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43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6-15 22:44:00
  ———————更新线———————
  “原来如此。”明瑶点点头,道:“没想到木家的御灵术已经厉害到这等地步了,佩服,佩服。”
  正说话间,旁边的薛清凌忽然伸手去抓空中的花蝴蝶,木赐大喝道:“不要碰!”

  丁阿娇也叫道:“有毒!”
  但薛清凌的手极快,已然抓住了一只,攥到手里。
  我和明瑶也纷纷大惊,却见薛清凌摊开手掌,看看那花蝴蝶,沮丧道:“死了……”
  我们急忙上前,去看薛清凌,见其模样正常,浑若无事,木赐惊道:“你,你没事?”
  薛清凌呆呆道:“什么事儿?”
  丁阿娇道:“你不怕毒么?”
  薛清凌骄傲道:“我自然不怕毒!我怎么会怕毒?!”
  我这才想起来,薛清凌是说过自己不怕毒的,明瑶也笑道:“这位薛姑娘是医脉名门之后,不知道怎么修炼的,好像是百毒不侵。”
  “是么?”木赐和丁阿娇啧啧称奇,木赐收了花蝴蝶,仍旧附在他的绿衣之中,从外看,竟也看不出什么破绽和异样来,我不禁暗暗称奇。
  “砰!砰!”

  密道之上忽然传来几声巨响,把我们五人都吓了一跳。
  抬头看时,只见密道之中的泥土簌簌的落。
  薛清凌大叫道:“要塌了!要塌了!快跑!”
  喊声中,薛清凌一马当先,跑的飞快。
  日期:2016-06-15 22:44:00
  明瑶紧追两步,把她捉住,道:“不要乱跑。”
  薛清凌道:“你再不跑,就把你活埋了!”
  明瑶喝道:“胡说!”
  “砰!砰!”

  又是两声巨响,震得我耳朵生疼,整个密道也都为之颤动,也不知道上面究竟在发生些什么事情。
  薛清凌又大喊大叫起来,明瑶虽然抓住她,让她不要惊慌,可哪里能管得住她的嘴。
  我虽然觉得这密道不会那么容易坍塌,可上面动静不止,薛清凌嚎叫不已,我也觉心惊胆颤。
  木赐道:“咱们要不先出去吧?”
  我点头道:“好。”
  明瑶道:“对了,木先生,你和阿娇姐是怎么进这密道里的?”
  丁阿娇道:“是阿赐掀翻了一张床,踏碎了床下的一块木板,然后露出个洞来,跌了进来,就是密道。他一路狂奔,我一路追着他,才到了这里。”
  明瑶道:“如此说来,这密道的入口和出口甚多。弘道哥,咱们往前走吧?”
  我也生怕那朱汉身体里再钻出什么幺蛾子来,觉得原路返回不妥当,便说:“好。”

  当下,我们五人便朝着木赐和丁阿娇来时的路走去。
  途中,木赐问我和明瑶道:“陈兄和罗姑娘是为什么来到这赌城的?”
  明瑶道:“我们是来寻朋友的——你和阿娇姐又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
  木赐道:“说来惭愧!”
  日期:2016-06-15 22:47:00
  “都是朋友,直说也无妨。”丁阿娇道:“还是噬魂鬼草的缘故,我们听人说,赌城之中,只要赌赢,就能得到一切自己想要的彩头。我和阿赐便想着来这里找到一些压制噬魂鬼草的奇妙法门,不料,刚来没多久,还没摸清楚门路,赌城突发变故,闹得一团糟,我和阿赐不愿掺和其中,便找地方躲避,慌不择路,误入到这密道里,又赶上阿赐体内的鬼草发作……”
  “原来如此。”明瑶道:“想来也是。不过,问句不该问的话,木先生腹中的噬魂鬼草,现在虽然被压制住了,可以后还会发作吧?”
  木赐默默无言。
  丁阿娇叹息一声,道:“现在赌城已经危在旦夕,法门恐怕难求,但愿阿赐吉人天相,以后能凭着自己的本事,彻底把噬魂鬼草给镇伏住。”
  明瑶道:“其实我觉得你们赶上这时候倒是好事,好在你们没有在赌城里去赌。”
  木赐道:“赌便怎么了?凭着御灵术,我可稳操胜券。”
  我道:“木先生,不是这么说。在赌城里赢了也未必好。”
  木赐道:“赢了怎么不好?”
  我道:“这是个邪教做的局,目的不可告人。”

  明瑶道:“很多来赌的人,到后来都失了本性,再也约束不住自己,好坏难辨,是非不分,六亲不认,直至把性命都葬送在这里。”
  木赐和丁阿娇对视一眼,都倒抽口冷气。
  日期:2016-06-15 22:47:00
  丁阿娇道:“你们来寻的朋友,也是来赌的么?”
  明瑶点点头,道:“是,他原本是开封城里有名的斗鸡之王。”
  丁阿娇道:“那找到了么?”
  明瑶道:“找到了,可惜人也已经死了。对了,只有你们两人来么?”
  木赐道:“还有我的弟弟木贶。不久前失散了。”
  明瑶道:“那得快些找到他。现在赌城乱成一团,各路人马相互厮杀,难保不会出什么篓子。”
  木赐道:“是啊,必须马上去寻他,他御灵术可是差得很。”

  此时,密道之中忽然现出三五条岔道来,我们五人不禁驻足。
  丁阿娇道:“进来的时候,阿赐跑的太快,慌不择路,我跟的也快,竟不知道是从哪条岔道里进来的。”
  薛清凌指着中间一条,叫道:“走这条路!”
  木赐仔细看了看,然后指着左边岔道,说:“应该是这一条,这地上的脚印好像是我的。”

  我上前一看,果然有许多脚印,其中有几只印迹十分深刻,显见是修为不低的人,以大力踏出来的。但凡修为高的人,走路必然极轻,反倒不会踏出深刻痕迹,可木赐在神智不清的时候,倒是极有可能弄出这印来,于是我说:“那估计就是这一条了。”
  薛清凌却不依,道:“我就走中间的!”
  日期:2016-06-15 22:49:00
  我本以为明瑶会说说薛清凌,不料明瑶却道:“既然如此,不如咱们就各走一条路吧。”
  “啊?”我稍稍吃了一惊,不知道明瑶为什么会这么说。

  木赐也诧异道:“三位不跟我们一起走了么?”
  薛清凌道:“你先让我打你一下!”
  木赐愕然不知何故。
  明瑶道:“你又来了,不许说话。”转而对木赐言道:“我们还另有些朋友,也失散了,我感觉从这一条道上出去,估计能找到他们。”
  丁阿娇道:“既然如此,那就分开走吧。大家相识一场,意气相投,以后一定还会再见。”
  木赐还要再说话,丁阿娇道:“阿赐,不要误了陈师兄和好妹子的事情。”
  “没想到刚认识,就要分别。”木赐也不再劝了,拱手道:“那陈兄,罗姑娘,咱们就此别过了。”
  我和明瑶都还礼道:“后会有期。”
  木赐和丁阿娇刚要走进岔道,丁阿娇忽然又停住脚步,回头笑道:“罗姑娘,你和陈师兄还没有结婚吧?”
  明瑶脸色通红,低声道:“没有。”
  丁阿娇道:“那你们可要快些啊,早点结婚,早点生个孩子来。我们家的仙儿已经半岁了,若是你们今年结婚,明年生个男孩儿来,说不定咱们还能做个亲家。也不要嫌我们家仙儿大,女大一,抱金鸡么!咯咯……””

  我和明瑶都神情大窘,丁阿娇已经笑着去了。
  薛清凌盯着我和明瑶呆呆的看,突然问:“你们要生男孩儿了么?怎么生的?”
  “不许说话!”明瑶瞪了薛清凌一眼,自己忽然“扑哧”一声,倒笑了起来,说:“这个丁阿娇,真是个伶俐鬼,打得一手如意算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