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9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守在了许老宅子门口,一直到太阳正高,一老头一熊孩子方才醒来,隔壁的妮子过来照顾他们生活,给做了米豆腐,酸汤的,我和屈胖三各吃了三碗,搞得许老都没吃到啥,气得胡子直抖,大骂着将我们这两个蹭吃蹭喝的家伙给赶出了家门。
  离开了敦寨,我们坐班车前往县城,然后又前往栗平机场,飞往南方省的白云机场。
  紧接着又是各种手续,前往港岛明珠。
  我们需要从明珠转机,前往宝岛。
  因为事先有过联系,所以我们抵达明珠之后,没有当即前往宝岛,而是前去深水湾拜访李家湖。
  李家在香港是大户,最辉煌的时候,曾经能够挤入前十的财富榜,不过随着李老爷子的故去,下面子孙分家产,就慢慢分家了,现如今李家湖在香港主营珠宝、物业和的士公司业务,在几个叔伯兄弟里面,算是还不错的。
  李家老爷子下面,最厉害的要属他叔叔李隆春,此君在港岛的金融股市呼风唤雨,人称风扇李,最为出名的,恐怕要数与女星瓜尔佳氏的绯闻和高尔夫球事件。
  不过逝者已矣,不谈过往,但这李隆春有个儿子李致远,却正是寨黎苗村血案的幕后凶手许鸣。
  我第一次听到换魂一说,才晓得这李致远就是许鸣。

  李家湖家位于深水湾的豪宅区,是一处三层楼的大别墅,这地方在寸土寸金、一百平都能够称得上豪宅的港岛来说,算得上是很厉害的房产了。
  我们出了机场,便有人过来接我们,这人是李家湖的保镖,跟我们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路上闲聊,听他介绍起港岛的诸多风景和地标建筑,倒也不无聊,随后抵达了李府,李家湖和他的夫人coco亲自过来迎接,十分热情。
  大家一起用晚餐,我与李家湖谈及了前往寨黎苗村时的见闻,谈及雪瑞可能借助地下通道逃生,不过到底还是有一些麻烦,未必想着能够回返而来。
  李家湖表示理解,而他的夫人李太则央求我们,说能不能帮忙找找雪瑞,让她赶紧回家来。

  我摸着鼻子,说这事儿啊,倒也不是不可以……
  李家湖见我为难,便岔开了话题去,然而李太coco却有些不依不饶,对我说道:“你是陆左的表弟对吧?”
  我纠正,说是堂弟。
  李太说不管是什么,总之我家雪瑞变成这个样子,陆左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作为他的堂弟,怎么着也得帮我们把雪瑞找回来吧?
  呃……
  关于我堂哥的情史,我这边是比较尴尬的,一方面“师有事弟子服其劳”,事关陆左,我肯定不能置之事外;但另外一方面,陆左的感情纠葛,这种事情我无论是作为堂弟,还是徒弟,贸然插手的话,又有些不成体统。

  犹豫了一下,我对她说道:“李太,这件事情我肯定管,不过目前有个情况,那就是得尊重雪瑞的意见,我帮忙打听一下,回头答复你,好么?”
  李太还是不满,回头对李家湖说道:“我听说致远那边做得挺不错的,认识很多师傅,要不然我回头找他过问一下?”
  李家湖一下子就发了脾气,瞪了她一眼,说你提他干嘛?我不是告诉你,以后不要跟那小子有任何来往么?
  李太一下子委屈极了,说你是说过啊,但我问你原因,你又不肯说——人家致远对咱们家挺不错的,这些年来懂事多了,嘘寒问暖的,而且人家的名气那么高,将你小叔生前的财产全部都捐给了基金会,你看看圈子里面,哪个谈起他来,不是竖起大拇指?
  李家湖恼了,又不愿意说出那残酷的真相,只有板着脸说道:“反正我就是那一句话,日后你不要跟他有任何往来,懂?”

  李太被这么一训,顿时就觉得没有了面子,也不跟我们打声招呼,气呼呼地离开了。
  瞧着李太气呼呼地离开,我有些内疚,说李生对不起啊,早知道不来了,惹得你们夫妻不和睦……
  李家湖叹息了一声,说唉,她以前的时候可不这样,这些年来辞了工作之后,天天跟一帮小姐太太混在一起,沾染了太多的臭毛病,自以为是惯了,我也懒得管;随她吧,不谈这个,对了,我听说你们后来还去找了上帝军那两兄弟?
  这消息应该是王伟国那边透露的,我也没有多说,只是说毕竟事情涉及到那么多人的性命,我们就顺道过去看了一下。
  李家湖问结果呢?
  我把屈胖三的处理方式跟他谈及,李家湖点头认同,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既然这件事情没有涉及到他们,那也别大肆牵连,行事得有礼有节——对了,陆言,我忘记问了,你有没有女朋友?
  呃?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
  我瞧见李家湖一副要跟我介绍女朋友的架势,赶忙说道:“有,有的,雪瑞还认识……”
  听到这话儿,李家湖一脸遗憾,说可惜。
  我说怎么了?
  李家湖说你这小伙子不错,我觉得若是雪瑞能够跟你谈一谈,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我慌忙摆手,说李生你可就饶了我吧。
  废话,不管怎么说,雪瑞毕竟跟陆左有着一段感情,如果他们阴差阳错成了姻缘,那可就是我的堂嫂、师娘,我这儿再惦记,那可是大不敬。
  想起陆左的威势,我顿时就一阵心头发憷。
  李太离去,我们又聊了一会儿,李家湖知道我们要去宝岛,答应帮我们办理相应的手续,我又嘱咐他别把我们的消息告诉任何人,他也答应了。
  我们当夜就住在了李府,这豪宅装修堂皇,那大床叫做一个软。
  结果睡到半夜的时候,屈胖三却一下子就爬了起来,将我给拍醒:“陆言,起来,有情况……”
  我睡得迷迷糊糊,问啥事儿?
  屈胖三拍了一下我,又跑到了窗子边去,压低着声音说道:“你不来看是你的损失啊?”
  我一听这话儿,就知道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便翻了一个身,瞧见那小子蹲在人家的窗沿上瞄着,也不知道在干嘛,因为喝了点洋酒的缘故,我的脑子晕晕的,不想动弹,说到底啥事儿?

  屈胖三大概是瞧完了,回到了床边来,跳上松软的大床,说道:“我刚才看到李太了。”
  我说这不是废话了,这是人家,你看到她不是很正常么?
  屈胖三说刚才有一个年轻男人送她回来的,两人举止很是亲密,分离的时候还蹭了一下脸呢——哎哟,我跟你说,别看雪瑞的妈妈四十来岁了,还挺有风韵的,保养得当,就像三十来岁的少丨妇丨,跟那男人的亲昵劲儿啊,啧啧,我怎么感觉这两人有一腿啊?
  啊?
  我的睡意消减了一点儿,说什么情况啊,不可能吧?
  屈胖三说刚才让你来看你不看,现在人家都走了,你还来质疑我,有意思么你?
  我说不可能,人家李生李太挺恩爱的,不可能出轨;再说了,就算是李太跟你说的那男人有一腿,也没有必要在大门口这儿那般招摇,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你肯定是想多了……
  屈胖三翻了一下眼皮,说大人我阅人无数,怎么可能错?
  日期:2016-03-21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