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8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6-21 03:41:23
  (正文)
  12月11日破晓之前,海军部长诺克斯上将飞抵夏威夷。尽管早已知道珍珠港遭受了巨大损失,但是现场的情况仍然让诺克斯惊骇不已。空军基地的飞机库已是一片瓦砾,水上飞机的残骸在山坡上、海水中随处可见,海中那一堆堆废铁使得诺克斯知道,太平洋舰队已经失去了作战能力。他们一行乘车来到“皇家夏威夷人”旅馆。这旅馆已不再是和平时期的假日旅馆了,已经变得面目全非。金梅尔在那儿迎接他们,陪同他们前往他的司令部。

  必须有人为珍珠港的灾难买单。仅仅十天之后的12月17日,金梅尔和肖特一起被解除了职务,并在1942年被美军军事法庭判处渎职罪,金梅尔被降为海军少将,肖特也被降为陆军少将。作为职业军人,这种打击无疑是致命的,痛苦和耻辱将一直伴随他们度过余生。金梅尔1968年3月14日病逝于康涅狄格州,肖特于1949年3月9日病逝于德克萨斯。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历史学家开始给予两人较为公正的评价。他们认为,倘若华盛顿方面在一开始就给他们提供更为充分的情报,他们本来可以在那一天有较为出色的表现。两人虽然于1999年恢复了名誉,但始终维持着少将军衔。
  1944年,一个叫曼宁的海军上校在美国潜艇“锯盖鱼”号上服役,他的潜艇在菲律宾群岛的巴拉望岛附近触雷,作为舰长的曼宁上校随艇沉没。他的全名叫曼宁.金梅尔。
  回到华盛顿的诺克斯向罗斯福汇报了现场的情况。罗斯福告诉诺克斯,他已经有了太平洋舰队新司令的人选,那就是海军航海局局长切斯特.威廉.尼米兹海军少将。罗斯福告诉诺克斯:“叫尼米兹到珍珠港去,战争不打赢就一直呆在那儿。”
  正当渊田中佐指挥的第一批攻击队机群飞抵珍珠港上空时,在日本东京海军军令部的作战室里,包括永野总长、伊藤次长、福留繁作战部长、富冈作战课长等头面人物个个正襟危坐,等待着那“预定时刻”的到来。到凌晨3:19,突然传来了“全队突击”的电报——“托、托、托”。随后在几分钟内,预示着攻击成功的“‘托拉’、‘托拉’、‘托拉’”电报再次传来。
  由于是在极度紧张之时收到这份来电的,在座的所有人都感到如释重负,为“一切已按预定计划顺利进行”感到宽慰。
  作战课的佐雍中佐在这一天的日记中写道:“决定皇国兴亡的对英美之战终于打响。大家全神贯注,伸长着脖子等待来电。至凌晨二时半,一点情况亦没有,大家都很焦虑。难道正如大家所言‘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吗?此时突然传来了夏威夷远征队空袭珍珠港的电波,大家紧张万分全神贯注地去倾听这一消息。当电讯中连连发出‘托拉’、‘托拉’、‘托拉’的讯号时,大家都高兴得跳了起来。”

  还有一个地方气氛更加凝重,那就是停泊在柱岛基地的“长门”号战列舰上的联合舰队司令部。为了袭击珍珠港殚精竭虑的山本大将同样是彻夜不眠。为了打发难熬的时间,山本找来了棋友渡边安次参谋。在联合舰队渡边是山本最亲近的人,跟山本的关系情同父子。后来山本战死之后,他的骨灰就是由渡边中佐亲手捧着送回东京的。
  山本像以往一样与渡边安次中佐对弈。他聚精会神地下棋,五盘赢了三盘。之后山本回到自己的舱房,写了一首三十一个音节的和歌。
  “长门”号的作战室里气氛肃穆。周围的墙壁上挂满了太平洋海域和东南亚海域的巨幅地图,——老酒总认为那些军事将领两手掐腰凝视地图的造型最酷,所以也在室内挂上地图不时背着手去瞅一瞅。桌子上放着一架大型地球仪和摊开的海图,旁边的小桌子上整齐地摆放着作战命令和电报的密码本。
  零点过后,所有的参谋人员都陆陆续续来到了作战室,好像待在这里心里才更安定一样。他们都在静候前线传来的佳音。大家认为,千里跋涉的两大难关就是隐匿行踪和途中补给。迄今为止这两件事都进行得颇为顺利。根据夏威夷方面送来的敌情情报,直到预定进行攻击的12月8日这一天仍未发现敌人有什么特殊戒备的迹象,只要机动部队能够按计划出其不意地发动攻击则成功在望。
  由于机动部队必须严格遵守无线电静默,所以在攻击发起之前从他们那里得不到任何消息。作战室里空气似乎凝固了,弥漫着一种紧张不安的压抑气氛。为了使气氛显得轻松一些,侍从长近江特地送来了茶水和精美的点心,但此时此刻谁也没有心情去享用。
  凌晨三时左右,山本司令长官再次出现在作战室,和大家一起默默等待着来自前线的第一份电报。山本长官坐在一把折椅上闭目沉思。此时传来了陆军在马来亚的哥打巴鲁和菲律宾的巴坦群岛登陆成功的消息。山本大将尽管心里有了一丝欣慰,但是那个最重要的方向上依然是寂静无声。
  大家就在这种不安中默默地守候着。室内除翻阅电报译码本和铅笔写字的声音外,没人发出任何声响,偶尔有人发出一声咳嗽都会成为大家瞬间关注的目标。作战室对面就是电报房。从电报房拉线过来的无线电收报机此刻就静静地躺在作战室的桌子上。这是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内收到前线的电报,从电报室到作战室这十数米的距离大家都嫌远。

  首先打破宁静的是首席参谋黑岛大佐,他看了看壁钟仿佛是自言自语地说:“已经到了攻击发起的时间了,前线怎么还没有消息?”他一开口室内就立刻嘈杂起来。这时收发报机忽然响了起来,司令部的通讯兵大声喊道:“值班参谋,这是连续拍发来的‘托’电报!”
  值班参谋佐佐木中佐接过电报立即奔向山本司令长官:“这份电报发报时间是3时19分,与您规定的时间几乎一样。”山本司令长官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沉思良久后默默地点了点头。过了大约六分钟左右,通过电波又连连传来了“托拉、托拉、托拉”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消息。
  联合舰队参谋长宇垣缠在《战藻录》中对当时的情况曾这样写道:“据报告,3时19分连续发出了“托”电报,这就是说已经对迫近夏威夷的机动部队所属第一批攻击队的大约二百架飞机下令对珍珠港进行突然袭击。当听完飞机上发来的这一电报时,大家都认为干得很漂亮。此后,我们坐在作战室里又接连收到直接从飞机上拍来的电报:
  “‘托拉’、‘托拉’、‘托拉’,我们攻击成功。”
  “我们以鱼雷机攻击敌战列舰,效果甚大。”
  “我们以俯冲轰炸机袭击希卡姆机场,效果甚大。”
  在收到南云机动部队电报的同时,电讯室同时也截收到了美军惊慌失措中所发出的无数的明码电报:
  “紧急,这里遭到日本轰炸机的攻击”。
  “瓦胡岛遭到日本从航空母舰上起飞的俯冲轰炸机的攻击”。

  “日本进攻这是真的”。
  “所有舰只速离珍珠港”。
  最著名的当属那句,——“珍珠港遭空袭,这不是演习”。
  参谋军官们握手相庆,欣喜欲狂。山本长官尽管强作镇定,但渡边中佐从他微微发抖的手上还是看出了他心中难以压抑的兴奋。近江侍从长再次端来了酒和鱿鱼干,大家开始频频举杯祝酒。
  随后的电报依然饶有趣味,都是一些发出遭受攻击和重大损失的消息。将双方的电报一对照便能对现场的战况了如指掌。宇垣参谋长写道,“敌方的那副狼狈相绝不能用言语来形容。说起来3:20左右正是夏威夷吃早饭的时候,敌人意想不到会在这一时刻遭到日本大队机群的袭击,对他们来说这完全是一个晴天霹雳。”
  紧张而兴奋的一夜即将过去。随着拂晓的来临,前线发出的电报越来越少。山本知道自己赢了。他的对手不仅仅只有美国人,也包括了对实施珍珠港作战的众多反对者!所有人都无比兴奋地向司令官表示祝贺,冷静的山本沉吟良久说出了一句话:“我们不过是唤醒了一头睡狮。”山本心中明白,日本的失败才刚刚开始。
  这天中午,“长门”号从广岛湾出发经丰后水道南下。山本大将在自己的舱室里提笔伏案写下了如此一段述志:

  此次恭奉大诏堂堂出击,不难做到置生死于度外。只是此战乃空前未有之大战,亦当颇费种种周折,充分认识若有惜名保身之私心,怎么也不能完成此重任。既然如此,不妨吟诗一首:
  以身作御盾,忠心为天皇;名誉何所惜,生命亦可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