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34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十万对于一个政府来说,并不多,但这个头不能开。梁健让卫生局再想办法,道歉赔款都行,但二十万不行。
  最后,拖了一个星期后,老爷子那边终于同意五万将这件事了了。事情要是到这里结束了,梁健倒也不用烦了。
  没过几天,这老爷子摆摊又跟城管吵起来了,这回的城管不是上回那三个。城管还没怎么样呢,这老爷子就一跤摔在了路中间,好死不死,一辆汽车过来,车子速度也快,等到老爷子和那几个城管发现已经来不及。
  这下好了,老爷子命倒是保住了,可是瘫痪了,连话都说不了,这剩下的时间都要人伺候了。

  肇事司机是个女人,当时就懵了。万幸,车子上了全险,又有行车记录仪,法官考虑实情,除了赔偿三十万外,并未女人承担刑事责任。
  可老爷子的家人不甘心,直接将老爷子抬到了市政府门口放着,拉了横幅,要求市政府承担主要责任,赔偿八十万。
  白底红字的横幅,影响太恶劣。才不过两个小时,‘政府门前横白幅,瘫痪老人理谁还’的新闻已经上了江中有名的几个论坛。甚至,已经开始有省城官员关注这边的事情。第一个给梁健打电话的是姚松。
  两年过去,省城里的旧人早就走得差不多了,如今还留在那里的已经寥寥无几。姚建因为技术过硬,所以在省公丨安丨厅混得不错。但位置一直没动,可能因为省公丨安丨厅的那个大佬对梁健的印象不好吧。
  姚松电话打来的时候,梁健正在听卫生局和公丨安丨局的人在汇报。可汇报来汇报去,他们除了喊冤就是喊冤。确实,这一次是真的很冤。可,事情到了这地步,这个哑巴亏,政府不想吃恐怕也得吃了。
  电话里,姚松开口没有寒暄,直截了当地问:“梁哥,我刚才在网上看到了永州市的新闻,说是有人在市政府门前拉了白幅?“
  梁健叹了一声,回答:“是的。“
  “怎么回事?“姚松问。
  “说来话长。“梁健说了一句,忽而又意识到刚才姚松说是在网上看到的,他忙说道:”对了,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忙,梁哥你尽管说。“姚松毫不犹豫地回答。
  “帮我在网上想办法拦截一下这个消息,尽量不要让影响再扩大了。“梁健的要求,姚松没问事情的理到底在谁的那一边就答应了下来。或许,只是因为他相信梁健。

  挂了电话后,梁健想了一下,对房间里的人说道:“事情不能再这么放任下去了,既然协商不成,那就强制手段。“
  公丨安丨局的赵全德立马就苦了脸说:“这强制的手段不是没来过,可是无论谁上前,他们就把那老头往前面一推,谁敢强来,这要是再有个不小心,说不定就是一条人命。“
  赵全德虽然是个浑人,但这话却是说得有些道理。梁健想了想,决定还是开个会讨论一下。总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了吧。
  可这个时候,钱江柳却借口要下去视察,直接走了。将这一摊子,扔给了梁健。

  梁健虽心里有气,但也不好说什么。
  会议开了一个小时,却有一半时间,是在沉默。对于门口这一家子胡搅蛮缠的,在座的这些人都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而这束手无策的原因,就是那个全身瘫痪,无法自理,无法说话的老头。
  梁健看着那一个个皱着眉头,愁眉苦脸的样子,心里就有些烦躁。本来已经收尾的一件事,怎么就成了这样?
  忽然,会议室的门被人撞了开来,信访办的小李踉跄着冲了进来,还没来得及收住步子,就慌张得句不成句地喊道:“不……不好了!出……出事了!“

  梁健心中一惊,眉头一皱,还没等他开口问到底出了什么,卫生局的局长噌地就站了起来,急吼吼地喊道:“又出什么事了?“
  “死……死了!“这信访办的小李说话都是打颤的。起初梁健以为是跑的,可此刻他看出了他眼中的惊慌。小李三十出头的模样,或许是没见过这种场面,一时慌了神,都忘了说到底谁死了。
  卫生局局长急了,一脚踢开身后的凳子,快步走到他身边,急声斥道:“把话说清楚!到底谁死了!“
  许是被他吓得清醒了,小李的声音反而流利起来:“就门口那个瘫痪的老头。“
  “什么?“这下轮到梁健惊得站了起来,他也顾不得问仔细到底是怎么回事,迈步就往会议室外走。市政府门口死了人,这可不是小事了。
  梁健前面走,后面卫生局局长拖着那个小李,急声在问:“到底怎么回事,你仔仔细细地给我说清楚!“
  小李又开始结巴了:“他……他们想往里……里面冲,门……门……门口保安拦……拦他们,结……结果也不知怎么的,他……他……他就摔下来死……死了!“
  梁健在前面虽然走得快,但也都清楚听到了。卫生局局长想上来跟梁健汇报一下,梁健挥了下手,说:“我都听见了。“
  “那现在怎么办?“卫生局局长小心翼翼地问。
  梁健瞪了他一眼,有些恼火地喊:“你问我我去问谁!本来就是一件小事,为什么会闹成这样,你就不找找自身的原因?摊贩和城管的问题,这也不是新冒出来的问题,这都已经是历史问题了。还有毛大伟,你们两个都给我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

  梁健也是有些气急败坏了,否则也不会如此失态。三年里,他几乎没有这样失态过。到了大门口,门前已经围了不少的民众,那些不明所以的人,纷纷指责着市政府的冷血无情,草菅人命。更有愤青者,已经撸起袖子,磨刀霍霍了。
  保安门一脸警惕地守在铁门后,不敢出去。梁健他们还没靠近,铁门外,那守着老人遗体哭的两个女人中的其中一个,忽然抬头认出了他们,当即就哭喊着冲到铁门边,十指扣着铁门恨不得要把铁门给扣出个洞来,好钻进来,把梁健他们扒皮抽骨,碎尸万段,以泄杀父之仇。
  “你们这些昏官!就知道残害我们老百姓!好端端的一条人命啊,就这么没有了!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你们的心怎么这么黑啊?我们不过就是个穷苦的老百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啊!我爸他做错了什么啊!你们的心要这么狠?这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这撕心裂肺的哭喊,那恨不得寝皮食肉的眼神,就连梁健都有一瞬间,以为自己真的是像她所说的那么罪大恶极。
  女人的哭喊迷惑地不仅是梁健,还有门外那些近百个围观群众。当即就有人高声骂了一句狗官!话音一起,跟风之人纷纷而起,一时间,门口就是一声接一声的狗官,一声高过一声。
  梁健心像是绑了千斤巨石一般沉重,他连忙让郎朋带人过来,起码要保证这里的情况不会再恶化。这个时候,梁健忽然又对钱江柳恨了起来,在这个时候他自己出去也就算了,还把赵全德和一部分公丨安丨人员也带走了,这不是存心想要让他难堪吗!
  郎朋来得很快。一听到警车的声音,外面的人情绪就更加冲动了。梁健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自己再不出去,恐怕这件事会更恶化了。
  日期:2015-11-06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