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7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6-16 22:32:55
  (正文)

  闲话少叙书归正传。要说刚才那几艘舰已经够惨了,但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命最苦的当属战列舰“亚利桑那”号。几枚鱼雷和“加贺”、“苍龙”号上水平轰炸机投下的四颗800公斤丨炸丨弹接连击中了它。最要命的是,“苍龙”号水平轰炸机的一枚穿甲弹穿透了厚厚的前甲板在舰体内爆炸,先是引燃了前部700多公斤的黑色火药,接着诱爆了主炮塔的无烟火药库,引发了更大规模的连环爆炸。后来有人回忆说,那剧烈的爆炸声是几百年前在这个平静的海岛上发生蓬奇包尔和代阿芒特头两坐火山大爆发以来闻所未闻的。直冲云霄的强大气流甚至将上空的日本轰炸机、战斗机冲得七零八落。燃烧的火柱高达1000多米,连几百吨重的炮塔也被抛向空中。爆炸导致重达32600吨的巨舰在水中高高跃起,然后又重重地跌入水中,水浪四溅气势恢宏。渊田让他的驾驶员观看了这一奇异景象,松崎三男大尉回答说:“中佐,一定是舰上的弹药库爆炸了,这简直太可怕了。”

  随后而来的俯冲轰炸机又给这艘巨舰正在流血的伤口上撒盐。仅仅几分钟,这艘战列舰就被彻底击毁,舰体断为两截,在不到九分钟的时间里断裂的舰身带着1177名舰员沉入海底,其中也包括舰长瓦尔肯伯格上校和第一战列舰分队司令伊萨克.基德少将。这艘战舰的伤亡占了美军总伤亡的将近半数。
  舰上幸存的最高级军官萨缪.弗科中校临危不乱,他先是指挥救火和转移伤员,最后在绝望的形势下果断下令弃舰,在所有伤员都安全撤离后最后一个离舰,在离舰后继续组织官兵进行反击。他后来和米勒一样获得了荣誉勋章。
  “加利福尼亚”号还算幸运,它只中了三枚鱼雷,但有一枚鱼雷正好打在油库位置,不断溢出的燃油引发了冲天大火。为了防止弹药库被引爆出现“亚利桑那”号那样的灾难,舰长下令紧急向弹药库中注水,此举反而导致了舰体的倾斜。眼看巨舰即将倾覆,舰长被迫下令弃舰。但油库被炸导致大量的燃油流入海中,海面上厚厚的油层竟达30毫米,这一油层迅速蔓延成一片火海。那些跳入海水中的官兵没有一个人能从厚厚的油层下边游走,很快被淹死或者被燃烧的油活活烧死,海面上正在燃烧或者已经烧焦的尸体横七竖八一片狼藉,其状惨不忍睹!

  处于内侧的“田纳西”号境况就好得多,但所中的一枚鱼雷也在舰上引起了熊熊大火,浓烟冲天。其实其上层建筑上的大火多半是由“亚利桑那”号弹药库爆炸后雨点般落下的着火碎片引起的。一枚800公斤丨炸丨弹随后落下,将二号炮塔凌空炸飞,正是这个炮塔炸裂的碎片击中了正在旁边抢险的“西弗吉尼亚”号舰长班宁上校并导致其阵亡。燃烧喷出的滚滚浓烟遮挡了日军飞行员的视线,也使“田纳西”号免受了进一步攻击。轻伤的“田纳西”号三个月后就很快修复并重新投入了战斗。

  “内华达”号和“田纳西”号的命运相似,只中了一枚鱼雷和两枚丨炸丨弹,连舰旗都被敌机的机关炮撕成碎片。大惊失色的旗手又唰唰升起了几面星条旗,照样很快被打得稀烂。舰上同样是大火肆虐,黑烟滚滚而出,炙热的甲板使得舰上的士兵如热锅上里的跳蚤不断地跳来跳去,四处都找不到藏身的地方。
  “苍龙”号的鱼雷机攻击了停在福特岛西侧的军舰。这里没有战列舰,但是鱼雷机队却把陈旧的靶舰“犹他”号当成了现役战列舰加以攻击,8:01分,“犹他”号前部被击中一枚鱼雷,随后又有五枚鱼雷击中了它。8:12,已经三十三岁高龄的爷爷舰“犹他”号终于支持不住,恋恋不舍地没入了海底,只有龙骨还倔强地露在水面上。
  福特岛上的人听到船内隐约传来了敲打声。侥幸逃离战舰的海军上尉埃斯库斯召集了一些士兵在空袭仍在持续时重新回到舰上进行救援,挽救了大部分人的生命。最终有6名军官和58名士兵牺牲于“犹他”号上。
  最幸运的要算“宾夕法尼亚”号。这艘金梅尔海军上将的旗舰停泊在造船厂的船坞中等待大修。日军鱼雷机无法对停在船坞里的船只进行攻击,一群轰炸机蝗虫般地飞了过来,对“宾夕法尼亚”号进行狂轰滥炸。看来对付皮糙肉厚的战列舰丨炸丨弹还真是没有鱼丨雷丨管用,“宾夕法尼亚”虽然中了几枚丨炸丨弹,但所幸尚无大碍,逃脱了沉没的命运。舰上官兵阵亡15人、失踪14人、伤38人。

  前往攻击“宾夕法尼亚”号的几架鱼雷机由于无法投弹,就把恶气撒在了附近的两艘军舰身上,五枚鱼雷将轻巡洋舰“海伦娜”号和驱逐舰“奥克拉拉”号送入了海底。
  就在日机疯狂进攻的8:10,从美国西海岸飞来的12架四引擎B-17“空中堡垒”恰好飞抵瓦胡岛,也就是头一天阿诺德去送行的那些飞机。它们将在珍珠港稍事休息,加油补给后取道威克岛最后飞往美国自认为的最前线菲律宾。由于是从遥远的西海岸飞来的,到了珍珠港它们只剩下最后一加仑汽油,——此前也正是这一群飞机将要到来的消息干扰了美国雷达站的判断。不但如此,因为根本没有想到珍珠港会遭到袭击,他们没有做任何作战准备,也没有携带弹药。远远望见高空有不少飞行的战机,中队长杜鲁门.兰登少校还挺高兴。珍珠港的弟兄们真够哥们儿,一大早还派出飞机升空来欢迎我们。但他很快就听到了枪炮声,对话机里也传来了美军急促而嘈杂的喊声,“该死的!是日本佬!”

  就在渊田第一攻击波起飞差不多时间的6:10,位于瓦胡岛以西370公里处的哈尔西特混舰队也从“企业”号航空母舰上放飞了18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哈尔西此时的心情非常糟糕,他的特混舰队本来计划在周六赶回珍珠港过周末的,但是由于途中遭遇恶劣气候耽误了行程,风暴甚至导致一艘驱逐舰出现舰体开裂,使得整个编队的速度都只能降了下来。看来按时赶回去周末潇洒走一回的计划是泡汤了。他派出18架轰炸机的主要任务是侦查,同时命令他们完成任务后不必返回航母直接在岛上降落。此时,这18架轰炸机也正好赶巧飞抵瓦胡岛上空。由于燃油即将耗尽,他们也只能选择在岛上降落。

  这些来自东西两个方向突然闯进战场的美军飞机还没搞清楚现场情况就遭到了日军的攻击,那些零式战斗机正闲着没事呢,美机一架接一架被击落下来。有三架B-17在降落时遭到了板谷茂少佐所率机群的扫射,其中雷蒙.斯文森上尉驾驶的飞机被零式战机的机关炮洞穿,引燃了机舱内的信号弹,结果在滑上跑道后自动断为两截。日本人宣称这是太平洋战争中日本打下的第一架B-17空中堡垒。
  还真有一架B-17平降在一座高尔夫球场上,——看来吉川猛夫在地图上标出球场还真是未雨绸缪呀。但即使安全落下来的B-17也无法马上加油装弹起飞攻击。面对质疑,两个刚刚从本土飞来的上尉飞行员腼腆而尴尬地解释说,“枪还没有开箱,光是把枪上的保护油擦干净就得几个小时”,我靠!
  从“企业”号上来的由约翰.福特少尉和通讯三等兵皮尔斯驾驶的一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以血的代价换取了战绩。他们选择与日军战斗机在低空缠斗,最后以相撞的方式与敌机同归于尽。在坠落的伊瓦基地附近,两架飞机的残骸几乎无法分开。
  由于空中大部分是日军的飞机,美国那些好不容易才打响的高射炮也不分敌我一通乱轰。在海军少尉曼纽尔.冈萨雷斯绝望的“不要射击!不要射击!这是美国飞机!”的惊叫声中,一发高射炮弹让这架美机在空中炸开了花,——估计打敌人都不一定有这么准。紧接着另一名飞行员叫喊道,“我们中弹起火了,跳伞!”
  在“企业”号航母上,哈尔西中将从无线电中听到了飞行员坠落前那绝望的呼叫,他气得跺着甲板高喊道,“天呐,他们在射击我的孩子!快去报告金梅尔将军!”
  30架飞机中瞬间被双方合力干下来8架,其中B-17一架,从“企业”号上飞回来的轰炸机7架。剩下的22架也纷纷落荒而逃寻地儿降落,机翼上都是弹孔累累。
  可能还嫌不够热闹,此时泛美航空公司的一架快速航班也适时赶到了。一周一次的航班还正好在这一时间内到达,它预定的降落地点是福特岛上的机场。这个民航驾驶员还算机敏,一看四处烈火冲天浓烟滚滚,于是急速掉头飞往了希洛岛。
  机上的乘客可谓大难不死,比马航MH370幸运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