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9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起来他是跟许老有些话儿要说,我便不再在这儿当电灯泡了,于是出门离开。
  这回有了地遁术,我倒也用不着骑乘别的工具,于是一路遁走,那直线距离并不算远,故而走走停停,半个小时就回到了家里。
  对于我的突然回归,母亲表现得十分高兴,马上打电话,叫在镇子里赶场的父亲多割了两斤肉回来,还叫买一斤排骨。
  她今天给我做排骨炖土豆吃。
  不过让我感觉到有些意外的,是她并没有问我这次去办的事情顺利不。
  毕竟我当初离开儿的时候,是说帮那马局长处理一件事情,如果成功的话,他就会出面,帮我特招进公丨安丨局里面去当丨警丨察。

  结果我这次回来,他一句话都没有提。
  一开始我还没有怎么注意,等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母亲也没有唠叨这事儿,跟没有老生常谈地问及我的感情问题,我顿时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她不是忘记了,而是根本不想提起来。
  席间她几次欲言又止,我问她干嘛,她都没有说话,说没什么。
  一直到我晚上洗过澡之后,回房睡觉,这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的时候了,母亲敲响了我房间的门,问我睡着了没有。
  我开门,说啥事?
  母亲指着旁边的父亲,说你去院子门口站着,别让人进来。
  父亲老实,点头离开,而他走了不久之后,母亲低声说道:“妈有件事情要跟你讲,不过这事儿你得跟我保证,一定要烂在肚子里,别跟任何人说起,知道么?”
  我瞧她说得严重,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妈,你讲。

  母亲下意识地左右看了一下,然后递了一本存折给我,我讶异,说你这是干嘛?
  我把存折接过来,打开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里面有一百万。
  看到这一连串的0,我抬头看向了母亲,说这怎么回事?

  父母那儿到底有多少积蓄,我虽然从来没有问过,但却也知道老两口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存下什么钱,这一百万,对于他们两个来说,这辈子都弄不来的。
  母亲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低声说道:“你哥哥来过了。”
  我一愣,说啊?
  母亲以为我没有听清楚,说你哥陆默回来过了,就在一个星期之前。

  我双目圆睁,伸手抓住了我母亲的肩膀,说你说真的?
  母亲指着存折,说这钱就是他给的。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小心翼翼地问道:“他都说了些什么?”
  母亲告诉我,说我哥回来过一趟,看了她和父亲,期间还问了家里的存折号码,又打听了一下家里这几年来的事情,然后连一夜都没有歇,就离开了;结果回头没两天,我父亲那存折去信用社取钱的时候,一查,自己个儿也吓了一大跳。
  我说他没说自己这么多年都干嘛去了么?
  母亲说他讲了。
  我说干嘛呢?
  母亲说:“他说他的确去了那个外国,后来碰到了一个老板,就跟着老板一起跑生意,结果有一回出海,老板给海盗弄死了,他却流落荒岛,遇到一个人,跟那人学了些本事,后来又碰到国家大使馆的人,本来想回国,结果被招募到部队里面去了——他说他现在是国家秘密部队的人员,这一次是偷偷回家的,不准我们告诉别人……”
  我一脸诧异,说这些都是他告诉你的?
  母亲点头,说对,他说他现在的工作特别危险,我问他能不能不干了,咱在家安安稳稳的,他说不行,都签了合同的,如果不干了,就得以叛国罪论处;我一听,想着还是算了吧,哪天要是能够调回国内了,说不定能够当一大官儿呢……
  瞧见母亲满脸憧憬的样子,我一下子就犹豫了。
  我不知道该不该跟她说,我大哥陆默,他极有可能是一个正在被通缉的杀人犯。
  我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将这个残酷的现实说出口来。
  父母一辈子都在田里面刨食,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没有见过什么人,而我哥却找到了一个好说法,讲自己是什么国家秘密部门的人员,弄得挺神秘的,将自己这五六年来的经过全部都给遮掩了过去。
  父母在家,整日看些抗日神剧、谍战剧,似懂非懂,却也愿意相信了,但我不同。

  且不谈我在外面混了那么多年,多少也懂得一些人世险恶,就光说我这一年多来的奔波历程,也绝对不愿意把人往好处去向。
  我哥消失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给家里面打过一次电话,写过一次信。
  他这么多年来,到底经历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我也不知道,但我却知道张家界索溪峪血案之中,有一个凶手长得跟我十分相像。
  有人怀疑是我哥陆默。
  事实上,如果我哥没有回家的话,我觉得这事儿根本不可能,然而偏偏在这风口浪尖,他居然回到了家里来,并且还打了一百万的巨额资金给了我父母,这事儿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当然,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我也不好断然就把我哥往坏人堆里推去,毕竟有陆左这件事情摆在这里,我也不可能太信任官面上的那帮人。
  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一下母亲,说这件事情,到我这里,就为止了,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母亲说这个我当然知道。
  我又说道:“妈,家里面缺钱,从我上次给你的那里用,我那钱来路正,名正言顺,但是哥这钱呢,你扔在那儿,当做不知道,也别用,知道不?”
  我母亲说你们的钱,我帮你们存着娶媳妇用。
  我说我的钱,你们随时用,我这里有,不过哥这件事情,就打住了,千万不要再谈起。
  母亲瞧见我讳忌莫深,心头一下子就起了疑惑,说老二,你是不是觉得你哥说谎呢,他其实不是国家秘密部门的人员,对吗?
  我一愣,说你为什么这么说?
  母亲说你哥读了个中专就出去了,一没技术,二没文凭,我可听别人说了,现在国家那里招人可严格了,条件太高了,听说当和尚念经,都得有大学文凭……
  呃……
  好吧,妈你赢了,是在下输了。
  母亲是憋在肚子里难受,跟我说过之后,便轻松了许多,没有再多聊,让我安心歇息。
  次日清晨我醒来,吃过了早餐之后,便跟母亲告别了,对于我的离开,母亲有些悲伤,说你哥一去那么多年才回来一次,你这天儿天儿的,到底溜达晃荡,也不找份工作,干点正经事儿,别说你哥,我觉得你都不像是什么好人了。

  我一脸郁闷,我母亲说得没错,若说吃斋念佛,我这双手早已沾满血腥,算不得什么良善之辈了。
  不过我能够停下来么?
  不能,我若是停下来找份安安稳稳的工作,你那儿媳妇可就飞了去。
  有过虫虫这样的女朋友,你叫我再找个邻村小花、小翠儿的媳妇,我宁愿这辈子打光棍得了。
  我也是好说歹说,将我母亲的泪水给止住,然后出了门,一路上也是避开了别人的视线,然后溜达到了敦寨。
  日期:2016-03-20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