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26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这,她淡然一笑,“我之前说的那个‘表姐’,其实就是小慧,她在被杀之际,拼着最后一口气缠住鬼仆,让我逃命……她并不是想让我给她报仇,她最后跟我说的话是:替她活下去。”
  说到这,泪水不断从她眼中滑落,周静茹打开一包纸巾,坐在她身边,为她默默擦去眼泪。
  “覃小慧”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来看她,“我是妖,你不害怕吗?”
  周静茹伸手帮她拂去被泪水沾在脸上的长发,笑了笑,“在我眼中,你就是覃小慧。”
  “覃小慧”定定的看着她,眼中露出感激之色,点了点头,接着往下说:
  “可惜我还是没能逃过鬼仆的追杀,被它跟金帅合力抓住,它们没有杀我,金帅提出用我的身体当作定阵之鬼,所以把我关在树妖体内,它们知道我逃不出来,但没想到我会用蚕丝连接树妖的精魂,形成一个连它们也打不开的结界,让它们的计划无法实施。将星辅阵算是废了。
  本来,他们把马承祖先的遗骨埋在阵中,只是一个用来做给马承看的摆设,结果因为我的缘故,辅阵废弃,它们才想了个办法,把骨骸移到阵眼坤位上,引来鬼阵的邪灵之气,炼制肉尸,一旦肉尸成型,阴气聚生,七姑就可以无视五行阵,将自己的妖魂渡化到肉尸身上……”
  说到这,她抬起头看着叶少阳:“你是法师,这其中的阴气运行之理,你应该比我知道的更清楚,我就不解释了。”
  叶少阳点点头,他早猜到肉尸的作用是这样,之所以之前没跟小马他们解释,就是考虑到辅阵的存在,觉得肉尸的存在是个鸡肋,现在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辅阵被废,金帅才想出了这么个B计划,想到这,他甚至有点佩服起金帅来,这家伙不光会蛊术,没想到对阴阳阵法也这么精通。
  突然,他想到一个疑点,问“覃小慧”:“你当时已经被封印了,灭了天听,后续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最近才调查发现的,我是妖身,鬼仆和金帅已死,七姑还在封印里,没什么能拦得住我。”“覃小慧”有些凄然的看着他,“我知道的大概也就是这样了,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吧,我不会再有隐瞒了。”
  叶少阳深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在回来的路上,他已经猜到她的真身是极北冰蚕,但是真正听完她的故事,心中却是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感受,更多的只有唏嘘。
  结合她的讲述,叶少阳把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一遍,非但没什么疑惑,很多之前感到不解的事情,也得到了解释,例如当时自己还疑惑过,为什么覃小慧从西川回来没几天,就把有关金帅的事情调查的那么清楚,原来她早就知道一些线索,在这个基础上去调查,当然更加容易接近真相。
  “我有一点疑问,我刚发现你的时候,你就是现在这个样子,这是你临时变化的结果?”
  “覃小慧”摇摇头,“我的妖身,就是小慧的样子,只要不是在她的身上,我一直都是以妖身出现,因为我真身是一只蚕,没有什么攻击手段。”
  说完,她冲叶少阳笑了笑,道:“是不是很吃惊,一只妖精,居然能在你这个天师眼皮底下隐藏这么久?”
  “我早就察觉到你身上有妖气,但我一直以为是你身上的冰蚕发出的,没想到……你自己就是冰蚕。”叶少阳苦笑起来,“不过,我不明白,我刚救出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

  “当时不确定你是好人坏人,所以干脆冒充小慧,默默观察你。”
  “那后来……你应该确定我是好人了吧,为什么还是不说真话,反而想办法隐瞒?”
  “覃小慧”盯着他看了一会,有些落寞的说道:“你真的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叶少阳挠了挠头。
  “覃小慧”叹了口气,悠悠说道:“你早晚会知道的,早晚会的。”
  早晚会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
  没等叶少阳细问,覃小慧反问他:“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你,你进门之前,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为什么没有一上来就出手擒住我,慢慢审问?”
  “为什么要那么做?”叶少阳很是不解,“我只是不知道你为什么隐瞒身份,从没想过你这么做是为了害我。”
  周静茹抓住她的手,说道:“就是啊,你不止一次帮过少阳哥,还救过他的命,不管你是人还是妖,我们都把你当朋友,在我们眼中,你就是小慧。”
  “覃小慧”看看她,又看看旁边的人,大家都对她郑重的点着头,最后她把目光落在叶少阳脸上,“谢谢你们,不过,我毕竟是只妖,你会收了我吧?”
  叶少阳低下头,暗暗叹了口气,这件事如果她不提,他真想装糊涂算了,毕竟在一起相处那么久,一起战斗过,早就当作朋友,而且……她还救过自己,然而,降妖除魔是自己作为道门天师的职责,没有放着一只妖在面前不捉的道理。

  “少阳哥,你不需要为难,现在你知道一切了,七姑的洞府,就在那棵血槐里,我们把她找出来,然后……就是跟她决斗了,我会在决斗中帮你,等一切结束,我自行回到鬼域去,不会让你为难。”
  叶少阳听她这么说,松了一口气,但一想到那棵血槐,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沉吟道:“这血槐也是那鬼仆从鬼域弄上来的?”
  “这我不清楚,不过除了它,也没人能下到鬼域把血槐弄上来,至少金帅做不到。”
  叶少阳点点头,想到在幻象中看到血槐树枝上挂满的人头,说道:“这血槐来历不凡,死在它上面的,从古到今,至少有几百人……”

  大家一听到这个数字,当场惊呆。小马喃喃道:“几百人,这是什么概念,难道这东西也是个千年老妖?”
  叶少阳摇摇头:“我之前察觉到,这血槐被人抽了灵,成了一只傀儡半妖,说的简单点,就是被人炼化成了一个活的杀人工具,修为再强,没有主人的操控,它自己也不会主动攻击人,不然我之前可能都回不来了。”
  谢雨晴也插了一句:“那它的主人是七奶奶?”
  “肯定不是,这血槐存在了至少千年,它的主人可能都已经不在了,鬼仆把它弄到阵法里,只是用来吸收九爻之局的怨气。不过,这玩意虽然不能主动攻击,但有极强的妖力,现在的我也打不开它,看来只有用神符试一试了。只是神符耗费的法力太多,到时候就没办法跟七姑战斗了……”
  “覃小慧”立刻说道:“不用这么麻烦,你难道忘了,七姑的洞府是金帅用自己的血结成的封印,我在为你炼制解药的时候,留了一些他的心头血,有这个在,我有办法寻找并打开她的洞府。”
  叶少阳一听,心中大喜,笑道:“那就有劳小慧妹子了。”

  “覃小慧”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叶少阳道:“你在我眼里,就是小慧。”
  小慧目光闪动,轻轻点了点头。
  “那我去准备一下,顺便……把小慧埋掉。出发之前,你告诉我一声就行。”小慧说完,抱起覃小慧的尸体,走出了房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