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85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局的办公室够简朴的,值得我们年轻人好好学习啊”。
  “呵呵,你这个小丁啊,上午的时候我刚刚和齐厅长通过电话,齐厅长对你赞誉有加啊,你击毙了逃窜已久的全国通缉犯,按说我不该多这个嘴,而且你也不是我的兵,我也管不着你,但是现在有人说闲话了,说你培训期间,带枪外出,不符合规定,能给我个解释吗?”
  “哦,这件事啊,这是梁省长特批的,不信的话,可以找梁省长求证”。丁二狗面带微笑的说道。
  “梁省长,这件事和梁省长有关系吗?”万和平一愣问道。

  “是这样,那天晚上我和曹局还有您不是在派出所见过面了吗,和我一起的那为女士是磐石投资的董事局主席,第二天在面见梁省长时,把前一晚发生的事告诉了梁省长,她还说让我做几天她的警卫,我说,我可没有本事保护她,我手无寸铁,遇到歹徒也不能拿身体去挡枪眼吧,梁省长说,你是丨警丨察,可以把枪带来嘛”  。
  “梁省长真是这么说的?”万和平黑着脸说道。
  “如假包换,你可以去问,也可以让齐厅长去问”。丁二狗道。
  “那好吧,这是一件事,还有一件事,在朝葛虎开枪的时候,你有没有鸣枪警告?”万和平继续问道。

  “没有”。丁二狗很老实的回答道。
  “为什么,这不符合规定吧”。
  “规定?规定是对好人来说的,对于像葛虎这样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来说,这个规定就是我们自己给自己挖坑,到最后死的是我们自己”。
  “小丁,你这是什么意思?”万和平脸色一沉问道。
  “很简单,葛虎开着车一直跟着我,我一直在想什么办法抓住他,这当然好了,但是当我后面的一辆车换了车道开走时,我看到葛虎一手扶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放在了身子底下,所以我断定他手里拿着枪呢,这个时候我没得选择”。丁二狗道。
  “我问你的是鸣枪的问题”。万和平紧追不舍。
  “我知道,所以当我下车时,我看到葛虎的手里也拿着枪,而且还想朝我开枪,只是他拿枪的手是右手,于是我抢先开枪,但是第一枪没打中,这个时候葛虎想调头跑,我又开了第二枪,后来有车撞到了葛虎的车,我开了第三枪,就这么简单,还有什么复杂的东西在里面吗?”
  “没有了,既然我们市局负责这个案子,我希望你写个报告给我们,我们也好有个交代”。
  “其实击毙葛虎,最难受的是我,我也不是不得已,因为葛虎只是一个枪手,他后面还有很多事,但是这样一来,恐怕后面的事也不好办了,我想,说闲话的人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放肆的放这样的屁,万局,你该明白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吧”。丁二狗道。
  丁二狗不知道这种闲话来自哪里,但是以万和平的身份,亲自来问这件事,看来是有人给他施加了压力,想通了这一点,丁二狗对万和平的印象稍微有点改观,但是还是保持着警惕。
  “万局,事情就这么简单,既然你要报告,我写就是了,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说实话,葛虎虽然罪该万死,但是不该这个死法,因为这样死真是太便宜他了”。
  “好了,既然事情已经是这样了,我们合作处理好后面的事才是正理,其他的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万和平也觉得自己刚才的态度的确是有点问题。

  “万局,我不知道这些闲话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我想说的是,既然有人愿意这样说,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得了便宜卖乖,如果是葛虎没有死,而是被控制起来了,这才是那些人担心的,葛虎是个亡命之徒,做了很多影响很恶劣的案子,居然还有人给他叫屈,看来这些人对葛虎还是不错的,我想,葛虎要是知道的话,在地狱里也可以好好改造了”。丁二狗嘲讽道。
  “唉,你这张嘴啊,得理不饶人哦”。万和平无奈的笑笑,站起身和丁二狗握了握手,丁二狗一言不发,走出了万和平的办公室,万和平看着丁二狗离去的背影,一时间有点失神。
  说实话,他很喜欢丁二狗这个年轻人,但是他也知道,这样的人往往自负极高,不会轻易的拜倒在谁的门下,所以对于丁二狗,他还真是有点舍不得了  。
  丁二狗低头思索着刚才万和平的态度,一时间没有注意,在下楼的时候差点碰到一个女人身上,“哦,对不起,不好意思,我没看见……”
  丁二狗抬头一看,面前的这个女人很面熟,但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了,于是低头想走。
  “丁先生,不认识我了吗?”女人很是优雅的问道。

  “你是?哦,想起来了,不好意思,我的记性不是很好,惠子小姐,你好,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丁二狗这才认出来面前的居然是酒井惠子。
  “没关系,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做贵人多忘事吗?丁先生当然是贵人了,还有,这里也有我的原因”。酒井惠子抿嘴笑道。
  “你的原因?”丁二狗一愣疑惑道。
  “因为我还不够魅力,居然没有让丁先生过目不忘,这不是我的原因吗?”酒井惠子笑盈盈的是说道。
  面对这么一个日本娘们,要不是丁二狗知道她身怀绝技,还以为这是一个可以一亲芳泽的美人呢,但是潜意识里告诉他,这个女人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搞不好就会被狠狠的咬一口。
  正是因为这样的警惕,丁二狗渐渐迷惘的眼神立刻清明起来,这也使得酒井惠子大吃一惊,在她的印象了,无论是本国的男人还是中国的男人,还没人能逃过她摄人心魄的桃花眼,这种功夫是她这么门派独有的魅力,专门用来诱惑男人,只要使出这种功夫,鲜有男人可以从她的眼睛里逃出去。

  酒井惠子除了是空手道的高手,还是日本古老门派‘盗花流’的高手,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是得了花柳病似得,其实这是一个修炼内心功法,然后通过自身散发出的气场来迷惑对方的一个流派,说到底就是催眠师之类的玩意,但是这要比催眠师要厉害的多。
  虽然丁二狗只是稍稍被刺激了一下,也没有意识到刚才酒井惠子的不寻常的地方,所以就没在意。
  “酒井小姐真是幽默,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丁二狗不想和这个日本娘们有过多的交往。
  “丁先生,不用这么着急吧,我还有话没说完呢,我记得丁先生答应我找个合适的地方切磋一下,我一直都在等丁先生的电话,但是丁先生好像忘了这件事?”
  “哦,我没忘,只是最近太忙了,所以还是等有时间再说吧”。丁二狗继续推脱道,心想,这日本娘们怎么不知道什么叫客气啊,还真是拿这事当真了。
  “丁先生,我今天正好没事,要不然我们找个地方切磋一下如何?”
  “这个,你不是来办事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