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7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6-19 00:04:11
  (正文)
  哈尔西无比崇敬和信任的金梅尔上将并不是不知道现场的状况。此时此刻,他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心爱的舰队被敌人狂轰滥炸,站在他身旁的是邻居、第十四海军军区参谋长格雷斯.厄尔上校的太太。这位夫人哪壶不开提哪壶地对告诉金梅尔:“将军,鱼雷好象击中了‘俄克拉荷兰马’号。”“是的,我也看到了。”金梅尔面无表情地回答说。厄尔夫人记得清清楚楚,那个时候“他目瞪口呆,面孔煞白”。第十四海军军区情报参谋梅菲尔德中校这时也穿着睡衣来到了寓所后院的草坪上,用望远镜了望港内发生的情况。

  已经与金梅尔约好一起打高尔夫球的夏威夷陆军部队指挥官肖特中将此时已经换好了球衣,正站在谢夫特堡的寓所门口仰望着天空,这里可以听到远处传来飞机的引擎轰鸣声和低沉的爆炸声。
  当金梅尔来到设在珍珠港潜艇基地的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时,他的那支舰队的主力已基本被击沉或击毁——八艘战列舰中的“亚利桑那”号、“俄克拉何马”号和“西弗吉尼亚”号已被击沉,“加利福尼亚”号正在徐徐下沉,“马里兰”号、“田纳西”号遭到重创,“宾夕法尼亚”号搁浅在船坞中,剩下的“内华达”号也在熊熊燃烧,看来也没什么指望了。
  突然一颗五毫米的子丨弹丨穿过窗玻璃打在了金梅尔的胸部,周围的人都吃惊地冲了过去。但那颗子丨弹丨穿过玻璃之后显然已成了强弩之末,又正好打中上将口袋里的眼镜盒,将军并没有受到伤害,子丨弹丨只是在雪白的衬衣上留下了一个黑点。目光呆滞的上将连胸口的弹痕都没有去拍一下,嘴中只是喃喃地说:“但愿这颗子丨弹丨能够杀了我,那真是太仁慈了。”尽管他非常渴望之后能有机会复仇并洗涮耻辱,但他非常清楚自己今后的命运,在经过这一次毁灭性的打击之后,他身为太平洋舰队司令官的军旅生涯将会戛然而止。

  渊田中佐的第一波攻击持续了四十五分钟,日方仅损失飞机9架。其中战斗机3架、俯冲轰炸机1架、鱼雷机5架。8:25,取得赫赫战果的第一波攻击机群开始从容不迫地返航。他们先到瓦胡岛西侧的卡埃纳角集合,然后在一起向北返回航母。先飞到西侧的目的是避免敌机可能的跟踪,从而暴露主力舰队的具体方位。不过事实上美国毫无准备,刚才的打击使得他们根本不可能对第一攻击波的返航机群进行跟踪。

  第一轮空袭结束之后,珍珠港内出现了片刻的宁静。海面上立即出现了几艘周围和顶部涂有红十字标志的白色医疗船,全速冲向那些还在燃烧的舰船,去强救那些在海水中苦苦挣扎的伤员、落水者以及舰船上的幸存者。“索拉斯”号医疗船上的军医凯文.道格拉斯在回忆录中写道:“这段难挨的时间似乎比一生都要漫长。黑色、暗红色、蘑菇状的滚滚烟尘不断喷向空中,在它的笼罩下,到处都充满了辛辣、恶臭、呛人的难闻气息。我想,传说中的地域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此时的珍珠港内,所有战舰中只有威廉.波福特少校的“莫纳罕”号驱逐舰还在高速运动,他们在港内又发现了一艘日本的微型潜艇。日本艇长正沉着地向“柯蒂斯”号供应舰发射出第一枚鱼雷,但并没有击中目标。波福特少校马上组织进攻,附近其他几艘舰艇也迅速加入了愤怒的围剿队伍。日本的潜艇发射了最后一枚鱼雷,——这种潜艇只能携带两枚鱼雷,鱼雷几乎擦着“莫纳罕”号的右舷掠过,波福特少校死里逃生。8:44,这艘微型潜艇被击沉,搁浅在贝洛兹机场外的海滩上。

  被击沉的就是凌晨最后出发的那艘故障潜艇。由于此时艇上的自爆装置受震开始启动,两名士兵酒卷和稻垣拼命地爬出了逃生口。由于在逃生过程中吸入了过多的有毒废气,两人很快就昏迷过去。稻垣在海中溺毙,不省人事的酒卷随后被检查战场的美军发现并俘获,有幸成为太平洋战场美军抓到的第一个俘虏。在昏迷的酒卷身上,美军发现了一张地图,所有的攻击目标都标注得清清楚楚,这些都是吉川猛夫的功劳。

  微型潜艇参与进攻的决心和勇气可谓大矣。但是从战役结果来看,所有五艘潜艇都没有取得战果,还差点暴露行踪导致整个行动的失败。这一自杀战术成为整个珍珠港作战日本为数不多的败笔之一,用一句中国话来说就是“画蛇添足”。
  日本国内认为参加特攻作战的十名海军官兵已悉数战死,各大媒体开始大肆狂吹“十勇士”。后来才知道有一个叫酒卷的没死,反而变成了美军的俘虏,那感觉简直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在之后的宣传中,“十勇士”就变成“九军神”了。
  那九位死不见尸的潜艇官兵随后都被追晋两级军衔,并于1943年4月8日隆重葬于东京日比谷公园,和日俄战争的广濑武夫等老“军神”葬在一起。当年广濑武夫下葬时好歹还找到了一小饭盒肉末,这几个人却连一根毛都没找到,所以只能进行所谓的“招魂葬”。
  虽然美军在战后报道了酒卷这名在珍珠港事件中俘获的日本军官,但终因总体战果惨不忍睹而未引起各界人士重视。侥幸活下来的酒卷和男少尉被送到美国东部田纳西州的战俘营关押。在去往田纳西的漫长旅途中,酒卷听到了日本海军在中途岛海战中惨败的消息,也看到了遍布美国城乡的工厂和广袤的国土。他终于明白,小小的日本还没有真正体会到美国的全部威力,中途岛一战仅仅是日本帝国覆灭的开始而已。

  1942年3月6日,酒卷在战俘营得到了九位战死队友被授予“军神”称号的消息,思想已经有所转变的酒卷并不羡慕这种荣誉,他为自己保住性命而感到庆幸。战后酒卷被遣送回国,在名古屋的一家工厂当了一名普通的机械工。工作之余他还写了一本叫《我攻击了珍珠港》的书,书中详细叙述了战时他在袖珍潜艇的经历和在美国的战俘生活。此书曾在日美两国都引起轰动。这本书老酒没看过。
  在美国遭袭十七分钟之后的8:12,金梅尔上将向太平洋舰队宣布:“日本人蓄意对珍珠港发动了空袭。”远在瓦胡岛以西370公里的默里舰长迅速通过扩音器向所有舰员通报了这一消息,同时宣布“企业”号航母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噩梦很快再次降临。8:40,由岛崎重和海军少佐率领的第二攻击波171架飞机再次黑压压地杀将过来。这一波攻击队主要是来自第五航空战队新航母“翔鹤”号和“瑞鹤”号的机组。由于组建时间短训练不够,飞行员的技术水准明显不如第一航战和第二航战。南云主要将其作为打扫战场、扫荡残舰的力量使用。编组中没有威力巨大的鱼雷机,主要是因为是没有可供使用的浅水鱼雷。
  岛崎亲自率领54架水平轰炸机直奔岛上,继续攻击希卡姆、卡内奥赫、福特机场上的残留陆基飞机。江草隆繁少佐的81架俯冲轰炸机没有特定的攻击目标,开始追逐海面上第一波攻击中幸存的舰船。近藤海军大尉的36架零式战斗机继续保持制空权,偶尔起飞的零星美军战机立即在他们的猛烈攻击下坠落。看着轰炸机忙得不亦乐乎,那些不甘寂寞的战斗机也开始在舰上或陆上寻找人群用机枪进行扫射。

  相比而言第二波攻击的难度明显加大。首先是第一波攻击造成的浓烟影响了第二波攻击的视线。其次是趁着两波攻击之间的空隙,大部分美军官兵也在匆忙中迅速就位,陆军的高射炮也开始发出愤怒的吼叫,幸存舰船的高射炮开始对空齐射,形成一道道不很密集的弹幕,这些都导致第二波攻击难度瞬间加大。加上飞行员素质的差距,第二波攻击再现第一波那样的一边倒好像是不现实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