦打断了他的话:“我不听你说这些,你就说今天能不能弄上水泥吧?好几个工地都停工了,学校和村里都很着急,有的施工队已经把电话打到我这里了,质问乡里办事有没有谱。”
  楚天齐明白宁俊琦说的事,自己和施工人员谈好的是“施工完毕付一半工钱,另一半在元旦前付清”,现在工程没有完工,施工人员还一分钱没有拿到。如果工程就这样停着,就意味着他们拿不着钱。而这些人也都是一家老小等着,要吃要喝呢,像这样耗下去的话,能不着急吗?他们也有人给自己打过电话了。
  “乡长,今天能不能要上水泥,我也不好说。我尽力吧,你让他们再等等。”楚天齐说道,“估计今天要悬。”
  “什么‘估计’、‘尽力’的?都是不靠谱的话。不管怎么说,划拨水泥也比我向县里要水泥省事多了吧?。”宁俊琦不客气的说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最迟明天也要把水泥要下来,要不到的话,你就不用回来了。”

  “乡长,我……”楚天齐正要再说些什么,手机里已经传来“嘟嘟嘟”挂断的声音。他只好苦笑的摇摇头,收起了手机。
  楚天齐了解宁俊琦的心情。从去年下暴雨,常文被砸伤后,宁俊琦就决心要修缮和新建校舍。对于自己所做的方案,她认真的提出了修改、增补意见,并在乡长办公会通过后,让自己第一时间报到了县里。期间,她多次督促、询问方案批复情况,而且亲自跑县里,跟进方案批复工作。更是不遗余力的向上面申请资金,向相关部门“化缘”,在乡里也力所能及的为这些工作筹措资金。
  楚天齐知道,宁俊琦来自省委组织部,性格又是内敛、矜持的。虽然她在工作的时候雷厉风行,有时也比较泼辣,但像是向相关部门伸手“化缘”的这种事,在以前肯定是不屑也不会做的。只是,为了孩子们,为了教师们,也为了乡里的教育,她抹下了脸面,向相关部门和个人伸手,一点点儿的积攒着校舍建设的费用。尤其是在申请县里批复的这件事上,她光县长就找了两次,最终拿到了批复件。

  而自己虽然已经到了物资局好几次,但连物料科科长的面都没见到,今天虽然见了一面,可也没有任何实质成果,现在还在楼道里傻等着呢。所以,宁俊琦能不急吗?她自然也知道自己不会偷懒,但事情就在那里摆着,光理解是没有用的,而要解决了才是关键。因此,她向自己说了要不到水泥就不要回去的话,也在情理之中。可自己又该如何拿到呢?总不能直接弄开仓库,到里面去装水泥吧。

  现在已经五点半多了,好多办公室已经关门闭户、人走屋空了。
  楚天齐上午偶尔听到了那个科长打电话的内容,他知道对方说的就是自己,是要给自己难堪。看来,今天下午被对方晾了半天,就是对方要“收拾”自己的内容了。可那个科长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虽然楚天齐觉得对那个科长的面相有些熟悉,只是却怎么也想不到在哪里见过,但他知道对方肯定对自己“不感冒”。也许是因为他自己的事,也许是因为别的事。到底是什么事呢?
  算了,不去想了,还是想想怎么要到水泥吧。今天看来是没戏了,只能等到明天再来了。明天科长不来的话,就找局长。实在不行的话,县长也得找,不过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还是不要找县长,那样也显得自己太无能了。楚天齐边想着,边往外走。
  偌大的物资局院内,只剩下三辆汽车孤零零的停在那里,其中有两辆车上面布满了尘土、碎屑,看样子已经好久没动了,大概是坏了吧。另一辆停放的汽车,就是乡里的二一二。楚天齐来到车边,他看到驾驶位和副驾驶位旁边的车窗开着,司机小孟已经手里抓着手机睡着了。
  听到动静,小孟睁开了眼睛,下意识的看了看手机,又看向车外的楚天齐。小孟从座位上直起身,说道:“楚乡长,怎么样?”
  楚天齐摇摇头,拉开车门,上了车,说道:“走吧。”
  小孟没有再说话,而是启动了汽车,向门口驶去。二一二很慢,快到门口时,一辆黑色轿车“嗖”的一声,从门外蹿了进来,差点刮蹭到乡里的车。在错车的一刹那,楚天齐下意识的向那辆黑色轿车看去,瞟了一眼驾驶位上的人。虽然没有看清对方,但他觉得极像物料科的科长,于是他赶紧说道:“小孟,停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