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2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种情况下,胡小刚也就只得到乡里或打电话,追问楚天齐,关于矿泉水招商进展的情况。楚天齐只得不厌其烦的讲着说了多遍的话,这不但牵扯了一些精力,也让他担忧村民们会因为等待而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可招商又谈何容易,那可不只是上嘴唇碰下嘴唇的事,那需要企业投入大量的真金白银的。
  关于校舍新建、修缮、加固的事,也让楚天齐很是上火。乡里报给县里的报告,在前几天才有了批复,但批复的结果却不甚理想,县里答复只能提供所需的水泥。其余的诸如:木料、石料、砖瓦、腻子、涂料、人工等,只能由乡里自己解决。为此乡里开会做出决定:乡里自筹一部分、向上级相关部门和社会争取一部分。
  就因为乡里需要在校舍修缮上投入资金的事,书记、乡长还起了争执。虽然政府部门一般都是政府一把手负责财政工作,但资金整体分配必须取得领导班子较一致的认同,尤其是丨党丨委一把手的认可。因为这是原则,避免专权,从而尽量避免腐败、盲目投入的发生。当然,这样的规定,在个别地方有时也形同于虚设。
  青牛峪乡里没钱,而一些主要工作又都需要关注,所以在资金分配上就会捉襟见肘。虽然去年的乡财政储备多了一些,但有一部分被县财政扣着,至今没有完全下拨,而且今年需要花钱的地方又多,所以也是顾头顾不了腚。最后,两人各退了一步,书记大度的多让出了一块,乡长咬牙舍出了一块。
  现在向上级也争取了一小部分:教育局给了少的可怜的一小点,扶贫办给了一点儿,虽然杯水车薪,但这还是宁俊琦多方争取的结果。
  有个别当地出去发了财的人,也捐了一些,但个人能捐多少?
  今天乡长宁俊琦又去县里“化缘”了,顺便催要县里答应支持的水泥。也不知道乡长今天有收获没有?楚天齐心里没底。

  晚上,天已经黑了,楚天齐在办公室里看书,宁俊琦风尘仆仆的进来了。
  一看是宁俊琦,楚天齐急忙放下手中的书本,站了起来,说道:“乡长,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别说废话,你起来,我坐这儿。”说着,宁俊琦向楚天齐摆手,示意他让出座位来。
  楚天齐赶忙走了出来,宁俊琦直接坐到了楚天齐办公的椅子上。

  “来杯水,再给我弄点吃的。”宁俊琦擦了一下鬓角的汗说道。
  楚天齐先从晾着凉水的壶里倒了一杯水,放到宁俊琦面前。然后,说道:“乡长,我请你到外边吃吧。”
  宁俊琦“咕咚,咕咚”喝了两杯凉白开水,用手抹了一下嘴,才说道:“挺累的,不想去了,刚才小孟让我去他家吃,我都没去。再说了,就我现在这副尊容,出去吃饭也有损乡长的形象呀!就给我泡一包方便面吧。”
  此时宁俊琦满脸汗水,额头和鬓角的头发都湿得一绺一绺的,脸上也挂着一些尘土。身上穿的淡粉色蝙蝠衫也湿的一块一块,衣服里面的两个小带带也若隐若现。

  楚天齐给宁俊琦泡上方便面,又赶忙把纸巾递了过去,笑着道:“乡长,辛苦了,擦擦汗。”
  宁俊琦接过纸巾,在脸上边擦边道:“我这全是替你做的工作。你倒好,坐在屋里,品着茶,看着书,潇洒自在。”
  楚天齐“嘿嘿”一笑:“乡长,您这叫体恤下属,以后我会好好报答你。”
  “去你的,得了便宜还卖乖,顺便还占人家的便宜,谁要你报答。”宁俊琦娇嗔道。
  “不用报答?那我就不客气了。”楚天齐疵牙笑着,问道,“乡长,今天有收获吗?”

  宁俊琦长舒了一口气,说出了四个字:“喜忧参半。”
  楚天齐坐在宁俊琦对面的椅子上,竖起耳朵,做好了倾听准备。
  “今天去县政府,已经拿到了县长亲批的水泥条,但是县里水泥紧张,需要我们自己时时跟催。去化缘也没结果,对方都是笑脸相迎,嘴上说的也挺好,就是没钱支持。”宁俊琦说道,“我是被你当傻小子用了,到处去‘碰壁’。”
  “乡长,我刚才已经说了,您这叫体恤下属,而且你有这个能耐。要是我去的话,还真办不成,不说别的地方,最起码教育局就不行,那个局长看见我就跟见到仇人一样,真不知道那里得罪了他。其它的单位我也没这个面子,谁会在乎一个穷乡的副乡长?”楚天齐煞有介事的分析着,“你就不同了,你是从省委组织部来的,谁能不给你面子?”
  “哦,你是说我靠着省委组织部的招牌唬人?”宁俊琦反问道。
  楚天齐摇着双手道:“你误会了,我刚才没有说全。我是说你天时、地利、人和都占了。天时就是指你来自省委组织部,自然给人背景深厚的印象,对方一般会给你面子,不会没事得罪你。地利是指你是全县最年轻的乡长,还是女乡长,玉赤县全县女干部本身就少,像你这样年纪轻轻就是正科级的女干部更是凤毛麟角,因此前途远大。人和主要就是指你在相关部门、重要领导那里人脉极广。”

  “你小子倒是能言善变,巧舌如簧,就是没用到正地,我说不过你。”宁俊琦“哧哧”笑着,然后转移了话题,“校舍修缮工作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新建、修缮、加固所需的砂石料已经全部到位,砖瓦已经运输到现场,所需木材也到位了百分之八十,腻子、涂料还没有落实。木工、瓦工、壮工都已经在按部就班施工。以上到位材料,已经付了一多半费用,其余的还赊欠着。人工都已谈妥,施工完毕支付百分之五十,其余部分在元旦前付清。腻子、涂料用不了太多,只要一部分费用就能采购到位,不用操心。”楚天齐一项项汇报着,“三个新建的中心校,已经用石块做了基础,零时用钱买了一点水泥做灌浆……”

  听完楚天齐的汇报,宁俊琦说道:“工作量很大,施工期很紧张,你一定要重点关注,并且千万注意施工安全,争取在七月底雨季来临之际全部完工。”说着,她从自己的小包中拿出一张纸给了楚天齐,“这是水泥批条。”
  楚天齐接过批条,看了打印内容,又重点看了右上角批复的“请物资局尽快予以安排。切记,切记!”的字样,批复下方是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郑义平。签名的下方写着年月日。看完后,他把批条放到自己出差用的手包里。
  “乡长,我保证如期保质完成任务。”楚天齐拍着胸脯说,然后又欣喜的汇报道:“乡长,杨大庆上午回来了,‘有机西芹三号’绿色认证证书已经拿到,‘青绿’牌商标注册成功,光这两项的取得,菜农就可以增收百分之二十。另外,陆娇娇打来电话,说是我们的招商资料与旅游推介资料,已经分别投到了商务厅和省旅游局,而且没花一分钱。”
  日期:2016-06-19 07: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