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8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焦急地重复说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地魔说也没有什么,我在传授你地煞陷阵啊。
  我说不可能,为什么我感觉自己不受控制了?
  地魔说我讲的,是地煞陷阵没错,不过这种东西,平日里讲给你听,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你现在的身体陷入崩溃状态,整个人的精神意志已经降低到了最低潮的时候,再全心全意地学习这种玄妙无比的法门时,就没有心思感受到别的什么危险,也才给了我可以趁机而入的机会……
  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不过却还抓住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说你难道不怕杂毛小道符箓之上的雷意么?
  地魔说怕,怎么不怕?只不过那雷意防备的,是这具身体的副魂而已,而如果我成了你,它又如何会对我造成什么伤害呢?
  我说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地魔一脸得意地说道:“小兄弟,你到底还是太年轻、太天真了,你觉得我这么恨你,势同水火,如何会毫无芥蒂地传授地煞陷阵的真谛给你呢?”
  我说可是、可是你说的是真的,没错啊?
  地魔说对,所以说,你太贪婪了,用真的地煞陷阵,换取你失去防备,这就是我的机会。
  我有些愤怒了,说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不完成协议,离开我的身体?
  他哈哈一笑,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面目狰狞起来,指着我,说当初在黄泉路上的时候,你我若是完成了协定,我必然不会再纠缠于你;而离开黄泉,不管到了哪儿,我都是一头阴魂不散的鬼灵,根本无法生存于这世间,你认为我还有别的选择么?你我本来可以相安无事的,全部都是你自己做的孽……

  说完,他缓步走向了我,说现如今,你需要为自己的过错付出大家了——你叫做陆言,对吧?
  我说对。
  他已经走到了我的跟前来,身子融入了我,在我的耳边轻轻说道:“从今以后,我便是陆言,而你,则成为我的心魔吧,等待着有朝一日,我将你炼化掉……”
  我没有再与他争吵,而是念起了九字真言来,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而就在这时,梦境消散,“我”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来,瞧见有人走进了房间。
  不是屈胖三,而是一个依稀脸熟的面孔。
  他打量着“我”,先是惊讶,然后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来,说道:“唉?陆言兄弟,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人并非旁人,却是当日在蝴蝶谷与我们并肩而战的蛮莫遗族陆铁。
  当年蛮莫蛊苗被蝴蝶毒王巴鬼切给灭了去,因为此人擅长飞头降,横行一时,陆铁等人只能心怀仇恨而不能报,而就在这个时候,虫虫却站了出来,告诉我挑战蛮莫蛊苗的任务更改了,变成给蛮莫蛊苗报仇雪恨。
  那几乎是一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就是在那场战役之中,我终于借助着飞头降的力量,将聚血蛊给降服了,而虫虫则跟它取了一个极为可爱的名字,叫做小红。
  往事如烟,回忆心头,感慨良多,只是……
  此刻的我,并不是我。

  他是地魔。
  我只能够在意识的深处,作为一个局外人,观察着这一切,那种无力又屈辱的感觉充斥在了我的全身,悔之晚矣。
  听到陆铁的话语,“我”,或者说地魔不动声色地说道:“呃,这个啊,受了点儿伤。”
  因为我和虫虫帮蛮莫一族报了大仇的缘故,所以陆铁对我的感激是真诚而浓烈的,听到这话儿,一下子着急起来,说啊,你怎么受的伤?

  说着话,他就走到了跟前来,半跪着身子,伸手过来给我把脉。
  地魔并不认识陆铁,有点儿抗拒,不过我这副身体并没有恢复多少,所以也避不开去,给陆铁一下子抓住了手腕,给号了一下脉。
  陆铁把过了脉,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沉重了起来,说陆言,你这情况很严重啊,怎么弄成这样子的?
  地魔装作虚弱的样子,长叹一声,说一言难尽啊……
  陆铁说虫虫姑娘呢?
  地魔在我身体里待了这么久,自然也是知道虫虫的,面不改色地说道:“她回娘家了,我也是刚刚从那里赶过来的。”
  陆铁点头,说哦,你现在的状况很差的,我们村子离这儿只有二十几里路,要不我背你去我们那儿,然后我找族里面的老人帮你治疗一下?
  听到这话儿,地魔眼珠子一转,立刻顺势推舟地说道:“如此,那就麻烦你了。”
  陆铁使劲儿挥了挥手,说嗨呀,怎么算是麻烦呢,你说这话太客气了。

  说罢,他却是蹲下身子来,小心翼翼地将我给扶了起来,稳住了身子之后,他又问了一句,说对了,陆言,你是一个人,还是有朋友?要是有朋友的话,我们可以留个纸条……
  地魔连忙说道:“没,我一个人。”
  什么?
  我听到地魔的回复,立刻知道他肯定是有些惧怕屈胖三,害怕被那熊孩子瞧出点儿什么端倪来,所以想要赶紧离开。
  这般想着,我心中立刻生出了一丝希望来,然而此刻的我除了旁观,什么也做不了。
  我只能默默地看着地魔操控着我的身体,然后将他意识之中的那个圆球,融入进了我的身体里去。
  那是他的力量本源,一旦融练完成,我将彻底回不去了。
  陆铁并不怀疑什么,反而是心急我身上的病情,将我背着,匆匆离开了这个废弃的小木屋,这是我瞧见那屋子外面,有用树枝、泥块和石头垒砌关联的法阵,陆铁一脚就跨越而过,朝着北边的方向行进。
  眼看着那小木屋消失于林中,“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来,而身处于意识深处的我则陷入了绝望。
  我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九字真言,却无力再挽回什么。
  陆铁的脚程颇快,大概是害怕半途上我突然挂掉,所以在山林中也是健步如飞,而差不多走了一般的路程左右,翻下了两个山梁子,前面突然走来一个黑影,拦在了两人的跟前来。

  陆铁是山林中闯荡的老角色,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瞧见那人,不由得一愣,说小朋友,你这是干嘛呢?
  来人正是屈胖三。
  手上抓着一大把野草藤蕨的屈胖三拦在了陆铁的面前,一脸阴郁地说道:“你是谁?”
  陆铁瞧见三两岁不到的屈胖三奶声奶气地发问,不由得笑了,说我是谁不重要,关键的是你一小孩儿,在这荒山野岭老林子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你家大人呢?

  屈胖三指着他背上的我,说道:“把人放下来。”
  陆铁一愣,回头对我说道:“你认识?”
  地魔这会儿知道瞒不下去了,便赶忙圆谎道:“对,他是我的同伴。”
  陆铁懵了,说等等,你刚才不是说没有同伴么?
  地魔尴尬地低声说道:“这个,呃,有点儿小矛盾,你别问了……”
  他说得含含糊糊,陆铁却一下子就懂了,而屈胖三站在远处,瞧见“我”与这汉子低声细语,也不由得一愣,说陆言,你认识这人?
  地魔含含糊糊地说道:“对,以前的一个朋友。”
  日期:2016-03-18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