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的等待----我们迎来了幸福[GL]》
第710节

作者: 琴间的律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3-18 17:22:10
  今天就这么逗皮蛋了,哈哈,笑死我了!不过不是花,是鸡蛋仔。我买了一包回来,她看见马上扑过来,我老吊着她胃口,最后她抓狂了,开始傲娇不理人,我哄了她,她还矫情的说了一句:“好吧!给你面子,不过你要喂我吃。”
  我去!姐我被自己套了!作死!
  文文
  日期:2016-03-18 21:15:45
  臭馒头,看看你那衰样,简直和图片一个模样,有过之而无不及呐……我真爱死那画画的作者了,膜拜……ˊ_>ˋ
  强调!再强调!白色哈巴狗就是李曼文,我就是那帅气的哈士奇,嗯,都懂了哈……
  日期:2016-03-18 21:36:27
  这几天小宝都在闭关练琴,四月就要去东欧巡演了,这次的演出她很重视,坚持每天练四到七个小时,吃得也很少,像着魔了,我在书房给她铺的小地毯也越来越厚,因为她喜欢光着脚无拘无束的练习,但这几天很潮湿,怕她脚底入风了。现在听着她美妙的琴声从耳边传进心里,暖暖的,可能你们会觉得听她一整天就重复拉这几首会很闷,可是,我反而越听越喜欢,越听越有味道和感觉,真想把她拉的录给你们听,让你们知道,她是多么的优秀,可是还是犹豫了,就留下遗憾美吧,让六年楼能更长久的在这里扎根……

  我好想陪你一起去……
  日期:2016-03-19 22:24:53
  小文文番外
  ------------------------------------
  我和郑天希的八字天生就不合,不把对方损死绝不罢休,闹完后那是个畅快淋漓啊,感觉腰不酸了,腿不疼了,吃嘛嘛香了,这是老天爷给我俩留下的一个“怪病”,没治了!

  像皮蛋说的,我俩咋闹也不会闹翻,那次是个爆发点,我承认我小嘴贱过头了,说完后真想抽自己两嘴巴子,可是姐姐我是个爱面子的人呐,道歉说不出口,看着稀饭那想杀了我的眼神,我也被气到了,当时心里还对着她大骂:“臭丫头,至于吗?姐我这么紧张你难道你瞎了眼?以后再也不多事去惹你了,滚犊子。”
  从没这样闹翻过,别扭死姐了,心里拧吧拧吧的,回到宿舍想说话,但得死忍着,心想:“切!俺就是不说话,装清高给你看,看你啥时候主动求我。”,可是对方也是个爱作的忍者女龟,人家比我还清高,屁也不放一声,接着我就和她扛上了,在宿舍也半字不吭,僵尸脸,死鱼眼,只用耳朵听姐妹们说话,有时听见她们聊的话题很想插话,可是又不能破了这道气,心痒得啊,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去了隔壁宿舍,对着那几个同学“机关枪扫射”,不带踹气不带换气的说了很多很多话,说完后,那几妞都傻愣傻愣的看着我,嘴巴一致张开,动作一致定格,最后被我吓得不轻的问我是不是有病,我气愤说我没病,我就是想找人说说话,我感觉我半个世纪都没开口说过话了,口都臭死了。再最后,从第一天她们勉强听我唠叨,到第三天直接把我撵出去,被列入了黑名单,见了我像见鬼似的,没见到其人听其声就赶紧把门上锁了。

  那天在饭堂吃饭,老大和二姐说着笑话想我俩开心点笑笑,可是,可是那笑话真是烂毙了好伐?(写了肯定会被打了!)听了像白开水一样。气氛很安静时突然听见了一声脆响,大伙儿整齐看向皮蛋,再看着那块长得很丑的骨头(学校饭堂很抠,排骨几乎都是很少肉的,骨头超大),接着又看回皮蛋,你们都不能想像当时她的惊恐样,她像要被杀头的恐惧表情看着我们,特别滑稽, 拿着筷子的手竟然在抖,小样她是有多害怕现在的气氛啊?胆儿都吓飞了,我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而同时稀饭也被惹笑了,我俩还默契地伸着筷子去替皮蛋夹,本来我想让让她的,可是看她那和我较劲的死样,姐我又不淡定了,抢!

  突然老大双手用力拍了一下桌面站了起来狠狠地骂了我们,这回轮到姐被吓到半死,稀饭也吓愣了,她们走后我和稀饭的表情和动作僵硬得一动不动,只有眼珠子在对看。
  “都是你!都是你不好!”妈呀,忍者女龟终于对着我骂了,而且满脸憋红。
  “郑天希,你给我记着!今儿个是你主动和我说话的,是你!”俺心里可乐呵了,装着酷双手抱臂拽拽的朝她说着。
  “你~你~你幼稚!”哎哟,我的话气得她咧,嘴唇和下巴都在颤抖,气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哈哈!
  “我就是幼稚又咋地?你咬我啊?”能又和她吵了,心里舒服多了,证明她憋着的气终于释放出来了。

  “你就是一只母老虎,老犀牛,母豹子,你就等着这辈子嫁不出去吧!”她站了起来指着我嚷着后气愤的大步离开,隔壁桌的都看了过来。
  “哈哈~我谢你的祝福~”我也朝她后背嚷着,接着胡乱地大口扒着盘子里的饭吃着,抬起头鼓着嘴嚼动着的时候,很多双目光直呆呆的看着我。
  “看什么?没见过人吵架啊?”激动地边说边喷着嘴里的饭,表面气愤,可心里比冷战的这几天舒爽多了。
  日期:2016-03-19 22:26:36
  回到宿舍,很安静,有点习惯了,可是觉得我再不哼句声实在对不起无辜的姐妹们,可是说些什么好呢?她们都躺在床上看书或看杂志,我现在好不好打扰?犹豫的来回走着。

  “咳~~这个~~今天的天气很不错哈,晴空万里的,天很蓝呐~~”手掌揉搓烂了才想着说些什么,娘的居然冒汗了。
  “李曼文,能说点有营养的不?”还没抒发完,被曲小二打断了,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嫌弃啊,没等我说话都笑了。
  “哈哈,睡觉。”皮蛋没眼看的躺下赤裸裸的抱着她家的睡了。
  “你们不是想我说话么?哀家都发话了。”我尴尬的脸红了。

  “我们习惯你俩不说话了,那就不用说了哈。”老大也躺下了,我知道她们都是故意的,气死我了。
  “你们不喜欢我说话了,我偏说。”这句话不是哀家说的,是那个郑稀饭,她嗖地坐了起来对着杂志大声快速的念了起来。
  “愣着干嘛?说话啊!我俩再不说话人家都把我俩当透明了,从此再无地位,都是你给害的。”稀饭朝我大声嚷嚷。
  “这么凶干嘛?温柔点会死啊?”我被她整懵了,愣了一下后嚷回她,不过赶紧随手拿起一本书,跟着她大声念起来。
  “你俩幼稚鬼~~~给我回床装死去~~~”好惨,同时我俩被她们毫无情面的仍书了。不过现在回想,我俩真是够弱智的,我也好嫌弃我自己,都是被郑天希给感染的。

  后来的两天,我俩也不爱搭话,但会时不时拌嘴了。到了第三天,二姐跑来琴房和我说天希被人欺负了。
  “啥?她怎么那么窝囊不和她们吵?人在哪里?”我着急的收拾好圆号。
  “就在学生会的会议室里,老大也在那里劝架了。”二姐说着拉着我往琴房跑。
  去到会议室,一片吵嚷声,稀饭和老大被几个女孩围着吵。
  “干嘛呢干嘛呢?你敢再靠近她俩试试?”我冲过去站在她们面前,那几个女孩是别的系的,也在学生会工作,冤枉稀饭暗中操控选票,可是我们知道她绝对不会做这么龌蹉的事。
  “别以为你高就和我们大声说话。”一女霸王仰起头朝我大喊,这话也忒搞笑了。
  “我就那么大声说话了,怎么地?你欺负我姐妹我绝不饶你,再说你哪只眼看人家做这些事了?有本事拿证据来再大声嚷啊。”我真想掐死她,一步步逼近,她胆却的后退了。
  “就是,口说无凭,别血口喷人,还是学生会的人呢,怎么这般素质。”二姐也气愤了,不过怕我们打起来,拉着我胳膊让我别冲动。
  “你们再吵我就和书记报告去,这次的选票是公平公正的,当时书记也在场,你们几个没来也不能乱错怪别人啊。”老大也忍不住大声说话了,她们嚷了几句后离开了会议室。
  “我说你猪头啊!你不会反驳啊?傻愣的站着被人骂,怎么对我就像只母狮子?太可恶了。”我气得上前用力摇晃着的稀饭的胳膊,她突然把我给抱住了,哭了,接着好狠地在我脸上咬了一口。

  “这辈子我就爱和你吵,你别想离开我了。”此女娃已经哭得没形象了,鼻涕擦在了我的肩膀上,可是人家好害羞的说,咋觉得这话那般暧昧呢?是被她的话感动还是她被欺负了心疼才红了眼?哎,俺也说不清楚。
  好了,最后不用说,我们和好了,还是和以前闹腾,而且她争气的拿了奖。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