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197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这就走呀?”方逸心中居然生出了一丝不舍,他知道,面前的女孩这一走,自己或许就要有段时间见不得她了。
  柏初夏整理了下自己的警服,起身走到门口,回过头来说道:“方逸,咱们虽然是朋友,但你也不要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不然没情面讲的……”
  “我就是一小商人,哪里会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方逸摇了摇头,忽然想到一件事,连忙说道:“柏警官,你先等等……”
  听到柏警官这个称呼,柏初夏皱了下眉头,开口说道:“方逸,以后叫我柏初夏,或者初夏吧,你不是说咱们是朋友吗?”
  “好,那我就叫你初夏……”

  方逸点了点头,在满军的那柜台里找到一了一个挂绳,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八卦玉牌,说道:“你等一下,送你个物件,这东西比符箓带着方便,你平时挂在脖子上,洗澡什么的也不要摘下来……”
  将那八卦玉牌系在了挂绳上,方逸递给了柏初夏,很认真的说道:“初夏,那处溶洞你暂时先不要去了,等我日后有时间的话约你一起过去看看,那地方有些危险,我怕你出事……”
  虽然玉牌法器的功效比符箓要强很多,但方逸知道这东西也未必能护得柏初夏的周全,他之前没拿出这东西来,也就是不想让柏初夏依仗这玩意儿,再去溶洞探险。
  “我知道了,不光是你,家里人也不让我再去了……”听到方逸关心自己的安全,柏初夏心里顿时甜滋滋的,点了点头就答应了下来,却是再也不提要前往那溶洞的事情了。
  “莫非这就是师父所说的爱情吗?”
  看着柏初夏高挑的身影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方逸心里顿时感觉一阵空落落的,好像丢失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般,整个人都怔在了那里。
  “有点苦涩,有点期待,还有点美好……”
  方逸微微闭上了眼睛,他并不抗拒去认识一个女孩谈一场恋爱,所以当不经意间似乎爱情来临之后,方逸多少也是有了一点心理上的准备。
  “她马上就要去京城了,以后如何,还是看缘分吧……”
  看着手里纸上柏初夏写给自己的手机号码,方逸在心里叹了口气,俗话说卦不算己,方逸虽然能帮别人占卜算卦,但自己的命运却一直都是个未知数,而且他的命格很奇怪,就是老道士当年也无法算出方逸的前程。

  “逸哥,那位警官已经走啦,你怎么还在发呆呀?”就在方逸体会着自己心境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苗倩倩的声音,睁开眼睛,发现苗倩倩正一脸奇怪的盯着自己。
  “嗯?倩倩,我知道她已经走了……”
  方逸的脸色微不可见的红了一下,站起身后开口说道:“我在想些别的事情,好了,明儿就要去琼省来了,我回去准备一下,这里让给你吧,对了,胖子他们去京城的这几天,你注意点安全,要是有什么事就找马哥帮忙……”
  在古玩市场干的这段时间,方逸他们也交好了不少人,这其中就有最早认识他们的老马。知道方逸他们的背景后台是现任的赵副馆长之后,老马对他们哥几个向来都是照顾有加的。
  “好的,逸哥,你放心吧。这几天我会叫个姐妹来陪我的……”
  苗倩倩想了一下,说道;“逸哥,我和那个姐妹今天晚上约了一起吃饭,你要不要和三军一起过去?大家也算认识下交个朋友?”

  苗倩倩的这个姐妹。和她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发小,不过她的学习成绩要比苗倩倩好得多,苗倩倩辍学到社会上工作的时候,她却是考上了大学,现在放暑假才回到了金陵。
  而苗倩倩邀请方逸,却是存了自己的小心思,她能看得出来,方逸虽然没上过一天学。但却是真正有本事的人,自己的小姐妹如果找了她,想必日后过的不会差的。
  “今儿还是算了,我要去老师那里告别……”
  方逸闻言摇了摇头,他是个安静性子,对于外面饭店的吵杂环境很是不喜欢,再加上那些用料比较重的饭菜。更是无法引起方逸丝毫的兴趣。
  “那好吧……”听到方逸的话,苗倩倩心里有点儿失望,不过她也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日后让三炮去和方逸说,还是有机会的。
  明儿大家都要出门,所以今天摊位收的也是比较早,四五点钟的时候胖子和三炮就收了摊,早早的和苗倩倩离开了,而方逸则是去到了老师的家里。
  “琼省是个农业大省,南方的气候也适合木头的生长。方逸。到了那里多学少说,洪涛对于这一块也是颇有研究的……”
  在老师家里吃饭的时候,孙连达又照例给方逸灌输起了一些知识和社会经验,不过术业有专攻。木头一项不是孙连达的专业,是以他也没多说。
  “这两万块钱你拿着。老师这会手上也只有这么多……”
  孙连达和方逸聊了一会之后,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两叠钱,开口说道:“你有雕刻的手艺,如果碰到合适的木料可以买下来,这几年黄花梨的价格涨得比和田玉还快,倒是可以收藏一些精品……”
  孙连达知道,方逸在买了那些房子和那块罕见的原石籽料之后,手上应该没什么钱了,俗话说穷家富路,出门在外男人身上不能不装点钱压身的。
  不过孙连达和余宣还有自己的学生赵洪涛不同,那二人是以藏养藏,时不时会出手一些自己收藏的精品,由于两人眼光独到,所以赚取的利润很是惊人,往往是当年收购藏品的数倍甚至是数十倍,所以他两人都是不差钱的主。
  但孙连达在收藏上,却是个只进不出的貔貅性子,只要被他看上并且收入囊中的好东西,一准就不会出现在市面上了,这数十年孙连达光是投在藏品上的钱,怕是就有六七百万了。
  这六七百万里面,孙连达的工资只占了很少的一部分,大部分还都是儿子给的,只不过老师给弟子社会实践交学费的钱,孙连达却是不好意思问儿子要,所以只拿出自己积攒下来的两万块钱。
  “老师,我哪能收您的钱啊……”
  和老师相处了那么久,方逸知道孙老手上并没有什么钱,除了购买大件的物件他会伸手向儿子要钱之外,平时孙老所有的开销都是花自己的,从来不会拿儿子一分钱。
  “给你就拿着,老师平时又花不到什么钱,以后赚了钱再还给老师呗……”
  孙连达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他这辈子从来没有收过衣钵传人,眼下既然收了方逸,那就真的是把方逸当成是儿子一般看待的,因为在古代,门下弟子和师父的关系,有时候是要比儿子还亲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