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0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这位新队友昨天的表现,可能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大家没有任何的非议,反而告诉他“慢慢就会好了”。果然,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温斌已经适应了这种大碗酒大块肉的生活。
  和饮食关一样,温斌在住宿上也经历了一段煎熬,慢慢适应了。现在,晚上如果不能闻到马粪、羊粪味,反而睡不踏实了。
  当地冬天极度寒冷,一般都是零下三十多度的样子,最冷的时候甚至会达到零下四十度。真正是哈气成霜、滴水成冰。怪不得都说在当地野外方便时,需要拿根木棍,用来随时敲打冻成冰柱的尿液。虽然这个说法有些夸张,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在茫茫草原上沉睡了三个多月的积雪终于消融,天气渐渐转暖,进入了春天。五月份的时候,枯黄的草地开始呈现出黄绿色,到现在六月底的季节,放眼望去,已经是一片葱笼绿色了。

  夏季的到来,让温斌感受到这里的美丽与舒适。当然,这时候还要过一关,那就是蚊子关,对于此时的温斌来说,这已经不算什么了。
  和生活上需要适应相比,最难逾越的就是心灵的寂寞了。温斌以前生活的环境,虽然谈不上灯红酒绿,更够不上夜夜笙歌。但还是不时出入饭店、歌厅,而且偶尔也寻找一下刺激,整天见的最多、接触最多的还是人,活生生的有着喜怒哀乐的人。而在这里,见到的人极其有限,整天看到的都是马匹、羊群,还有骆驼,所以人们经常调侃说“这里牲口比人多”。
  这里很少见到人,有时碰到几个当地牧民,也因为言语不通,没法交流。于是温斌就和军马场这些不能说话的牲畜交流。慢慢的慢慢的,它们似乎也能听懂温斌的话了。温斌就用这种方式排遣着无尽的寂寞。
  这里手机没有信号,和外界联系的方式就是那台固定电话了。长途电话费用非常贵,温斌和家里通话很少。而且为了让家人放心,他也总是在电话中说起这里夏季的茫茫碧绿大草原,冬季的皑皑白雪景,至于那些孤独和悲苦他深深的埋在了心底。
  为了心中远大的抱负,温斌强迫自己去适应,半年的时间里,他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甚至也愿意去享受这种生活,如果亲人能在身边的话,在这种风景如画、争斗稀少的环境下生活,不失为一种幸福和享受。

  在边疆的这半年,温斌有了深刻的反思,反思自己走过的人生,反思自己工作中的种种过往。他在反思中,也对自己进行了深刻的剖析,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反省了自己的过错和失误。
  温斌是一个头脑灵活、极其聪明的人。但在参加工作的二十来年时间里,他把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讨好上级、投机钻营上,渐渐的他荒废了业务,变成了一个庸庸碌碌、逢迎拍马的小官。他失去了自我,把自己仕途进步的希望寄托在一任任领导身上,到头来,只混得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把命运交到了别人手上。
  经过反思,温斌给自己进行了重新定位:靠谁都不如靠自己。正是因为对自己有了重新认识,温斌的灵魂也似乎得到了洗涤和净化,心灵变得清静了起来,对一些名利争斗也看淡了许多,他认为多做一些实实存在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刚刚接到的一个电话,让温斌本已沉寂的心湖,顿起了涟漪。电话是一个很久没有联系的朋友打来的,他告诉温斌:楚天齐被市纪委带走了。

  温斌被贬,尤其是这次被“发配”边疆时,他当时最恨的人就是楚天齐,他认为这一切都是那个姓楚的家伙造成的。他恨不得吃那小子的肉才解恨,巴不得对方早点遭报应。
  可是今天,当听到这大快人心的消息时,温斌没有找到应有的心情畅快感*觉,更多的反而是一种同病相怜的落寞。他并不同情楚天齐,但他对于官场上的一些争斗看的很淡了,他不知道姓楚的能不能闯过这一关,但他有一种感觉:这个小子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倒。
  正是这个电话,把温斌埋藏久远的一些思绪又勾了起来。他仰望着天上的弯月,喃喃的道:“何日是归期?”他明白,这样的生活终究不属于他,他早晚会离开这里。他也想念千里之外的父母,思念对自己翘首以盼的妻儿,尤其现在更加思念。
  魏龙刚刚进入梦乡,就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他翻身坐起,呆呆的看着话机,没有去接。铃声响过几声后,就停歇了。

  自从被降职降级后,魏龙手机和家里固定电话就像是退休了一样,平时难得响起。尤其是固定电话更像是哑巴了一样,有两次好不容易响起,还是别人拨错了号码的。
  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魏龙深切体会了“世态炎凉”的滋味。以前见了自己就像是见了亲爹的人,现在就像躲瘟疫一样躲着自己,恨不得自己立刻消失。以前和自己关系很一般的人,现在和以前倒没什么两样,两厢比较之下,反而显得比较热情一些,最起码没有给自己落井下石的感觉。
  由于自己已经没有权力,不但外人嫌弃,就连老伴也经常给魏龙甩脸子,为此,五十多岁的两个人经常干仗。这不,老伴前几天一气之下,拿着钱和别人出去旅游了,已经出去了一周多,也没给家里来个电话。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就更别提了,以前还时常回家,让自己这个副部长给办些事,现在基本连门都不登了。一百多平米的房子里,就剩下了魏龙自己孤零零的待着。
  为了少给自己找气受,魏龙干脆平时就闭门不出,闲下来的时候写写毛笔字,反而是一种修养的提升。可能是自己现在没有了官威,也容易接触了,倒也不时有人到家中聊些生活琐事,下下棋,品品字,消磨时间。
  在玉赤官场浸*淫了三十余年,到头来混了个降职降级的结局。魏龙在这多半年里也看透了很多事,争雄之心已经几乎消磨殆尽,再说了就是想争的话,他现在没有那个权力,也基本没有机会了。这样平淡的生活,反而让魏龙的身体更加健康,面色也好看了很多,前几天例行体检时,血糖和血脂指标也回归到了正常水平。这样的数值可是以前做“烟酒”干部时,不敢想象的。
  “叮呤呤”,电话铃声再次响起,魏龙心中纳闷:难道不是打错的?他带着疑惑,下到地上,向组合柜走去,来到柜子前,拿起了上面的固定电话听筒。
  “魏,魏部长,你在家啊?”电话里的声音很急促。
  魏龙听出来了,是自己原来的老部下,现在的档案局局长小仇的声音。仇局长是现在为数不多还对他特别尊敬的人之一。于是笑着说道:“我要不在家,能接你的电话吗?小仇,你不睡觉,也不让我睡的消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