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1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伙子有二十六、七岁的样子,肤色白净,两道剑眉英气逼人,站起来应该有一米八左右的个头。正是玉赤县农村信用社的主任欧阳玉杰。
  女孩看上去超不过二十五岁,身体苗条,站起来至少也有一米七以上的个头。她柳眉弯弯,眸子清澈明亮,鼻梁挺拔有型,眼睫毛长长的。她的皮肤白*皙无瑕,如玫瑰花花瓣的双*唇,再配上披肩的长发,俨然一个标准美女。她就是欧阳玉杰的妹妹,河西日报社记者欧阳玉娜。

  “娜娜,你知道我这次为什么专程回来吗?”欧阳玉杰看着妹妹说道。
  欧阳玉娜点点头又摇摇头。
  欧阳玉杰接着刚才的话,说道:“这次你竟然为了他的事,走后门,搬动了杨叔叔,爸爸让我问问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他?”
  “嗯,喜欢。”,欧阳玉娜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其实让咱爸找杨叔叔,严格的说,也不算是走后门。杨叔叔本身就是纪委的领导,他下面的人办事草率,滥用职权,他当然有权利也有义务管了。”

  欧阳玉杰一笑:“妹妹,你做为一名省报记者,就是这样的认识?河西省纪委系统的事,杨叔叔当然能管,可他管的不仅仅是一名小小的副乡长的事,也不只是一名小记者的事,他忙的是全省纪律检查的事。如果不是咱们这层关系,这么一点小事能惊动他过问吗?”
  欧阳玉娜脸通红通红的,没有说话。
  “这件事,从根上说,主要还是怨楚天齐。他为什么不直接对纪委的人说清楚这件事?还有,他为什么会把放在柜子里的手机让别人看到?”欧阳玉杰不客气的说道。
  欧阳玉娜争辩道:“他,他肯定是怕连累到我,才没有说起是我给的,他不知道我们的家庭情况。他不会故意把手机让别人看到的,他不是那样的人,也许是他疏忽了才让人有了可乘之机,说不定就是有人故意溜进屋子去翻的呢?”
  “你总有千条理由护着他,看来你已经陷入感情,不能自拔了。可是,他究竟对你是什么态度,你了解吗?我承认,他的确很优秀,但他的家庭适合我们吗?个人优秀、家庭又好的人多的是,你为什么非要吊在一棵树上呢?”欧阳玉杰劝解道,“据我了解,他和宁俊琦的关系也不是一般的近,这又该如何处理呢?”
  欧阳玉娜支吾了半天,说出了三个字:“你不懂。”
  “娜娜,他曾经帮助过你一次,可我们已经帮了他好几次忙了,这次更是不惜动用了省纪委副书记。爸爸让我告诉你,他的情我们已经还的足够了,你就不要再任性了。”欧阳玉杰说出了今天找妹妹谈话的中心话题,“要不是你任性,你也不会把给我带的手机,转手给他,也就不会发生这次的事。你自己想想吧?还要不要执迷不悟下去了?”
  欧阳玉娜嗓音沙哑的问道:“哥,爸爸这么势利,难道你也这么认为?”
  “我和爸爸的观点一样。”欧阳玉杰说道,“再说了,哪有女儿这么说爸爸的?”
  欧阳玉娜没有说话,而眼泪却扑簌簌掉了下来。接着,趴在桌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通过宁俊琦的讲述,楚天齐知道了很多事情。

  原来,昨天自从楚天齐和三名纪委人员去到楚天齐办公室后,宁俊琦就在想着纪委究竟因为什么原因,而找的他。通过分析,宁俊琦认为应该是以贪污受贿的名义。
  至于贪污的说法,她直接就否定了,现在乡里财务实行由乡长宁俊琦签批的一支笔制度,她对于乡里的开支都有数,尤其是相对较大的数目。楚天齐虽然负责了好几项工作,但主要都是为乡里挣钱的工作,花钱的工作本身就很少很少。就是挣钱也是通过乡里财务去经办,楚天齐根本不经手这些钱。而且在宁俊琦的印象中,楚天齐平时出差、招待的时候就不多,所报的差旅费更是少的可怜,连乡里规定的最低标准都没达到,何来贪污?

  那纪委就是以受贿的名义在调查楚天齐了。但宁俊琦与楚天齐相处的一年多来,深知楚天齐的为人,并不相信他会有受贿之嫌。那么就应该是纪委接到相关的举报了,所以会派人下来核实调查。她认为纪委在向楚天齐就有关情况求证后,应该就会自行离去。
  可是让宁俊琦没想到的是,纪委直接带走了楚天齐,这让宁俊琦心里也没了底。不知道是纪委发现了“真凭实据”,还是楚天齐根本就没法解释清楚,反正肯定不是完全的空穴来风,否则,纪委是不可能带走他的。
  天黑了,宁俊琦一直就在黑暗中想着,但终究没有任何头绪。就在办公室内灯具打开的一刹那,她的脑中灵光一现,想到了到他办公室去看一看,于是她从抽屉里取出钥匙,到了他的办公室。
  楚天齐办公室里,宁俊琦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来过了,但里面大部分摆放的东西仍和上次进来时看到的一样。只是发现他的档案柜、抽屉都打开着,而且屋里有明显的翻动痕迹。这让她心里“格登”了一下:看来屋里是被搜索查了。虽然对纪委的办案流程不是特别了解,但她也并不是一无所知,只有掌握了确凿的物证,或是确切的有关证词,纪委才会进行搜查。
  在明显凌*乱的桌面上,宁俊琦发现了那个包着报纸的相框,相框里的照片,是楚天齐在被评为“优秀乡镇干部”领奖时的照片。照片中楚天齐穿西服、系领带,笑容灿烂、精神抖擞,正从县委书记赵中直的手中接过大红证书。这张照片是欧阳玉娜拍摄的的。宁俊琦知道,这个相框原来摆放的地方,根本不在现在的位置,相框是后放到这里的。
  宁俊琦还发现,用来包相框的报纸,正被翻到欧阳玉娜写的那篇关于青牛峪种菜的报道。相框和报纸都让宁俊琦联想到了一个人——欧阳玉娜,难道这是楚天齐因为对欧阳玉娜的牵挂,而在被带走前表达的一种情意?想到这里,宁俊琦心里痛了一下。转念一想,宁俊琦认为楚天齐不至于这么肤浅,都火烧眉毛了,还能这么的不着调?

  用报纸包住相框,显然是楚天齐做的。那他为什么要在纪委带他走之前,做这些呢?这两样东西都和欧阳玉娜有关,是不是说明纪委来的事也和欧阳玉娜有关?
  宁俊琦来到了五节档案柜前,五组柜子都开着,她打开柜门看了起来。档案柜里没有翻动的痕迹,但她在上面数第二节柜子里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几个方正的档案盒呈倒伏状歪向了一边,这和其它柜子有明显的差别。别的柜子里的档案盒和档案袋等,都是整齐而紧凑的摆放着,即使柜子里放不满,也会把东西紧着一面去放,而不像第二节柜子那样,第二节柜子感觉是从盒子之间取走了东西。

  日期:2016-06-18 0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