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2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话确实是实话,虽然她是个水性扬花的女人,但她对黄敬祖还真没的说。为了他的事,一直也是勇往直前、建言献策,虽然有时经常帮倒忙,但本心却是为他好的。黄敬也不得不在电话这头“嗯”了一声。
  她叹了口气说道:“我确实没有想到姓楚的能这么轻松脱离困境,但如果没有别人帮助,恐怕他现在还被纪委关着呢?更没想到他会因祸得福,纪委大佬都会给他帮忙?”
  “谁让人家有有钱的亲属呢?”黄敬祖颇为无奈的说道。
  电话里传来“咯咯”的笑声:“老黄,你太单纯了?还什么有钱的亲属呢?那都是忽悠你这样的善良人的,其实给他手机的另有其人,而且你也认识,你猜一猜。”
  “是吗?”黄敬祖颇为疑惑,在大脑里把自己认识、楚天齐又关系好的人过了一遍,也没找到符合这个既有钱又和楚天齐关系特近的人。于是,急道,“行了,别卖关子了,你就说吧,到底是谁?”
  手机里传来四个字:“欧阳玉娜。”
  “什么?欧阳玉娜?这不可能。”黄敬祖摇着头否认,虽然对方看不到他的动作。
  “千真万确。”手机里又传来了四个字。

  刚才黄敬祖也想过欧阳玉娜,但他很快就否定了。因为他认为欧阳玉娜和楚天齐的关系还不至于让欧阳玉娜送这么贵重的东西,而且欧阳玉娜也没有充足的理由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如果实在要说理由的话,只能说是欧阳玉娜在贿赂楚天齐。但这种说法明显有些牵强,因为记者虽然需要在报上发表文章的素材,但楚天齐更需要被记者宣传,应该是他给她送礼才对。那么只有一种解释,欧阳玉娜想插手楚天齐分管的项目。但这样的话,纪委怎么反而能让楚天齐过了关,这也真是见鬼了。

  “想不通,理由呢?我认为有几个不可能……”黄敬祖对着电话讲了起来。
  黄敬祖刚说完自己的论点和论据,电话里就传出了她的声音:“老黄,如果我告诉你两件事的话,你就能想通了。第一,欧阳玉娜家很有钱,一万块钱对于她来说可能就相当于我们的几十块钱。第二,欧阳玉娜在给楚天齐做证明的时候,是以女朋友的身份做的。”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黄敬祖被她的信息惊住了,“那为什么牛正国不直接说是女朋友送的,还说是有钱亲属给送的。”
  “至于我怎么知道,现在不能告诉你。不是不信任你,而是确实现在不方便说,请你理解。”她的声音很平静,听的出来,和黄敬祖惊讶的声音形成强烈的对比反差,“牛正国之所以不实话实说,很好理解。因为省纪委领导、市纪委书记都是欧阳玉娜找的关系,那牛正国做为县纪委的小干部自然要听命于这些大神领导,在这件事上也就是要尊重欧阳玉娜的意愿。你说对不对?”
  黄敬祖不加思索的道:“是这么个理。”
  “你想啊,欧阳玉娜是记者,她的工作性质就是走南闯北,这也决定了她能见多识广和开放的性格。而且她的家庭又是那样的富足,那个小妮子长的也很妖媚,她的身边自然也就吸引了一批想吃腥者。可是她什么样的男的没见过?有钱的、有权的、长的帅的、那些方面突出的,应有尽有。但好东西吃多了,也会腻。”说到这里,她“咯咯”的笑了几声。
  她继续说道:“所以,她就开始寻找刺激,比如像姓楚的那样的,仕途刚刚起步,年龄也正当年。这样的男的,既需要有人帮衬而飞黄腾达,也需要男女愉悦之事,两人自然一拍既合。只是,像这种有钱家的女子,怎甘心一棵树吊死,她自然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名花有主,那么她示意纪委掩饰这种关系,也就顺理成章了。”讲到这里,她停了下来。
  听到对方这环环相扣的分析,就像她亲眼见到似的,让黄敬祖惊叹不已。同时他又觉得不真实,但事情似乎又合情合理。又仔细琢磨了一遍她刚才的分析,黄敬祖找到了自己觉得不真实的理由:是自己离富人的生活太远了,所以才不能够深刻理解他们的那种奢侈,甚至荒*的生活。大概这就是富人与穷人的一个区别吧,他信服了她的分析。

  她的分析显然与事实是不符的,她之所以通过一些现象得出这样的结论,主要是因为她是基于自己的心理认知,才得出了这些看似合理、实则荒谬的解释。正所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认同了她说的事,黄敬祖以忿忿不平起来:“这样的话,姓楚的小子不是因祸得福了吗?这还不是拜你所赐吗?”
  手机里传来对方的一声叹息:“唉,老黄,你现在不要纠结是谁举报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正确判断和评估这件事情。表面看那小子得了便宜,其实也不尽然,得与失是辩证存在的。如果细细算来的话,也许他还吃亏呢!”
  听到她的怪异论点,黄敬祖对着电话,没好气的说道:“愿闻其祥。”

  她倒没有因为他的腔调说什么,而是不厌其烦的为他解惑:“通过这件事,那个小子的身后,一下子多了省纪委的领导,还有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可能还有人们没看到的关系。似乎他一下子风光无限,前途不可限量,这是一般人的普通想法。其实并不尽然。”讲到这里,她停了下来。
  “有什么你就说。”黄敬祖被她的做法调起了胃口,忍不住说道。
  “你想啊,那个小子临时得到的这一切,都是基于那个小狐狸精现在对他还感兴趣。如果哪天她把那个臭小子玩腻了,随便一甩的话,那么那些大佬还会给他站台吗?尤其如果她对他厌恶的话,那些捧臭脚的领导,很可能就会对他反感至极。所以,他现在的风光究竟是福是祸还不可知。”她笃定的说道。
  黄敬祖提出了疑问:“这只是你的假设,假设她甩了他的情况。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他不是就会借大光了?”
  “可能他会借大光,但却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我们先不去说它。”她冷静的说道,“不过,从目前来看,对他不利的现象已经显现出来。现在他能很快化险为夷,让大家赞叹的同时,也知道了他有关系,大家就会认为和他不是一路人而疏远他。并且因为他的事,市纪委的金主任被勒令降职降级退休,足见他的阴狠,大家就会防着他。这对他应该不是好事吧?那他究竟是得还是失,不就一目了然了吗?还有……”

  听着她的长篇大论,黄敬祖不得不叹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他的心里不免疑惑:这还是那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吗?她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难道都是那个所谓的“老师”教导的吗?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让他对她如此的上心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