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2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双方的基本情况都已相互了解,并有辅助文字资料,不需要另行介绍。于是,一上来就开始进入正式谈判阶段。
  真正谈判开始的时候,楚天齐才发现,虽然自己这方多一个人,但这对谈判没有任何帮助。而且从谈判的专业性、技巧、互相之间的配合等多方面看,立刻显出了差距,对方是标准的“正规军”,而自己这边就像是“杂处班”。
  双方就药材的质量、规格、价格、货款支付、权利义务、违约责任、争议解决方式等等方面,充分交换了意见,并进行了激烈的争辩。
  关于对药材的质量、规格,双方很快达成了共识,完全按照何氏药业要求的技术指标去执行。对于双方的权利义务、违约责任、争议解决方式这几方面,分歧也不大。双方争论的焦点,还是集中在价格和货款支付上。结果,谈了一天,也没有实质性成果。
  晚上,楚天齐将当天谈判的情况,向宁俊琦进行了详细汇报。最后,经过大家合议,对自己这方的不足尽量规避,对于在谈判中每个人的分工进行了明确定位,并就有些方面达成了适当让步条件。
  再次谈判的时候,对方发现了青牛峪乡的进步:谈判有一些章法了,尤其是人员的分工也比昨天明确多了。于是,他们对这些“外行”也更加重视起来。
  经过大大小小多次谈判,沟通,历时四天的谈判工作圆满结束,双方达成了共识。其核心内容就是:“一、质量必须严格按照何氏药业的要求去执行;二、价格略高于市场价格,大约在三个点左右;三、何氏药业到青牛峪乡收货,种植户把药材运到双方指定地点,进行质量验收;四、收货时间,根据药材成熟的时间具体确定。五、提前大约半个月,何代药业派技术人员到现场,跟进药村的生长情况,并就收购前的一些事项与合作社、青牛峪乡及时沟通。六、……”

  最后,宁俊琦代表青牛峪乡政府,何佼佼代表何氏药业,各合作社法人在合同书上签字。
  至此,青牛峪乡种植三年的药材找到了买主,并卖出了合理的价格。困扰种植户两年多的难题,迎刃而解,人们从内心里感谢乡里,也感谢宁乡长、楚副乡长。
  何氏药业的人要走了,以宁俊琦为首的乡领导在院里送行。
  临上车前,何佼佼拉住宁俊琦的手,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宁俊琦双颊飞红,在何佼佼的身上轻拍了一下,说道:“瞎说什么?”
  何佼佼松开宁俊琦的手,冲着楚天齐扮了个鬼脸,坐上了汽车。大家挥手告别,三辆豪华轿车冲出了青牛峪乡政府大院。
  送行众人纷纷离去。
  眼瞅着大家散去,楚天齐快步追上宁俊琦,问道:“乡长,何佼佼跟你说什么了?我怎么感觉像是在说我?”
  宁俊琦头也没回,说了一句:“不知道。回你自己办公室去。”然后,快步向前走去。
  此时,何佼佼临走时耳语的话,又回荡在她的耳边:“师嫂,记得给我发喜糖啊!”
  药材合作的事已经谈妥了,蔬菜收购也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接下来的几天,楚天齐重点去看了新建校舍工程与旧校舍的修缮、加固工作。工匠们做活很认真,各处负责的人也比较有责任心,尤其是乡总校校长张晓峰更是直接在各处工程现场蹲点。因此,工程进度很快。

  工程进度越快,楚天齐的心里越是焦虑,因为工程所需的重要材料——水泥,还没到位。现在各个工地用的少量水泥都是零时买的,搓砂灰、抹墙、打院面用的大量水泥,都在等县里支援的到位呢。
  为了这批水泥,楚天齐已经去了物资局四次,并且几乎每天都往那里打电话,对方总是回答“还没有”。问科长的电话,对方以“不方便”为由,也没有告诉。
  现在离月底就剩半个月了,当地的雨季马上就要来临。而且因为水泥没有到位的原因,有两个新建中心小学昨天已经停工了。时间不等人,楚天齐决定再去物资局看看,而且怎么着也得见到这个科长呀。实在不行,就去找局长,看他怎么说?
  今天,仍然是司机小孟开车,和楚天齐一起去县城。为了怕耽误事,不到六点就出发了。到县城吃了早点后,赶到物资局时,也才八点多一点。近一段时间总是来,门卫已经熟悉了这辆二一二车后,自动打开大门口挡车杆,放乡里的车进去。
  车停稳后,楚天齐从车上下来,按惯例给门卫递上了一支烟,客气的问道:“大爷,还是你当班?单位的人都来了吗?”
  门卫老头接过香烟,点着了,吸了一口,说道:“这一个月我都是白班。你是问物料科的科长啊?他没来。”
  “大爷,他什么时候来呀?”楚天齐再次问道。

  “这可不好说,有时候他好几天都不来,有时候下班以后才来。”门卫老头说着,拿过几张报纸,又说道,“看报纸吧,他要是来了,我告诉你。”
  既来之,则安之。楚天齐只好接过报纸,随便翻看着。这是一份街边小报,上面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无非就是婆媳不和,老人迷信被骗,毛驴长了三只眼之类的消息。虽然好多内容非常无聊,但也可以打发时间,楚天齐便静下心来,一个版面一个版面的看着。
  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楚天齐都快把这份报纸翻烂了,物料科科长还是没到。楚天齐觉得上午是没戏了,但还是不死心。他从门卫室出来,又去了一趟物资局的办公大楼。
  物料科科长室依然锁的紧紧的,敲了半天门,也没人答声,反而把旁边屋里的人敲出来了。
  出来的这个人,楚天齐见过,正是那次让自己到走廊等着的小眼镜男人。
  “又是你?哪有你这么敲门的?科长要在的话,能不给你开门?”眼镜男忿忿的说。
  “那他什么时候能来?”楚天齐尽量和气的说道,“我已经来了好几次了,连他的面都没见到,到不能把他的手机号告诉我?我和他联系一下。”

  眼镜男可不管对方的态度端不端正,依然声色俱厉的说道:“你以为你是谁?科长的手机号怎么能随便告诉外人?”说完,不等楚天齐回话,已经迅速回了房间,“咣”的一声,关上了门。
  楚天齐真想给这个眼睛男一拳头,不过这也就是一个想法,楚天齐不会那么做的。他现在已经是乡丨党丨委委员、副乡长,不是那个刚刚到乡里工作的乡长助理了,一年多的时间已经成熟了不少,怎么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呢?再说了,“人被狗咬了,还能反过来咬狗一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