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3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语文说:“真会说话,心里却不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有分量,你会找我问清楚,可你连问都懒得问,把我列入黑名单了。”
  我低着头。
  梁语文说道:“很晚了,我明天还要处理一些事,我要回去了。”
  我说:“也不算晚吧这个点,你们难道不放假吗。”

  梁语文说:“公司需要我去做翻译。”
  我说:“好吧。”
  我送着她到了路边,拦了计程车,她对我微微笑,上车走了。
  我过去了王达和龙仙仙那里,我指着王达:“你,你你,我可被你害死。”
  王达说:“你自己也不先和我说,我怎么知道呢,怪也怪你,第一没和我说清楚,第二你自己之前都误解了人家,她就不是那样的人。”

  我说:“妈的当时我也说她不会是那样的人,你自己还说什么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什么人心最容易变,经不住**。我好想打死你。”
  王达说:“好了好了,现在不没事了嘛。”
  我说:“她说没事,但心里肯定有点什么的。都怪你这厮,我都说了我有事告诉你,你还喋喋不休的羞辱她。”
  王达说:“这样也好。”
  我说:“好个屁啊。”
  王达说:“我们羞辱她,然后她在心里,对你的印象更加深刻了,这辈子都难以忘记,这指不定转化为对你的深爱呢。”
  我说:“行啊,那我现在暴揍龙仙仙一顿,说不定她更深爱你。”
  龙仙仙笑了。
  王达说:“你敢揍她我弄死你。”
  我说:“看吧,还骂我呢。”

  王达说:“行了行了,改天叫她出来,我请你们两吃个饭,大家洗把脸忘了吧。”
  我说:“我们洗脸忘了容易,她洗脸忘了难啊。”
  王达说:“带你们吃正宗的大闸蟹海鲜大餐,包你们有什么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的深仇大恨都能忘了。”
  我说:“好吧。听起来口气很大,最近发财了。”
  王达对天空作揖:“那全赖于英明神武的贺总对我的照顾,我做了这区域经理,生意做大了,公司有业务了,我也赚到钱了,改天我也要请贺总吃饭,你记得到时帮我邀请她。”

  我说:“自己请去,关我屁事,我走了,你们这对狗男女恩爱吧。”
  王达说道:“滚吧。”
  上班的时候,沈月冲进了我的办公室,说道:“雷桃花,不是,雷香桃疯了。”
  我说:“雷桃花真疯了啊!”
  沈月说:“昨晚我们进去在她镜子上动了手脚,然后她回去洗澡的时候,尖叫一声,摔烂了镜子。好多人都跑过去看她了,她昨晚和她的同事睡了,但一整夜都发抖,没睡,今天就一直念念叨叨的。”
  我感慨道:“真的疯了啊。”

  想想我们也够狠的,人家想着杀死我们,我们想着把人弄疯。
  沈月说:“去开会的时候,她一直嘴里说有鬼有鬼,都被送去了医院了!”
  我说:“那么严重啊。”
  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难过。
  沈月说:“非常严重。”
  我说:“好的,干的很好,记住,守住秘密。”

  沈月点头。
  我让她走了。
  我去找了柳智慧。
  柳智慧坐在床头,看着书。
  美国历史。
  我坐在她那张凳子上,我说:“雷桃花疯了,被吓过后,今天开会在领导面前一个劲的喊有鬼有鬼。已经被送去医院了。”
  柳智慧说:“哦。”
  柳智慧如此的轻描淡写。
  我说道:“我们是不是太狠了啊。”

  柳智慧说:“你觉得狠就狠,觉得不狠就不狠。”
  我说:“和她对比,就不够狠了,她要弄死你,我们只是弄疯了她。”
  柳智慧说:“如果通过科学有效的治疗法,慢慢的会治好的。”
  我说:“问题是,你才能治好。”
  柳智慧说:“不会,外面有一些医院的医生,也会治。只要对症下药就可以了。”

  我说:“但愿她治好吧。哦,但愿她过段时间治好了,也不能回来这里了吧。”
  柳智慧说:“回不来了。要彻底治好,是需要长时间的。”
  我说:“那也好吧。”
  柳智慧问我道:“说的残忍,是觉得我残忍吧。”
  我说:“也有一些吧,我也觉得我残忍。”
  柳智慧说:“如果让你选择,你死她们活着,她们死了你活着,你怎么选择。”
  我说:“当然是我活着。如果我是你,也是要忍辱负重,活下去。报仇雪恨!”
  柳智慧说:“康雪会怀疑是你做的手脚。”
  我说:“怀疑就怀疑吧,也不是第一次这么搞她的人了,我倒是想把她整死了,只可惜一直没机会。”
  柳智慧说:“机会是要慢慢等的。两军对垒,势力相当的时候,更要耐得住,谁先露出破绽,谁先完蛋。”
  我说:“这我懂的。”

  柳智慧说:“你自己小心。”
  我说:“好,好的。”
  我看看她,然后低着头,看看地板,说道:“那我先走了。”
  柳智慧淡淡的哦了一声,继续看书了。
  我退了出来,回去了办公室。
  贺兰婷找了我,下班后,让我在停车场等她。
  我说:“那你不要让我像上次一样等半天。”
  没说完,她已经挂了电话。
  下班后,我过去了停车场,没想到这次,是她在等我了。
  我说:“那么快啊。”
  贺兰婷没说话,让我走出去。
  她开车出去。
  监狱的车辆进出大门已经换了新系统,升级了,不用人工老是检查了,一会儿,就出去了。
  上车后,我问贺兰婷:“找我有什么好事啊。我可先声明,我没钱,真的,很穷啊。请不起吃饭,你也别剥削我了,真的没钱了。”
  贺兰婷说:“一件算好事的好事。”

  我说:“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你还是别找我了,我下车自己走路。”
  贺兰婷说:“你被警方盯上了。”
  我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有些发抖,说:“我,我没干坏事啊。”
  贺兰婷说:“你干的坏事,还少吗?”

  我想了想,是不是跟黑社会有关的事。
  我说:“那我是什么事,被警方盯上了。”
  贺兰婷说:“你说是什么事。”
  我说:“你是不是逗我玩,想要从我身上压榨一笔,然后骗我说拿钱去消灾吧。”
  贺兰婷说:“后街的黑帮,你管的,发生在沙镇,后街,西城,多场斗殴事件,你都有份。”
  我害怕的说:“你,你怎么知道的。警方真的,锁定我,盯着我了?”

  贺兰婷说:“是。”
  我颤抖的拿着一根烟出来说:“那那那我会被抓吗。”
  贺兰婷说:“不要在我车上抽烟。”
  我哦了一声,急忙扔掉烟,说:“那我怎么办,会被抓吗。”
  贺兰婷说:“黑帮中,有些人,是警方安排的卧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