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0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暗笑这个金主任,笑他的雕虫小技。自己怎么会有不轨行动呢?自己可是清白的,自己还等着在漫漫官途上有一番大作为呢。怎么会做如此糊涂的事?
  楚天齐听金主任故意这么吓唬自己,就说明对方怕自己对他不利。“既然你怕,那我就让你更怕一些”。想到这里,楚天齐故意把手放在身后,轻轻的触碰着座椅,发出一些轻微的声响。而且他还不时警惕的向车外张望,并且眼睛还不停的转动着,俨然是一副在动着鬼心眼的样子。
  果然,金主任发现了这个小子的异常,他开始关注着楚天齐,只是让他恐惧的是这个小子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眼露凶光。此时,他感到喉头发干,呼吸也不太舒畅。于是,他不时故意咳嗽几声,以示提醒小齐注意。最后干脆直接提示小刘“夜深人静,提高警惕。”
  怕什么来什么,就在金主任怕的要命的时候,汽车突然熄火了。司机下去弄了半天,也没有弄好,只好对着车上道:“刘哥,帮我打着手电照照。”
  “好。”小刘应着,伸手去推车门。
  金主任一看,急忙道:“小刘,还是我去吧。”

  “主任,怎么能劳动您呢?还是我去吧。”小刘说着,推开了车门。
  小刘明白,可不能拿领导的客气当真,怎么能让自己的领导去呢?金主任平时可是从来不会插手这些粗活的。
  “小刘,你回来。”金主任大声道。然后又语气和缓的说道,“车上太热,我正好下去透透风。”说着拉开车门跳下车。
  走出几步,金主任又折回来,拉开车门说道:“小刘,千万提高警惕,不能离开半步。”说着,用眼使劲瞟了瞟楚天齐。
  金主任可不想把这次的事弄砸了,这可是自己动了好多心思搞的事。他怕楚天齐耍什么鬼心思,所以一再提醒小刘注意,小刘就是他今天对付楚天齐的依仗。
  看着金主任死乞白脸的样子,楚天齐感觉非常好笑,于是就笑了。而小刘感觉好笑却又不敢笑,最后,在楚天齐的带动下,实在忍不住也笑了。他们都明白金主任的心思,只是觉得他草木皆兵,有些小题大做了。
  短短几个小时时间,楚天齐被纪委带走的消息,就扩散开来,最起码在玉赤县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几乎可以说是形成了全覆盖。之所以这个消息传播的这么迅猛,一是因为楚天齐在玉赤县的知名度高,他可是县委书记、县长都器重的官场青年才俊。他还是“沃原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全县也找不出几个获此殊荣的人。一般的县委书记、县长想上《河西日报》都不容易,可楚天齐这个小小的副科乡干部就上了两次,两次上报纸的间隔时间只有半年多一点。

  除了这些荣誉或者说是根底较硬,楚天齐的事迹也几乎是家喻户晓。这个当时的乡长助理,不但协助警方识别并抓捕了毒犯,有传言还说毒贩是被他亲手抓*住的。而且在县城一人力敌四十多人的围攻,最后负伤坚守,给丨警丨察争取了时间。虽然绝大部分人没见过他的功夫,而且也不知道他会功夫,但却把他传说的神乎其神。
  就是这个乡长助理,逼的县委副书记冯志国灰头土脸,在县委常委会上当众认错。就是这个乡长助理,逼的组织部第一副部长被降职、降级,成为组织部闲人一个。就是这个乡长助理,一次次让常务副乡长当众出丑,直至被逼的远走边疆。凡此种种,举不胜举,为此他不但没背处分,反而还在一年的时间里由乡长助理升任乡丨党丨委委员、副乡长,这可是好多人至少需要五年以上才能完成的提升。

  基于以上几点,他成了全县的名人,楚天齐的很多事情,绝大多数人都没亲眼见过,可是传言往往比实际更加传的悬乎。好多事情被无限放大,甚至有的事是被张冠李戴的安在了楚天齐的头上。就是这样一个带有英雄色彩的人物,竟然被纪委带走了,而且是市纪委带走的,这种极大反差怎能不让人们脑洞大开,怎能不让人们谈论和传播。
  当然,被纪委带走的消息之所以传的这么迅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有人在推波助澜,唯恐世界不乱。他或他们就希望让这个给自己带来伤害的家伙,名声尽快臭掉、烂掉,最好能够丢官坐牢、遗臭万年才解恨。
  银牙似的弯月悬挂在遥远天际,辽阔的大草原上,微风习习,成群的马儿停止了嘶鸣,一切都是那样的静怡。“噼叭”燃烧的篝火旁,坐着一个中年汉子。他身穿长大的民族服装,脚蹬黑色高筒马靴,头上戴着一顶当地特有的翘檐宽边帽子,一张黝黑的脸膛在篝火映照下,显得更加黑红。他左手执酒囊,右手抓着烤的滋滋冒油的小羊腿,正在有滋有味的啃咬着。
  这个人就是温斌,是曾经的青牛峪乡常务副乡长温斌,是在元旦来临之际踏上北去列车的温斌。掐指算来,温斌来这里马上就够整整半年了。
  温斌是受组织上委派,到这里支援边疆建设的。他先是坐火车,后又乘汽车,最后坐马车,路上奔波了一千多公里。他来到这里后,被安排在一个军马场工作,这是全国为数不多的军马场之一。这个军马场饲养着五百多匹优质军马,其中还有产自大宛的三匹汗血宝马。
  温斌被分配在军马场第五小队,小队包括温斌在内一共就四个人,一个小队长,三个饲养员。第五小队饲养管理着八十匹军马,小队四个人又有着明确分工,刚到马场的温斌被安排辅助另一名饲养员管理草场。
  除了温斌外,其余三人的一家老小都在离草场十多公里的镇上,因此他们每天都会回到镇上与家人团聚。只有温斌一个人留在军马场,陪伴着这些通灵性的牲畜。
  刚到这里的时候,一切都需要去适应。首先需要过的第一道关就是饮食关,当地常住人口绝大多数为牧民,世代形成下来的饮食风俗就是喝奶茶、吃牛羊肉、喝烈度酒。对于牛肉,温斌以前倒是常吃,但对于羊肉他是从来不去碰的,他闻不得羊肉那种膻味。
  记得刚到军马场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热情的军马小队队员为温斌准备了丰盛的晚宴——烤全羊。温斌从踏进游牧民族特有的木制包状房子起,就被充斥鼻孔的膻味弄的不断反胃,现在又嗅到冒着腾腾热气的烧全羊味,更是让他的胃里翻江倒海不已。
  但是,对于对方的热情却不能不买帐,于是在正式坐下开吃时,温斌选择了用白酒来压下胃里不断翻涌上来的东西。结果可想而知,他醉了,醉的一塌糊涂,也吐的一塌糊涂。在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他只觉得饥肠辘辘,浑身酥*软,胃里也不时出现一阵阵的烧灼感。在队友的建议下,温斌喝下了温热的奶茶,他几乎是捏着鼻子喝下去的。过了一会儿,他觉得胃里好了许多。而且这里的酒虽然浓烈,喝了却不头痛,这就是喝纯粮食酒的好处。

  日期:2016-06-16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