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8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认识陆铁,但是听陆铁问起虫虫的事情,便顺着这话语圆了一下,屈胖三不觉有意,顿时就松了一口气,说我擦咧,你个龟儿子,大人我瞧你不见了,跟了一路,担惊受怕的,没想到你居然跟着熟人走了,太不地道了,也不说一声。
  这时陆铁也奇怪地望着“我”,而地魔则略带着责怪的气说道:“谁叫你不告诉我界碑石的事情,让我弄成这样?”
  屈胖三瞧见我还在纠结这事儿,忍不住翻了白眼,说我擦,你丫居然这么小心眼啊,真想不到,艹!
  他说得凶,不过最后语气还是变软了,说得得得,我跟你道歉行吧……
  大概是看我此刻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屈胖三不想跟我计较,所以也就顺着地魔的心意了,没有再多说,而是问道:“你这是带他回寨子?”
  陆铁说道:“对,我们寨子离这儿只有十里地了,脚程快一点儿的话,应该就到了——他现在的身体很糟糕,得赶紧去治疗,耽误不得。”

  屈胖三点头,说对,也是怪我,把他弄成这样,咱们快点儿走吧。
  陆铁不了解屈胖三,有些担忧,说我教程快,你可跟得上?
  屈胖三说这十几里路我都跟过来了,你觉得呢?
  陆铁瞧见屈胖三虽然看着样子小,不过行事说法的风格却十分成熟,便也放心了担忧,说我只管埋头赶路,你跟上就行。
  说罢,他便再一次健步如飞,而屈胖三则在后面跟着。

  陆铁一开始还有些担忧屈胖三,走了一段路,瞧见这小子一直稳稳地跟在后面,便也不再多管,而是健步如飞,朝着前方奔行。
  如此一路狂奔,终于抵达了蛮莫蛊苗的寨子,那是一处身处于山林之中的小寨子,大大小小的吊脚楼错落地分布在山腰处,而下面则是一块又一块的梯田。
  陆铁来到了第一家,瞧响了门。
  此时已经是凌晨四五点左右,人都睡着了,他足足敲了好几声,里面才有人回应道:“谁啊?”
  陆铁喊道:“是我,老铁。”
  里面那女人诧异地说道:“铁哥,你不是去山里追野猪了么,怎么,有收获了?”

  那门一开,我瞧见居然是当初和陆铁一同过蝴蝶谷去的范腊梅。
  这门口黑乎乎的,范腊梅瞧得不真切,看到陆铁背上还背着一个人,不由得愣了,说这是什么情况?
  陆铁背着我就往里面挤,说腊梅你把你爹叫醒,赶快帮忙救人。
  走进屋子里来,范腊梅点了一盏油灯,这才发现是我:“陆言?”
  陆铁点头,说对,我在螺髻山守林屋那边发现的他,身上受了很重的伤,你赶紧把你爹叫醒,过来帮忙看一下……
  范腊梅瞧见“我”面无血色,慌忙点头,说好,我就去。

  她匆匆而去,而这时屈胖三将手中一大把的草药也放在了旁边的板凳上,然后说道:“我也懂一些医术,这儿有没有煮药的工具,我采了药,可以煮来喝……”
  陆铁听到,大为惊喜,说小弟弟你懂医术?
  被人叫做“小弟弟”,屈胖三自然不爽,翻着白眼,不过到底还是忍耐住了自己的脾气,闷声说道:“对。”
  这时范腊梅拉着一个披着汗衫的老头赶了过来,陆铁跟两人说了一下,那老头检查了一下屈胖三的草药,两人又交谈了几句,便认可了屈胖三的治疗方案,张罗着熬药的事情,而我又被那范腊梅的父亲给检查了一下,给扶到了客房歇息。
  如此一阵忙碌,药也煎过一回水,先给我喝了一道,那老头儿又弄了一份现成的苗药来,与屈胖三协商过后,又给我服下。
  弄完之后,等睡下前,又喝了一回药,算是差不多了,便早些歇息。
  随后我一阵迷糊,一直到再次清醒的时候,却已经是白天时分,地魔盘腿而坐,行了一遍气,却是全身通畅,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而这时有人推门,他立刻卧床躺着。
  看来人却是屈胖三,走到跟前来,问道:“怎么样,好点没有?”
  地魔回答,说好一点了。
  屈胖三嘻嘻一笑,说没想到在这儿你还能遇到熟人啊,挺幸运的嘛。
  地魔含糊地说对,都是以前的朋友。

  屈胖三一下子跳上了床头来,微笑着说道:“对了,那大胡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啊?
  地魔一愣,犹豫地说道:“这个,他叫做……”
  “叫做、叫做啥来着……”
  地魔吭吭哧哧半天,最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有摸着脑袋说道:“哎哟,我头疼,疼得厉害……”
  他装起了可怜,屈胖三便没有再追问了,说怎么了,难道是吃错药了?我帮你看看。
  他说着,双手便开始往我的身上摸来,一会儿探探胸口,一会儿又摸了一下脉相,最后又将双手扣到了脖子上面来,而这个时候地魔感觉到这个姿势有点儿不太舒服,便说道:“你别掐着我啊?”

  屈胖三愣了一下,说我没掐你啊,这是让你舒服一点儿——对了,你昨天状况看起来很糟糕啊,怎么今天经脉就好了大半,而且还多出一个雄浑的力量源泉来啊?
  地魔尴尬地笑道:“呃,这个啊,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你昨天的药不错吧,妙手回春。”
  屈胖三说哎,都是应该的,你别客气。
  地魔说不,我得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怎么可能恢复得这么快呢?
  屈胖三说怎么,想谢我?
  地魔故作豪爽地说嗯,你想要什么,只管讲,我能给你的,都给。
  屈胖三说不然借嫂子玩两天?
  地魔愣了一下,犹豫着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屈胖三手上的劲道一下子就重了起来,我感觉到地魔神魂一阵颤动,紧接着他大叫了一声道:“啊,你干什么?”
  面对着这愤怒,屈胖三却显得优哉游哉,说没干什么,我就想知道,你特么的是什么东西?
  地魔无辜地说道:“我?我是陆言啊?”
  啪!
  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来,屈胖三骑在了我的胸口处,一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扇了耳光之后,抓在了我的天灵盖上。
  他手往后一划,食指扣在了枕骨之下,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知道你和陆言最大的差别是什么吗?”
  地魔依旧心存侥幸,说道:“我就是陆言啊……”
  屈胖三凭着这手段,控制住了我的身体,然后慢悠悠地说道:“你没有陆言那傻小子的善良,没有他的真诚,最有他的幽默和与我的默契,最重要的问题在于,你对于一切都不在乎,就好像是一个局外人——是什么东西,让陆言连最爱的虫虫都不在乎呢?我想了一下,哦,原来你不是陆言啊……”
  “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