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36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凯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平日里最爱玩女人,几乎一周换一个女朋友,每天都在跟女人鬼混,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行为不检点,所以就从市委大院里搬了出去,在外面买了套房子独居,如此一来,既方便了跟女人鬼混,又不会给父亲孙耀祖带去不好的影响,还免去了被父母的责骂批评,孙耀祖夫妻也正好眼不见心不烦,可谓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可即便他在外面有房子,因天天走马章台的缘故,他也不经常在家里住,所以孙耀祖打通电话后先问他在哪。

  当然,孙耀祖这么问还有另外一重意思,就是要通过儿子所在的位置,来判断他是不是正在筹划暗杀于和平的勾当。
  孙凯不耐烦的说道:“干吗,我忙着呢,没事别烦我,不过爸你放心,明天早上就是他于和平的死期!”孙耀祖吓了一跳,忙道:“不要……别,儿子,你听我说,我又仔细思量了一阵,事情还没到最坏的地步,还能挽回,你先停下来,什么都不要做,不要再筹划暗杀于和平的勾当了,我另有对策。”孙凯皱眉道:“你还有什么对策?姓于的老不死已经在磨刀了,他这回是存心要把咱们父子斩尽杀绝了,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因此你没有别的路可走,只能以暴制暴,先下手为强。”孙耀祖语气坚决的道:“我怎么做你先不要管,总之你那边先停下来,等我消息再说。”

  孙凯也没说什么,直接把电话挂了。
  孙耀祖敏锐的察觉出了儿子对自己这番劝告的不以为然,估计他也不会真听自己的话停手,那小子有股狠劲儿,不下决心是不下决心,一旦下了决心,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一定要把对手置于死地不可,这一点跟自己年轻的时候很像……啊,年轻的时候,年轻的时候……
  孙耀祖一时间陷入了对年轻时候的美好回忆中,但他没有陷入太深,很快回过神来,咬了咬牙关,走到门口,将门轻轻拉开,迈步走了出去。
  下楼,开门,离家,斜穿马路,当他最后停下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三号小楼的院门口。他面色阴郁的看着黑糊糊的院门,又仰头看看院里已经熄灯很久的小楼,仿佛已经看到了于和平那张面带嘲笑鄙夷之色的老脸。
  “唉,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
  孙耀祖苦涩的扁了扁嘴巴,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来,按下了门上的门铃按键。
  几分钟后,孙耀祖被让坐在了小楼一层客厅里的沙发上,于和平没坐,站在茶几旁,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脸上带着惊奇且犹疑的神色,显然是没想到大半夜的他会突然上门作客,当然,眼底深处还存有几分残忍的笑意,仿佛一只狡猾的独狼正在望着一头奄奄一息的病虎那样。
  “耀祖,你可是稀客啊,我都不记得你上次来我家串门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呵呵,这大半夜的,你可是打搅了我的美梦咯!”
  于和平语气显得轻松之极,一如强者面对弱者、胜利者面对失败者。
  孙耀祖可没心情跟他胡扯撩闲,定了定神,抬起头用恳求的眼神看向他,道:“老于,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请你高抬贵手,放我们父子一马。”
  于和平心头一跳,登时明白了他的来意,他这是上门求饶来了,可问题是,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阴谋对付他呢?莫非是季刚四处奔走做事的时候不小心,泄露了风声出去?还是某些关键人物背叛了自己,又投回了他孙耀祖的怀抱?记得下午他倒是去过宋朝阳那里,可宋朝阳也应该不知道自己正在对付他孙耀祖啊?嘶……真是奇怪,奇怪之极。
  他“噫”了一声,脸色也变得奇怪起来,道:“老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啊?呵呵,你可是高高在上的政府市长、常委序列里的二号人物,整个青阳除了宋朝阳,就你说了算,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应该是我求你放我一马啊,怎么可能你求我放你一马呢?你是睡糊涂了吗?哈哈,哈哈哈。”
  孙耀祖对于他的冷嘲热讽,如若不闻,脸色平静的说道:“只要你能放过我们父子,你提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
  于和平见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就不再纠结于他是如何得知自己在对付他的,鼻子里哼了一声,走到茶几一端的单人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斜眼觑着他,道:“孙耀祖,你这是在求我吗?”孙耀祖微微垂首,默默的点了点头。于和平得意一笑,道:“我倒是没想到,你有这么大的胸怀,竟然能大半夜跑到我家里来当面求我,你这是为了你的市长宝座啊,还是为了你儿子啊?”孙耀祖嘿然叹道:“家门不幸,生了个孽子啊。”于和平一摆手道:“既然你是来求我的,那就要有求我的态度,你应该先说说看,能答应我什么条件,或者说能给我什么,而不是要我说条件。”

  孙耀祖对他这个问题,来之前已经有了考虑,闻言不假思索便道:“只要你高抬贵手,自此以后,我孙耀祖惟你马首是瞻。”于和平鼻间轻嗤,转开脸去,淡淡地说:“看来你还是不明白我想要什么啊,或者说,你还贪恋着那东西不肯撒手。”孙耀祖听得懂他的意思,咬了咬牙,下了决心,道:“你放我父子一马,自明天起,我称病在家,同时给省委组织部与省领导写信辞职,并在日后省委组织部考察新任市长人选时,力荐你为新任市长。当然,若省领导向我询问可接替市长人选的时候,我也会推荐你。另外,所有的民主推荐,包括会议推荐与个人谈话推荐,我都会推荐你。”

  于和平呵呵笑了两声,没说什么,但脸上的讥笑之意已经尽去,取而代之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孙耀祖打量了他的脸色一番,又道:“都是青阳老乡,何必太过无情?于老兄你高抬贵手一把,我们孙家全都记挂你的人情,说不定你以后还有用得着我们孙家的地方。再说我跟你原也没有深仇大恨,你也没必要将我们往死里整治。所谓兔子逼急了还咬人,于老兄你要是一点情面都不讲,我们父子也只好认命,但这个冤家可就结下了。于老兄你也不想在任职市长期间多一个死敌吧?我可以这么说,哪怕我们孙家垮台了,也还是有点能力的,不敢说做什么大事,至少可以把于老兄你这两天针对我们孙家所做的勾当公之于众,到时候鹬蚌相争,我不知道会不会有渔翁跳出来得利,但鹬蚌肯定都会受伤不轻的。”

  于和平听得脸色一沉,不悦的说道:“都这当儿了,你还在威胁我?”
  孙耀祖摇头道:“不敢,只是跟你剖析利害关系罢了。于老兄这么精明老辣的人物,一定可以明白怎么做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其实,这世上哪有永恒的冤仇,只有永恒的利益啊。”
  于和平皱眉沉思半响,抬起左手,虚握成拳,伸出食中二指,语气冷漠的说:“除去你刚才答应我的之外,还有两个条件:一,让你儿子站出来投案自首……”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抬眼看向孙耀祖。
  孙耀祖听得眉头一跳,老脸上立时现出不忍之色,嘴角肌肉也抽搐了两下,但最终还是勉强的点了点头,答应道:“好,我一定劝服他归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