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84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抄方则是患者不经医师指导,自觉服药后效果不错,或是认为“中药起效慢”,还需要继续服药才能见效,从而自行决定照服前药。很多病患者一个方子认为有效,以后懒得再排队就诊,而是挂个普通号或找个熟悉的医生,径直去抄方,有时候一个方子一吃就是半年,这样抄方是一种很不好习惯。
  秦书凯问,为什么?我看没什么两样吗?反正能治病就行了,为什么就不能抄方呢?
  冯雯雯说,简言之,抄方之弊有四:一是增加用药风险。很多人以为中药是无毒的,其实不然。早在《周礼》中就指出:药物各有偏性。虽然中药与西药相比副作用较小,但中药也是由各种化合物组成的,如果没有医生的指导,长期连续服用相同的药物,就有蓄积中毒的危险。
  很多人可能听说过龙胆泻肝丸事件,龙胆泻肝丸作为一种传统的清热类中成药,被广泛用于内科、外科、妇科、耳鼻喉科、皮肤科等,效果显著,许多反复发病的患者,一吃就好。由于是非处方药,不仅医院的医生大量处方应用,市井百姓平时“上火”,也经常自行到药房购买服用。由于龙胆泻肝丸中含有关木通,此药含马兜铃酸,有肾毒性。患者长期服用后,可以出现肾衰竭,导致尿毒症。

  二是降低药物疗效。中医的最大特色就是辨证论治,就是根据不同的情况进行处方的调整,也就是现在常说的个体化治疗。比如这个副主任和成厅长,谁说两个人的糖尿病是一样呢?病因不同,发病时间不同,医生辨证不同,用药又怎么可能一样呢?不经医生指导随意抄方,使中医药不能发挥自己的长处,病人节约了一点儿候诊时间,但在其后的几天或几周内,可能服用的都不是最合适的药物。这实际是主动放弃享受中草药灵活多变,因人制宜的特长,结果看了中医,病人却不能从中受益,而且还造成了药材浪费。

  三是助长错误认知。 一般来说,患者对中医学了解不多,以为中医药也是一种病对应一种药,反复要求医生照方抓药。实际上,对患相同疾病的不同的人,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状况下,中医会开出不同的药物,决非一药对一病那么简单。与其盲目抄方,真的还不如不吃药。
  冯雯雯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篇,直把秦书凯说的头都大了,他见冯雯雯似乎还意犹未尽的想要继续给自己上课,赶紧阻止说,算了,你也别说了,你说的再多我也听不明白,你还是简单明了的告诉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吧?
  冯雯雯说,很简单,立即停药,找医生看过之后再说。
  秦书凯本想说,那就麻烦你再跑一趟省城吧。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改成了,行了,我明白了,我马上把你的意见通过徐主任转告给成厅长。

  冯雯雯听了这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说,秦书凯,真是对不起,我这人总是好心办坏事,上次帮那个侯艳红弄进事业单位,就害你烦心,这次又给你添麻烦了是不是?
  秦书凯见她一副惭愧模样,赶紧劝慰说,咱们兄妹之间,这么客气干什么,你还不是为了帮我一把,我要是心里责怪你,那岂不是分不清好歹了。
  冯雯雯见秦书凯的确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心里也放心了不好,笑嘻嘻的说,行了,有你这句话,我可是宽心多了。
  看着冯雯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秦书凯猛然有一种感觉,冯雯雯这个人对自己来说,说不定还真是个宝,没有她,自己也拉不上成厅长的关系,很可能以后因为她的缘故,自己还有可能拉上更多的关系,只是到底怎么样,才能控制住她听自己的使唤,这样自己才有可能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侯艳红的事情,让秦书凯见识到了冯雯雯背后的关系脉络还是有一些的,自己一个公务员管理办公室主任办不成的事情,她在背后捣鼓捣鼓竟然就办成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官场特殊现象,有些人尽管不是官场人,办事却远比官场人更加方便的多。
  这种现象仔细想来也算正常,历朝历代的各方官吏大员也都是吃五谷杂粮的凡人,既然是凡人就不可能不生病,不是连皇宫里以前都养着一批所谓的御医吗?
  现代社会讲究民啊主自由公平,官吏大员们想要像古代一样,自己养个医生是不现实的,那就只能重新想办法,找合适的一声来帮自己做好身体保养的工作,像冯雯雯这种,医术高明又心无杂念的医生,对他们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
  显然,单纯的冯雯雯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于一个内心对仕途充满野心的年轻干部秦书凯来说,已经打开了另一道通向官场升迁之路捷径的大门,只不过,秦书凯也不敢跟冯雯雯明说,眼下,冯雯雯已经是在不知不觉的帮着他拉关系了,两人就这样配合着,不是很好吗,有些事情一旦说白了,只怕反而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秦书凯笑着问冯雯雯,你是怎么帮忙办好侯艳红的事情的?
  冯雯雯说,平日里,钱副市长一家有什么头疼脑热的,都找我去帮他们看病,我请钱红红帮这点小忙,她还能好意思拒绝?
  秦书凯见冯雯雯给出的答案,跟自己想象的也差不多,不由笑着说,说真心话,我的确是该替李部长好好的感谢你的,你知道,现在安排一个人进事业单位有多难吗?
  冯雯雯没有直接回答秦书凯的问题,反而笑的问他,你准备怎么感谢我?不会又是请我吃顿饭就交代了吧?
  秦书凯也算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了,经手的女人,有单纯的,有心机重的,也有像马燕那种痴情型的,冯雯雯一个姑娘家,每次见着自己时那种眼波流动,脉脉含情的模样,他早已明白了几分冯雯雯对自己的心思。
  原本想着,等到成厅长的事情过后,跟冯雯雯渐渐的减少交往,时间长了,这姑娘自然就会明白自己的态度,以后再见面就不会多出很多的想法来。
  可是现在,秦书凯却不再那么想,如果自己渐渐疏远了冯雯雯,岂不是白白的丢掉了一个很好的资源,这种利人不利己的事情,以他秦书凯现在的心态,绝对不愿意干。
  可是面对姑娘步步紧逼的攻势,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呢?总不能随便的接受,也不敢语言拒绝。

  秦书凯想到了三个字,打太极。
  虚虚实实的应付着,若有若无的相处着,说不定正是自己想要的效果。
  想到这里,秦书凯不由笑着说,我们的小冯医生现在可是越来越贪心了,连吃饭这种事都已经看不上眼了,难不成还想要学那些贪官收礼?
  冯雯雯嘴里轻轻的“呸”了一声说,我才不像你们当官的只认钱不认人呢,你要是再这么埋汰我,我可就要生气了。
  秦书凯对付这种单纯的女孩,早已是玩转自如,他对冯雯雯说,行了,我不好,是我乱说话,得罪了妹妹,我看这样好了,今天你也忙着装修的事情,我也正上班呢,你让我回去好好想想,到底要怎么报答你的大恩大德,等我想好了,给你来电话行吗?
  日期:2016-06-17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