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44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6-16 23:16:00
  ———————更新线———————
  “不许说话!”明瑶瞪了薛清凌一眼,自己忽然“扑哧”一声,倒笑了起来,说:“这个丁阿娇,真是个伶俐鬼,打得一手如意算盘。”
  我诧异道:“怎么了?”
  明瑶道:“你没听出来么,她要和咱们……嗯,和你们陈家联姻。”
  我道:“联姻怎么了?”
  明瑶道:“你想啊,以木家现在的状况,能斗得过蒋家么?”
  我心中暗忖:蒋赫地还活着,木菲空却已经死了,木菲明是女流,未必能得木家的真传,老一辈是斗不过蒋家的。至于年轻一辈,蒋赫地有一儿两女,蒋明义光明磊落,可成大材,明瑶聪慧机警,非常人能比,明玉虽然性子不好,但本事却也不低。而木菲空的后人里,木赐已经被噬魂鬼草缠住了,以后很可能再次发作,成就难以预料,他的兄弟木贶,连他自己也说了,御灵术差的厉害,如果跟蒋家比,应该还是比不过。

  于是我摇摇头,道:“斗不过了。”
  明瑶道:“如果蒋家和陈家再联合起来,木家斗得过么?”
  我一想,以后要和明瑶结婚,陈家、蒋家确实联合起来了,那木家就更是难以撼动了,便道:“自然是斗不过。”
  日期:2016-06-16 23:17:00
  “所以啊。”明瑶道:“丁阿娇想的便是这些,她怕将来自己的女儿跟蒋家的后人相斗,吃亏,不如现在化敌为友,最好是把她女儿嫁到陈家来,那样,木家永远都平安了。”

  “哦!”我恍悟道:“原来丁姑娘想的这么深远啊!”
  明瑶道:“你没瞧出来么?她比起那个木赐,可是聪明太多了。她是知道赌城底细的。而且处处以弱示人,以柔克刚,叫人都为她所用,简直厉害极了。”
  我疑惑道:“她怎么叫人都为她所用了?”
  明瑶道:“你难道没救她丈夫么?我难道没替她隐瞒我的真实身份么?”

  我不禁怔住,这些事情原都是自愿做的,可是现在想来,木赐与明瑶可是有世仇啊,若不是那丁阿娇的缘故,我们焉能帮他?她真是个聪明伶俐人。
  明瑶又道:“刚才咱们要分道的时候,也是丁阿娇深知我心。”
  我道:“对了,还没问你,为什么要分道呢?”
  明瑶道:“木赐要去找他兄弟,咱们跟着干什么?万一途中身份败露,说不定反目成仇,那可不好,所以早分开,早阔利。”
  我恍然道:“原来如此。”
  “不过这主意倒是不错。”明瑶忽然笑着说了一句。

  我听得莫名其妙,道:“什么主意?”
  明瑶脸色一红,道:“你看丁阿娇长得那么美,那个木赐也是清秀的,他们生的女儿必定差不到哪里去。”
  “哦!”我道:“你是说咱们儿子娶她女儿啊!”
  明瑶神情忸怩起来:“我可没说!快走吧!”
  日期:2016-06-16 23:17:00
  我们继续前行,又走了一阵,仍不见出口,薛清凌不耐烦起来,道:“走错路啦!”
  明瑶道:“不是你指的这条路?”
  薛清凌道:“那咱们是要去哪儿啊?!”
  明瑶道:“谁知道?走出去再说吧。”
  薛清凌道:“你们是不是找地方生孩子?”
  明瑶嗔道:“又胡说!就你的话多!”
  薛清凌道:“我的话才不多!我娘的话多!”

  明瑶道:“你娘?”
  “嗯!”薛清凌呆呆道:“我娘死了!我爹也死了!”
  我心中一酸,越发觉得这薛清凌可怜。
  明瑶也赶紧转了话题,道:“对了,好姑娘,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怕吃药啊?”

  “苦啊!”薛清凌大摇其头,道:“我爹天天让我吃药!苦死了!我不吃,他就骂我,还打我!”
  明瑶道:“那你爹为什么非要你吃药呢?”
  薛清凌道:“因为我娘死了,我爹说,我不吃药的话,就也会死的。”
  绕了一圈,又绕到悲伤的家事上面了,明瑶登时不再往下问了。
  我道:“那你为什么怕打针呢?”

  “呀!”薛清凌脸色惊恐,道:“打针会死人的!”
  “啊?!”
  “我爹就给我娘打过针!”薛清凌道:“我爹本来说,试试药的,可是打着打着,我娘就死了!所以我不打针!”
  日期:2016-06-16 23:18:00

  我和明瑶面面相觑,均是又震惊又觉恐怖,以薛笙白的医术,断然不会在给人治病的时候把人给治死。薛清凌话中说“试试药”,那应该就是薛笙白在秘密研制什么新药,实验在自己的妻女身上,结果妻子死亡,女儿变傻……
  思之不寒而栗!
  也直到现在,我和明瑶才明白,为什么薛清凌会那么害怕打针,因为她母亲就是死在针下的。
  明瑶恨恨道:“这个薛笙白,制出来那么毒的药,害死那么多人,结果还不是害了自己一家三口?医者仁心,该救死扶伤为己任,造毒干什么?!”
  我默默无语,只心中暗道:“报应吧……”
  日期:2016-06-16 23:19:00
  御风注:若干年后,木赐与丁阿娇又生下一女,唤作木秀。但木赐体内的噬魂鬼草也再次发作,且比之前更甚,无法医治,将近殒命,丁阿娇最终为救木赐而亡,红颜薄命,令人扼腕叹息……

  木赐痛失爱妻,精神崩溃,行止错乱,流落江湖。
  其长女木仙为此深恨木赐,遂改母姓,自称丁小仙,其美艳无双,狡诈聪慧,多随母性,稍长,便离开木家,投身九大队之中,行事乖戾,先后成为拜尸教、血金乌之宫的双重卧底,凡事只为自己,最在乎妹妹木秀,其余,皆无所谓。后在伏牛山宝天曼大战之中,结识弘道子元方,终被元方感化,改邪归正,并因此倾慕元方。
  木秀则随姑祖母木菲明生活,十九岁时,与木菲明设局坑害元方,致使元方坠入伏牛山下沼泽潭中,意图覆灭陈家,但因元方热情多才,聪慧大度,且屡次救她,木秀终于心生愧疚,随元方一同坠崖。幸而未死,可真实身份被元方识破,两人由此生隙。而后,多次相救元方,不惜以性命相拼,虽心中深爱元方,但始终不与明言,盖其外柔内刚,倔强执拗得自父性……
  木赐在伏牛山中曾以噬魂鬼草幻术假冒弘道,哄骗元方去娶木秀,也被元方识破,并被元方言语点醒,不再与蒋家结仇。最终,木家加入神相令,听元方调遣,并随元方前往天符隐界……
  此是后话,详见拙作《麻衣神相》,在此不影响阅读,暂且少提。
  日期:2016-06-16 23:21:00
  言归正传。
  我们行走甚疾,忽然看见前方光亮,三人均喜,薛清凌蹦蹦跳跳,嚷道:“出去啦!出去啦!”
  明瑶道:“不要声张,万一外面有坏人呢?”
  薛清凌这才安分下来。

  我们三人悄然走到光亮处,才见是个自上而下的洞口,上方开着,光就是从那里打下来的。
  再一听,上面有人在说话:
  “袁重山,你不是五大队相部大队的首领么?怎么,快给我们姐妹看看面相呀!”
  “对呀!你睁开眼睛啊!”“
  “我们给钱的!”

  “快点!嘻嘻……”
  那说话的声音出自不同的人,但都是女人,而且各个柔媚入骨,极近娇嗔,笑声轻浮,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明瑶的脸色也十分不喜。
  但我也有些惊诧,因为那声音竟提到了“袁重山”的名字,难道袁重山就在外面?
  就在此时,上面又传出一道呵斥声:“不知羞耻的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