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1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贪心的以为这些女人不会给他任何的压力,而他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官员,三妻四妾,左拥右抱,但是事实上,那只是一个很美好的传说而已,女人,尤其是现在的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那种甘心藏在幕后,不求索取只求奉献的女人,实在是太少了  。
  夏荷慧不一会就起来了,连饭也没做,洗漱完和丁二狗打了声招呼就到店里去了,丁二狗这一刻感到了无比的落寞,他拿出手机,想找个人聊聊天,但是不知道打给谁。
  电话号码本翻了一遍,终于狠了狠心,拨了出去。
  “大早晨的打电话,是不是有事啊?”傅品千一边开着车,一遍接通了丁二狗的电话,她在送孩子上学去。
  “没事,就是想找个人聊聊天,突然感觉到很郁闷”。

  “怎么了,谁给你气受了?”傅品千笑笑问道。
  “妈,谁的电话啊?”坐在副驾驶上的苗苗问道。
  “别打岔,你丁叔叔的”。傅品千说道。
  “是吗,妈,把电话给我,我要和他说话,我有事找他呢”。苗苗一听是丁二狗的电话,眼睛顿时一亮,还没等傅品千同意,她就把电话夺了过去。
  “喂,丁长生,你怎么回事啊,这么长时间也不给我打电话,也不给我妈妈打电话,你就不想她啊,她可是天天念叨你呢”。苗苗说话很快,像是打机关枪似得,等傅品千醒过神来,这丫头什么话都往外擂完了。
  “你胡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这是你该说的话吗?把电话给我,越来越不像话了”。傅品千又羞又气,对着苗苗训斥道。

  “那个,苗苗,我最近呢,很忙,过段时间就去看你好不好?”
  “你忙,没关系啊,我们有的是时间,这春天也到了,要不然这个周末我们去湖州玩玩吧,你到时候陪我们逛逛湖州怎么样?”苗苗继续胡扯道,完全不顾傅品千的眼色。
  “没问题,让你妈妈开车过来就行,很近的,到时候我带你们到处转转,湖州还是不错的”。丁二狗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
  “长生,你别听她胡扯,我也很忙,而且她学习压力挺重的,哪有时间去玩啊,先这样吧,我开着车呢,有时间再聊吧”。傅品千匆匆夺过去电话挂了。 

  “干什么呀,你这算什么?明明自己心里想的要死,还得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就没见过你给他打过电话,你是心里没有他还是不敢去面对?”苗苗一转身,面对着傅品千吼道。
  “咦,你这个死孩子,我的事用得着你管吗?学好你的功课,你老是可是给我打电话了,说你最近的学习不是很积极,好几门功课都下降了,马上就要中考了,你给我注点意,否则的话,我饶不了你”。傅品千不明白现在的小孩子的脾气怎么那么大,管的事怎么那么宽。
  “妈,我的学习我心里有数,你的事你心里有数吗?丁长生这个人其实还是不错的,帮我那么多,你就不能考虑一下?”苗苗这个时候也意识到发脾气解决不了问题,于是轻声细语的改成了柔情线路。
  “妈的事不用你管,我心里有数,去吧,到学校了”。发脾气将车停在了学校门口,看着苗苗走进校门才启动汽车往自己的单位赶。
  但是这一路险象环生,开车老是心不在焉的,还几次都差点追尾了,这都是因为苗苗的一席话让她乱了分寸,其实苗苗说的没错,丁长生这人还不错,而且小小年纪就有了这么大的成就,可是自己配的上他吗?
  自己要比他大十几岁不说,还带着个孩子,这样的条件别说是嫁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年轻人了,就是嫁个老头怕是人家都不要呢,当然了也有可能有人要,不过可能目的不在她,而在苗苗,这样的事不胜枚举,娶一个带着闺女的二婚头,人家不是奔着妈去的,而是奔着闺女去的
  “你怎么了?没事吧,刚才好像听着你不高兴,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到了办公室,想了半天,还是决定给丁二狗打个电话。

  “没事,就是有点想你了”。丁二狗见傅品千居然把电话又拨了回来,心里很高兴。
  “贫嘴,想我了也不来看我,湖州离这里有多远啊?”傅品千倒是从善如流,女儿刚刚说了她不主动,这会就开始邀请丁二狗了。
  “我倒是想去,我正在等待工作调动,不在公丨安丨局了,调到开发区去,所以这段时间我也抽不出时间来去看你,想我了没?”丁二狗泡在浴缸里,端着一杯茶,边泡澡边给傅品千打电话。
  别看傅品千是一个老师,但是脸皮很薄,有些事可以做,但是有些话还是说不出来,所以当丁二狗问她想没想他的时候,傅品千的嘴唇蠕动了好久,还是没说出来是否想他。
  “喂,怎么没声了?在听吗?”
  “在,在呢,你说吧”。傅品千说道。
  “我问你呢,想我没有?”丁二狗就是喜欢傅品千这种优雅的羞涩,所以当傅品千不搭话时,他依然追着问她这句话。
  “我想不想你你不知道吗?”傅品千倒是很机敏,把皮球又踢了回去。
  “我知道,感受到了,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心里总是空落落的,你也知道我在感情上不老实,但是发现在心里难受时,还真是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说话宽宽心的人,也只有你了”。丁二狗这话倒不是恭维傅品千。
  一直以来傅品千在丁二狗的心里都是一株丁香花,不张扬,不奢求,就躲在角落里自己绽放着自己的花朵,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如果你不注意,就不会发现她的存在,只有心静下来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她的芬芳  。
  “鬼才信呢,马屁功夫倒是渐长啊,这一大清早的,嘴上抹了蜜了?”无论丁二狗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傅品千听了之后还是感到很高兴。

  女人就是这样,一辈子生活在男人的欺骗和自我欺骗的过程中,有时候明知道那是恭维的话,可是还是信以为真,说起来,她们需要的真的不多,不过是男人的几句甜言蜜语而已。
  “我说的是真的,这个周末有时间吗?带苗苗来玩玩吧,你开车,几个小时的事”。丁二狗再次邀请道。
  “这个周末?还是不去了,家里有点事要处理,等下次吧”。傅品千犹豫了一下说道。
  “哦,很难处理吗,需要我过去吗?”丁二狗一听傅品千犹豫的口气,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不用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苗苗爸的墓地动迁了,那里的墓地都要搬迁了,这个周末要挪坟,所以我得带着苗苗去”。
  “哦,这事啊,那还是这事要紧,还用我去帮忙吗?”丁二狗又问道。
  “不用,就是一个骨灰盒的事,拿出来换个地方就是了,原来墓地承诺的期限还没到年限,所以挪了之后继续算年限”。
  “哦,这还不错,不行的话就换个墓地也行,换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花点钱而已,还有钱吗?”
  “有,你不用管了,我自己能办好”。傅品千急忙说道。
  放下丁二狗的电话,傅品千一下子陷入了沉思,苗苗说的没错,自己对丁二狗是不是真的爱,还是就是纯粹为了报恩,但是她感觉的道,丁二狗对她是真的爱,虽然他对很多女人都是真的爱,但是自己管得了那么多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