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87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知不知道,就凭你刚才的这些话,我就可以让你永远留在这个房间里,而且没有人会知道你是在这里没命的,你弟弟也会跟着你下去陪你,你妹妹会继续你的事业,我会把她再培养成一个你”。
  “呵呵,白爷,你这话我信,但是我都死了,我还管那些事干什么,至于我的家人,我也想通了,既然活在这个世上,那就是他们的命,既然是自己的命,就不需要别人时时的护佑,你说呢白爷,再说了,我来之前给丁长生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会到这里来吃饭,你说我要是失踪了,他会不会到处找我,我想,以他的聪明,应该能找得到我,到时候白爷,千万不要手软,让他下来陪我,否则的话,我会很寂寞的”。蒋玉蝶这个时候仿佛是着了魔一样,说的话比男人还狠,让白开山不由得眯起了眼,连他身后的张振堂都感觉到丝丝凉气,因为他想到了那天丁二狗拿枪打那个小偷的情景。

  “小蝶,看来我之前真的小看你了”。白开山瞬间换了一副笑脸说道。
  “白爷,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我要的不多,也就是一成而已,你无儿无女,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用,死了又带不走”。蒋玉蝶站起身,说完话的时候,她已经到了门外。
  “白爷,您看这?”待到蒋玉蝶完全消失在门外之后,张振堂绕到白开山的面前,用手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抹,示意要杀掉蒋玉蝶。
  白开山看了看门外,又看了看张振堂,轻轻摇摇头道:“振堂,杀人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她说的没错,既然人家也是冒着危险干这件事的,大家都分点利益岂不是能更好的合作嘛”。
  “可是,白爷,这一成也是上亿元啊,就这样白白的给她了?”张振堂真是不知道这个老家伙脑子里是怎么想的,以前的时候这样的事是绝对不会发生的,看来,这家伙是真的老了。
  “难道你没听到吗?钱再多有什么用,死了又带不走,振堂,你说她的底气来自哪里?”白开山咀嚼着刚刚蒋玉蝶的话,问道。
  “白爷,这个,我不知道,会不会是那个小丨警丨察?她可是和那个小丨警丨察关系好得很,而且自从有了那个小丨警丨察,我们是越来越难以控制他了”。
  “嗯,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觉得还不对,那个小丨警丨察别看小,但是胆子一点都不小,手上有几条人命的葛虎还不是一枪未发就被干掉了,毫无征兆,心狠手黑,不按常理出牌,这样的人,岂能是蒋玉蝶这样的女人能控制得了的?”白开山突然有一种无力感。
  他觉得自己不该让蒋玉蝶拼命的去接触丁二狗,而且他也觉得,既然蒋玉蝶不能控制丁二狗,那么蒋玉蝶和他越接近,对他白开山和中南省的整个毒网就越有威胁,但是现在这一切仿佛都晚了  。 
  “那,白爷的意思是?”张振堂心里一突,强作镇定的问道。
  “关键还是我们内部的人,只要内部不出乱子,其他的都好说,但是如果一旦内部出了乱子,我们的日子就到头了”。白开山半睁着的眼突然瞪的溜圆,看着张振堂道。
  张振堂的心一下子被人攥紧了似得,有点喘不过气来,此时他时刻准备着,因为此时在他的袖管里一把一寸多长的小刀正在悄无声息的向下滑落,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暴起杀人。

  虽然白开山厉害,但是他太老了,张振堂有把握一击必杀,他等这一天很久了,谁都想当老大,因为老大即意味着财富,他跟随白开山十几年,早就觊觎白开山的位置和财富,但是这个老不死的一直不让贤,这让他很难受,那种天天看得见,但就是得不到的心态是最折磨人的。
  但是他又不是一个没脑子的人,通过跟随白开山这么多年,他很清楚,毒源是最重要的,相对于境外流入,本地产风险要小得多,他们在几年前也是靠境外流入,但是通过一次次的打击,境外这条线渐渐的就断了。
  于是他们将触角伸到了本地,确切来说是本地的制药企业,这是一个最好的掩护,于是正经商人刘海生被引秀吸上了度品,渐渐不能自拔,这个时候白开山出现了,为他提供了大量的新鲜货,更让刘海生不能自拔。
  让白开山想不到的是,刘海生进入到这一行之后,居然干的风生水起,渐渐的不把他这个老大放在眼里,更为过分的是,不但扣押了白开山每次的销售收入,而且在和各地的毒犯接触了之后,居然想甩开白开山单干,这是让白开山无论如何都不能忍受的。
  于是,在一次刘海生召集各地的毒犯开会时,湖州市局缉毒队长雷震接到了举报,但是面对随时可能跑掉的这些毒枭,雷震不得不临机处置,果断开枪将好几个毒犯击毙在现场,但是不久后,雷震本人却因为车祸横死当场。
  而这一切都是白开山在操作,张振堂在指挥调动。
  所以当张振堂想要单干时,最重要的还是毒源,而一个现成的毒源就是蒋玉蝶,在她手里那么多家制药企业,可以说是中南省制药行业的龙头,就连白开山也是通过控制蒋玉蝶来控制这些企业,张振堂自问没那个能力,所以他为了拉拢蒋玉蝶,将当年的事都告诉了她,这也是她的底气所在  。
  “白爷,你多虑了,有您在,谁敢哪”。张振堂说道。

  “振堂,你跟了我多少年了?”白开山喝了口茶水,半眯着眼说道,两手互相抄进了袖管里,慢悠悠的问道。
  “白爷,十三年了”。
  “十三年了,日子过得真快啊,我老了,我死了之后,你把我埋了,这沸腾鱼乡就是你的了,当然,还有我的万贯家财,都是你的了”。
  “哎呦,白爷,您这才多大年纪啊,可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张振堂听到白开山如此说,警惕性大减,身上迸发的肌肉慢慢的消失了劲道。
  可是他的话刚刚说完,就听见几声“噗噗噗”的响声,他感到自己身上某个地方好像是被蚊子咬了一样,但是随即就觉得一阵剧痛,再抬头时,看到的是白开山手里的微型手枪,消音器上还冒着淡淡的烟气。
  日期:2015-11-04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