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88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啊,那女孩脸皮薄,你可千万不要问,没上手我能往你那里推荐吗?”丁二狗很自信的说道。
  “嗯,我算是明白了,看门我不但要满足你的兽谷欠,还得帮着你养你的女人啊,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丁二狗,你给我说实话,你到底有多少女人?”杨凤栖翻了个身,正对着丁二狗问道。
  “杨姐,放心吧,我无论有多少女人,你都是老大,要是把磐石投资建设成一个女人王国,也不错,你当董事长,替我管着他们,怎么样?”丁二狗说道。
  “呸,不要脸,还有脸说呢,不过,那个女孩是个材料,好好培养一下,说不定将来还能为磐石投资赚钱呢”。杨凤栖闭上眼说道,两座驼峰又落入到了丁二狗的手里。
  爱就爱,无需等待。
  丁二狗已经注意到杨凤栖的两条腿快要绞成一股绳了,而且伸手拉住丁二狗的胳膊往自己身上拽,虽然没说话,但是行动证明了一切,于是片刻之间,酒店房间的客厅里响起了肌肉撞击的声音和夹杂不清的噪音。
  手机顽固的响着,但是俩个人都顾不上去拿电话,直到手机再次响起来时,丁二狗不得已将手机拿给了杨凤栖,但是手下的活却仍然继续着。
  “喂,哪位”。杨凤栖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问道。
  “你好,是磐石投资的杨总吗?我是省政府办公厅的乔红程,梁省长让我过来再和杨总就一些细节问题商讨一下,您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丁二狗看着磐石投资的董事局主席就在自己的夸下,捂着嘴克制自己发出的声音,一时间心里的满足感油然而生,再高贵的女人还不是一样需要男人吗?就像是杨凤栖,穿上衣服出了这个酒店的门,一样也是众星捧月一般,但是此时却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两条腿架在丁二狗的肩膀上,随着丁二狗一前一后的动作而动作着。

  “哦,乔主任,谢谢你,我刚刚起床,这样吧,半个小时后,我们在我酒店楼下的咖啡厅见面好不好?”杨凤栖的语速很快,因为她要在一口气喘出来之前全部说完,因为只要自己一换气,对方肯定难呢过听出来,而丁二狗这个坏蛋竟然在自己接电话的时候还不停的进攻  。
  “那好,我们到时候见吧”。乔红程说完就挂了电话,虽然声音很小,但是他还是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不由得摇摇头苦笑一下,梁省长这个侄女还真是不好伺候,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厅级干部,还得去酒店见她,算了,既然是梁省长招来的财神爷,自己屈尊就屈尊吧。
  乔红程不是本地人,他以前是跟着梁文祥在地方上干过秘书,这些年随着梁文祥的升迁,已经升职到外省的一个地级市的市长,但是当老领导相召的时候,他毅然放弃了那个位置,跑来继续为老领导服务,因为这不单单是恩情的问题,他很看好梁文祥的前途,而梁文祥的前途就是他乔红程的前途。
  “还要多长时间,我等着去开会呢”。看着丁二狗在自己身上不断的驰骋,感受着深入到身体深处的坚硬,杨凤栖不知道还需要多少时间才能结束。
  “要不算了吧,改天再说”。
  “别呀,这样多难受,而且那样对身体不好,你下来,我上去”。杨凤栖说道。
  杨凤栖的时间把握的很准,半个小时后,她带着磐石投资的人和丁二狗出现在了咖啡厅里,开始的时候乔红程并没有注意到坐在后面的丁二狗。
  丁二狗倒是很好的打量了一下乔红程,如果没有意外,他现在是办公厅主任,人代会后就会兼任秘书长,正式成为梁文祥的大管家。那么以后很多事,只要和梁文祥有关联,恐怕这第一关就要过乔红程这一关,所以能不能给乔红程留个好印象,这才是今天见乔红程的关键。
  杨凤栖不可能一辈子呆在中南省,帮到这里已经是不错了,剩下的路还是要自己走。
  乔红程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看上去很精神,而且和大多数官员臃肿的身材相比较,他算是一个很瘦的人,这给人的印象很好,至少你觉得这个人应该不是一个贪官。
  其实丁二狗也不是相面的,他只是从一般人的角度看待问题,话说这贪不贪还真不是从面相上可以看得出的,很多落马的官员都是人前吆五喝六,一本正经的,但是转过身就是男盗女娼,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所以丁二狗也只能是做一个普通人而已。
  “乔主任,我们的事情说完了,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我这个*弟弟还有点事要麻烦乔主任,长生,你说吧,乔主任可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杨凤栖这话让乔红程连推脱的意思都不敢有了,因为在来的路上乔红程认为,像杨凤栖这样的身世,不过是投胎投的好罢了,他们的成绩都是在祖辈的荫护下取得的。
  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讲,乔红程其实是一个很自负的人,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家在农村,家里很穷,能上的起大学都是村里人的帮衬,所以乔红程能走到这个地步,虽然有梁文祥的提携,但是绝大部分还是人家自己能干,肯干,所以对于这些出生时就含着金汤勺的富家子弟还是有点看不上的  。 

  “乔主任,您好,我叫丁长生,是下面湖州市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以前是我湖州市委石书记的秘书”。丁二狗站起来走到前面,但是看到乔红程并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所以也就没有继续向前走。
  乔红程看了看杨凤栖,然后又看了看丁二狗,问道:“哦,那,找我有什么事吗?”虽然还是笑吟吟的,但是丁二狗看得出乔红程的冷淡。
  这一刻丁二狗想要退缩了,但是又一想,人家是省政府办公室主任,自己不是私人求他办事,而是为石爱国探路,无论成与不成,和自己的关系不大,所以,这个话要说,而且还得说圆了。
  你冷淡,这不要紧,我热乎行了吧,所以虽然乔红程没有站起来,也没有和丁二狗要握手的意思,但是丁二狗硬是厚着脸皮走到了乔红程的身边,在挨着他的一个沙发上坐了下来。
  “乔主任,我就长话短说吧,我们石书记想见见梁省长,我们也不知道梁省长什么时候有时间,也没有其他方式联系梁省长,我无意间听到我姐要来见乔主任,所以就有点冒昧了”。丁二狗笑着低声说道。

  “哦,这个嘛,现在正是两会期间,梁省长很忙,我怕是没时间安排”。乔红程一听丁二狗的意思就猜到了石爱国见梁文祥的目的,但是如果石爱国想见就见,那么这个见面就不值钱了。
  而且作为梁文祥的心腹,梁文祥不止一次的和他在一起讨论中南省的局面,虽然梁文祥现在还是代省长,但是代省长也是省长,可是自打梁文祥来到中南省之后,没有一个地市的市委书记或者是市长来汇报工作,这让梁文祥很是恼火,也让乔红程很着急。
  石爱国这是在梁文祥想睡觉的时候送来了一个枕头,可是作为上级,还是要矜持一下的,于是推说梁文祥很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