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8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次地魔终于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彻彻底底,再无侥幸的可能,顿时就暴躁起来,想要发力,结果却发现身子已经动不了了。
  他奋力挣扎,结果却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地魔顿时间就惊慌了,说你对我干了什么?
  屈胖三说哎呀,差点儿忘记告诉你了,虽然对第二世的记忆十分模糊,但对于一整套夺舍过程,我觉得我还是挺具有发言权的;所以呢,你夺舍的这一套把戏,算是鲁班门前耍大斧,我都替你着急,世间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家伙?在完全没有融入这身体的时候,居然敢将自己的底牌都给掏空了,你到底是得有多自信啊?说真的,我都给你蠢哭了……

  他放在我枕骨之下的那根手指陡然一扣,地魔顿时间就惊悸地哇啦啦大叫,说你到底要做什么,快松手,别、别,你信不信我自爆灵魂,让陆言跟我陪葬?
  在他的威胁下,屈胖三不急不缓地开口说道:“陆言……”
  藏在意识之海深处的我听到了,精神为之一振。
  紧接着我听他说道:“陆言,我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是否能够听到,总之一句话,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救不了你。能够救你的,只有你自己——我能够将这家伙给定住,在你恢复掌控的一瞬间将他剥离的神识掐灭,烟消云散;但我不可能撸起袖子来帮你,所以想活命,就得靠你自己了……”
  我大声喊道:“我该怎么办?”

  然而这只是我识海之中的波动,屈胖三根本听不到,也不管别的,淡定地说道:“时间只有两分钟,而两分钟之后,你如果冒不出来,你就死了,不过没事,我会把你送回去安葬的,另外还会照顾好我嫂子……”
  嫂子?
  虫虫,啊,是虫虫,如果我死了,那么岂不是也将要与虫虫永远的分离?
  在那一刹那间,我的心中顿时就燃起了熊熊的希望之火来,然而找不到头绪的我却显得更加急躁了,想要联系聚血蛊,却想起小红依旧还在沉睡。
  没有人能够帮得了我,能够拯救我自己的,只有我自己。
  突然间,我想起了屈胖三的话语来,虽然计算不了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但是我却在一瞬间冷静了下来。
  如果不依靠别人,我能够成功么?
  可以的。

  我曾经无数次证明过自己,我当初离开虫虫,就是想要证明一点,那就是我是可以的。
  我能行,尽管在人生的这个年纪里,方才接触到这一行,但我却无疑是最幸运的。
  我一开始就出身名门,师父是名满天下的苗疆蛊王陆左,而还碰见了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虫虫,她教会了我太多太多的东西,甚至还将要我性命的聚血蛊变成了我的本命蛊虫。
  聚血蛊、聚血蛊……
  对了,我可拥有着那么多的记忆和人生,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还有那么多回忆和人生支持着。
  在古战场中奋力苦战的无名将军……
  惨死在敌营之中的那硬骨头使节……

  修筑了一辈子祭殿的耶朗大匠师……
  一个无名的小祭祀……
  还有那名满天下,以一己之力护卫着整个耶朗王朝的大剑师、一剑神王……
  这些记忆和人生在一瞬间加持在了我的身上,仿佛一个又一个的灵魂,开始贯注进了我的意识之中,我开始感觉到了一阵强大的意识蔓延。
  这种充实感让我没有再感到害怕,充满了自信、一种阅尽无数之后的寂寞感……

  我还是我,我是陆言,不是以前的任何一人,而是独一无二的我。
  我,聚血蛊的主人,是陆言。
  不是地魔。
  啊……
  一声呐喊从心底里往外面冒出,我张嘴怒吼,而随着这怒吼的,是一声惊悸悲苦的惨叫声,地魔在我的意识之海中翻腾着,苦苦哀求道:“陆言,再给我一个机会,这回我不要肉身了,你放我离开就好,孤魂野鬼也无所谓,我自求生存……”
  话音未落,屈胖三却开口说道:“啰嗦个屁啊,这会儿是谈条件的时候么?认命就行了,傻波伊……”
  轰!
  我感觉灵魂被某种圣洁的光芒洗涤了一下,浑身一哆嗦,猛然张开了眼睛,瞧见屈胖三还骑在我的脖子上。

  而此刻,我终于是我了。
  望着那张充满了睿智目光的胖脸,我伸出了手来,抓着他的胳膊,说道:“谢谢,谢谢你,屈胖……呃,大人!”
  屈胖三盯了一眼我,说你丫回来了,怎么样,没吓尿吧?
  我说没有,我知道有你在,那家伙迟早会露陷的。

  屈胖三说你可拉倒吧,他融入你身体里面的本源如果真的将神魂和身体融合在一起了,别说是我,就算是天神来了,都不管用!
  我说呃,那个啥,可以的话,咱换一个姿势好么?我感觉你的小鸡鸡顶到我了……
  屈胖三一翻身,躺在了我的旁边,说那家伙,就是教你地遁术的人?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屈胖三说这不是废话么?融入你身体里面的那力量本源,就是土之力,我能瞧不出来?
  我点头,说对。
  屈胖三说你小子倒是因祸得福了,那个傻波伊将随身的本源力量灌注进了你的身体里,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心脏左边的部位,有一股磅礴的力量在往全身的经脉处扩散?
  我点头,说感觉到了,我该怎么办?
  屈胖三说该咋办咋办,你就当多了一个丹田,没啥事儿——话说先前界碑石的事情我摆了你一道,这回算是扯平了。
  我说别啊,界碑石的事情,我知道你也不知道,跟你没关系。
  屈胖三哈哈大笑,说我就说嘛,昨天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老子特么的一开始为了安慰你,居然还服软道歉了;我擦,后来回想起来,越想越不对,你特么的居然敢生我的气,这不是找死么?结果发现找死的不是你,是那小子……
  我顿时就感觉到冷汗直流,说合着我在你心里,就是个受气包,怎么都不敢发作啊?

  屈胖三嘿嘿笑,说你知道就好。
  我叹了一口气,说我的命是你救的,你怎么欺负我都好,我认了,不过有一点可得跟你说——嫂子,一丁点儿都不准碰,否则兄弟都没得做,我绝对跟你翻脸。
  屈胖三又是一阵大笑,说我擦,习惯了你这傻波伊,对那家伙怎么看都别扭。嗯,你回来了就好。
  这边说得热闹,门被推开,陆铁进来问道:“陆言你好一点儿了么?”
  我扶着床半坐了起来,点头说道:“嗯,好点儿了,多谢你铁哥。”
  陆铁不知道我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经历了那么多的凶险,呵呵笑道:“我叫你范姐帮你煮了点儿小米粥,回头你喝点儿吧……”

  日期:2016-03-19 08: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