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3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无间道啊。这,这我不管,那我有没有事啊,我保证以后不干这些事了。不和他们来往了。”
  贺兰婷说:“还记得雷处长吗。”
  我说:“那个司法的,记得啊。”
  贺兰婷说:“他找我谈了这事,公丨安丨那边盯着你们很久了。”
  我吃惊道:“那,我们的所作所为,他们都知道?”

  贺兰婷说:“聚众斗殴罪,是免不了的。”
  我说:“那我聚众斗殴了?”
  贺兰婷说:“你说有没有。”
  我说:“说有也好象有,说没有也好像没有啊。”

  贺兰婷说:“可以判你。”
  我说:“靠,早知道,我就不去搞这个了,那他找了你,是不是说,想让你跟我说,叫我金盆洗手,不要玩火**的意思了。”
  贺兰婷说:“他说什么都不要紧。”
  我说:“那什么要紧?”
  贺兰婷说:“请吃饭再说吧。”
  我说:“又来这个!”
  贺兰婷说:“那随你。”

  我想了想,妈的,这事儿,上面都派卧底进来了帮派里面了,要不,就是帮派里有他们的眼线,大家都为了钱,为了钱出来混的,真流氓,假义气,真在金钱的利诱面前,顶得住的没几个。
  要是上面派来这么查也好,全都抓了,看这帮人还能做黑道的为非作歹害人不。
  可问题是,现在连我也被盯上了,而现在,贺兰婷来和我说,说明我还有救,有可能我退出就没事了,应该是这样的吧。
  但现在是,我要伺候好我这位美女上司。
  不然,她真能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我也想知道,上面到底查什么了。

  平时怎么闹的,都没什么人管过,原来,上面早已安排眼线,盯着寻找罪证了啊。
  贺兰婷看我若有所思的样子,说道:“不愿意就下车!”
  我说:“什么不愿意。”
  贺兰婷说:“请我吃饭需要那么纠结吗。”
  我说:“你说你要是吃个两三百的大排档,或者吃个五六百的好点的,甚至吃个七八百的西餐,我都能顶得住,可你吃的,几千块,我真的是心疼,我能不纠结吗我那么穷。”
  贺兰婷说:“谈判破裂,滚下车。”
  说完她停车,叫我滚下去。
  我说道:“唉,大家表姐弟一场,别那么凶嘛。咱就不能吃便宜的,吃个千把块钱的也行嘛。”
  贺兰婷说:“下车!”
  口气根本都不容商量。
  我说:“好好好,我请!我请行了吧!”
  她说:“好。”
  她继续开车往前。
  我看着她的那个包包,说道:“这就是八万的包包啊。”
  她没说话,没说话就是默认了。
  我拿过来,也没什么啊,就是一个皮包啊,还八万,这**真是坑爹,坑老子。
  她说:“放开它。”
  我往后面座位一扔:“我还不稀罕呢!”
  车子往那家顶级贵死的饭店开去,实际上,味道确实很好,比我们饭店好,对于追求顶级美食的人来说,那个地方不可不去啊。

  但也太贵了。
  我想了想,说道:“不对啊,你是不是骗我啊,警方查这个,为什么是司法的雷处长找你的。”
  贺兰婷说:“你知道司法和公丨安丨是什么关系吗。”
  我说:“我所知道的是,司法机关包括公丨安丨机关、检察机关和法院。公丨安丨机关是被司法机关所管辖的。那你说是警方查的。”
  贺兰婷说:“有冲突吗。”
  我说:“好吧,没冲突,属于司法,就没冲突了。公丨安丨局好像是行政机关吧。”

  贺兰婷说道:“你是没分清这些部门单位智能吧。”
  我说:“我洗耳恭听。”
  贺兰婷告诉我,公丨安丨局是处于一个很微妙的地位,到底属于司法机关还是行政机关是很难说,因为它职能实在是复杂。比如说户籍工作,治安工作,交通管理工作等,明显是属于行政职能,而且从行政机关的隶属上讲,公丨安丨局又是受辖于zf的。似乎它应该是行政机关没错。但对普通刑事案件的侦查,行使询问,传唤,拘留,逮捕,搜查,通缉等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权力时,又显然是司法工作,这时,它与法院,检察院共同属于刑事诉讼中互相配合,互相分工的司法机关,是诉讼参加人。所以,姑且算公丨安丨局是"半个司法机关"了。不过公丨安丨局是执法机关肯定没错的,因为狭义的执法就是指行政,广义的执法指行政和司法,与立法相对。

  加上法治还不是够健全,司法和行政不分是传统,到现在仍有遗留,法院,检察院是司法机关,却在人事和财务上受制于zf,在加上dang的领导和政府又是两层皮,公检法还有一个共同的上司叫政法委,这个政法委不但管着公丨安丨,法院,检察院,也管着一些民政的东西,是个集司法与行政一体的党政机关,而且政法委的书记还往往是公丨安丨机关的领导。
  我听得云里雾里的,这个管这个,也管了那个,但那个同时也能查这个。
  我说道:“好吧,虽然听不太明白你说什么,但司法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贺兰婷说:“你走到了那个位置,你才知道厉害。”
  我说:“算了,我想我这辈子没那一天了,不过听你说,他要查我,我觉得已经够厉害的了。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啊。”
  贺兰婷说:“吃饭再说。”
  好吧。
  又去了那饭店。
  两人坐在同样的包厢。
  这里很贵,是的,这毋庸置疑,要命的是,我还经常来这里消费。
  我想,我是伪富豪。
  其实我完全假装我很有钱的样子。

  这个,上,那个大闸蟹,来一打,还有,什么大虾,才一斤几百,太便宜啦,来二十斤,吃不完我切着完,那个鱼翅,好好,来一箱,红烧清蒸酸甜油炸随便整,乐意的用苦瓜炒我也没意见。
  我是胡扯的,我哪敢那么嚣张,嚣张是需要金钱付出为代价的。
  点了完全和前几次不同的菜式,贺兰婷点的,每次她报出一个菜名,我夹着烟的手指就会抖一下,虽然我不知道那要多少钱,但我知道加个菜就要几百,最少几百。
  终于点完了,服务员去上菜了。
  我说道:“今天才点那么几个菜啊,表姐,你吃得饱吗。别客气,点多一些。”
  贺兰婷一伸手:“服务员!”
  我急忙把她的手按下来:“哎哎哎我和你客气,你别当真啊,我们吃不完的,每次都浪费,你看前几次,我都叫我朋友来帮忙吃的。”
  日期:2016-05-24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