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27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离开之后,大家互相看看,一时间都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后还是谢雨晴开口说道:“我还是有点不明白,就算她是妖,可是五鬼搬山阵不是以鬼为核心的吗,这是你自己说的,说必须是阴生之鬼,所以排除了七姑……”
  “极北冰蚕,本来是鬼域之妖,是大巫仙家族的祖先带到人间来的,我说的阴生之鬼,是一个大范围,包括了阴生的妖和邪灵,像之前对付的河姬,就是一个邪灵。”
  “那她为什么可以施展巫术?”
  “这很正常,”叶少阳道,“她是妖,只要修为达到,可以模仿人类的一切行动,她陪着覃小慧长大,耳濡目染这么多年,覃小慧会的巫术,她当然也会。”
  谢雨晴恍然,“这么说,她能把覃小慧模仿的这么像,是因为在一起呆太久的缘故吧。”
  周静茹皱紧眉头,说道:“真没想到会是这样,少阳哥,等这件事结束,你能不能让她留下来,留在人间?”
  叶少阳摇摇头:“她来自鬼域,本来就不该在人间出现,现在主人已经死了,更没有理由留在人间,这是天地大道,不是我定的,我也没法改变。”
  周静茹还想分辨,叶少阳摆了摆手道:“别说这些了,下一步……要准备跟七姑决斗了,她需要准备,我也一样。让我好好想一想,该怎么做。”
  说完,在沙发上有空的地方坐下,皱眉沉思起来。
  周静茹很善解人意的倒了一杯茶水,送到他手里。
  叶少阳看着杯中水,突然想到什么,“对了,忘忧水!”转头看着老郭,“代我走一趟阴怎么样,弄八两忘忧水,三两生死草,我布阵用。”
  老郭皱了皱眉:“你自己干啥不去?”
  “我要去樱花园布阵,把九星揽月局改造成九星杀阵,对付老妖,不然硬来的话,我怕自己不是她对手。”

  “九星杀阵……嗯,利用樱花树的灵力,反过来对付老妖,这个可行。”老郭缓缓点头,却又为难的说道:“不过以我的牌位,去阴间收点东西好说,但是弄忘川水和生死草……我怕阴司的人不好说话。”
  叶少阳一想也是,于是取出一张灵符,用朱砂笔在上面写下数道,交给老郭,老郭贴身放好,笑道:“这就行了,有师弟的差符,就算是判官见了也要给面子。”
  谢雨晴好奇问道:“什么是忘川水?”
  “就是奈何桥下忘川河的水。”
  “哦,我还以为是忘情水之类的,嘿嘿,还想来一杯。”
  小马拍着老郭的肩膀,说道:“行啊大忽悠,就你这点法力,居然能到阴间去混,千万别去了回不来了。”
  老郭没心情跟他开玩笑,狠狠瞪了他一眼,转头对叶少阳道:“走阴不是小事,我得回去准备一下,这就走了。”
  “你等下,在你去之前,帮我准备点东西。”叶少阳说完,取出小本,在上面写下了自己布阵需要的东西,撕下来给老郭。

  老郭看了一眼,眼睛立刻瞪圆了:“这么些东西,成本至少得十多万,这……算谁的?”
  “算我的。”周静茹抢先回答,看着叶少阳的道:“这件事怎么说也跟绿地山庄有关,就算是我请你们作法吧,这钱我出了,少阳哥你不要再推辞了。”
  “行,那就你出吧。”叶少阳挠了挠头,心想,我本来也没想揽过来,十万块,开玩笑啊。
  老郭走后,其余人又想起来覃小慧的事,心里唏嘘,没人开口。
  滕永清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阿弥陀佛……”
  “别装高僧了,酒醒了没有?”
  遭到叶少阳的抢白,滕永清脸上登时露出尴尬,刚要解释,叶少阳摆摆手,“有一件最最重要的事,一直忘了问你:“七奶奶,究竟是什么妖?”

  滕永清一愣,“我没说过吗?七奶奶的真身,是一只蝉。”
  “蚕?”叶少阳跳起来,不会吧,又是一只蚕?
  “是蝉,俗称‘知了’的。”滕永清道,“有一种蝉,叫十二年蝉,蜕皮之前,在地下生活十二年,然后爬出来,蜕皮成蝉之后,十几天就死了。七姑就是一只十二年蝉,生长在一间佛寺大雄宝殿外的一棵树下,听了十二年的佛音……
  蝉,通假为禅,所以被佛家称作佛虫,本来就具灵性,它听了十二年的佛音,开悟成妖,蜕壳之后直接成为妖灵了,离开佛寺,去了深山修炼,直到遇到我先祖。她的出身和成妖经历,是她亲口告诉我先祖的,然后一辈辈传下来。”
  七奶奶……居然是一只蝉!
  叶少阳惊得说不出话来,猛然想起,小慧跟自己说过的她跟“表姐”还有同学在七奶奶庙遇袭的事,这件事大概是发生在真实的覃小慧身上,他们应该是闯进了七奶奶的洞府,所以惨遭杀害,小慧当时对七奶奶的形容,很符合一只蝉的形象,这么说来,她当时也没有欺骗自己,只是她并不知道七奶奶的真身是蝉。
  “蝉虫成妖……”叶少阳皱眉沉吟起来,“我还真没对付过,既然是佛虫,估计实力不在同等修为的‘四灵’之下。”
  小马一听见新名词,立刻好奇的问道:“什么是四灵?”
  叶少阳在琢磨正事,哪有工夫理他,倒是滕永清热心的给他讲解起来:“狐狸、黄鼠狼、猫、刺猬,这四种动物天生具有灵性,最容易成精,所以叫四灵,法术界一向有四神、四仙、四灵、四渊的说法。”
  小马一听更来劲了,两眼发亮的看着他,“快快,你给我仔细说说,都有什么。”

  叶少阳翻了翻白眼,走出房间,周静茹和谢雨晴虽然也想听滕永清能说出什么来,但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出房间,询问叶少阳接下来的计划。
  “我会用一两天时间,准备阵法需要的东西,雨晴姐你先回去,等我准备好了通知你,小茹你……”叶少阳挠了挠头,“希望你这两天能多陪陪……小慧,我不知道怎么说好,我觉得你应该能理解,对她,咱们大家都一样。”
  “我明白的。”周静茹看着他,点了点头。
  叶少阳勉强对她们笑了笑,转身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背包一丢,躺在床上,满脑子转来转去都是有关小慧的事。
  这个真相,他能够接受,小慧对自己还有别人的真心,自己能够感觉到,也毫不怀疑,只是这件事本身太过出人意料,而且叶少阳打从内心深处觉得,小慧很可怜,假如可以选择的话,她一定想做一个普通的人,而不是神通广大的妖。
  可惜很多事情,冥冥中已然注定,没有假如,也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有多少人知道,原来生而为人也是一种幸运。
  想到这,叶少阳觉得心头很压抑,有一种无法改变现实的无力感。
  突然间,他想到什么,从口袋里摸出小慧送的手帕,当时光顾着看药,没有注意手帕,现在仔细摸起来才发觉手帕柔滑异常,而且非常轻巧,心中一动,赶忙打开灯,把手帕凑到灯下,仔细观察起来。
  猛然间,他浑身打了个激灵:这手帕是用蚕丝缝成的!小慧当然不可能用别的蚕丝,所以……这手帕,是用她自己吐的丝缝成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