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0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从内心感谢牛正国说了公正话,并给自己解释的机会。可自己不能说出实情,因为他从金主任今天的作为看出了一些端倪,似乎金主任是有备而来。现在一万元的手机已经摆了出来,自己挣的工资买不起,恐怕欧阳玉娜的工资也未必买的起,所以她买手机的钱只能是哥哥或家人给的。如果自己说出欧阳玉娜的话,那又会引出金主任一系列的刨根问底,不但于事无补,反而会牵连无辜的人。

  想到此,楚天齐说道:“具体是哪个朋友送的,我现在也忘了,一时真想不起来,能容我想想吗?”
  金主任冷笑一声:“楚天齐,你的忘性还真不小啊,可不可以理解成你收到的东西太多啊?”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更加冷酷,“可以给你想的时间,但是必须得换个地方了,你得跟我们走。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待问题。”
  楚天齐心里又是“格登”一下,听金主任的口气像是要“双规”的架势,他不由得思绪翻腾起来。
  牛正国适时的说了话:“楚天齐,你想起来没有,现在说出来还不晚,否则你只有跟金主任走了。”
  “老牛,你……哼。”金主任话说到半截,不再理会牛正国。
  金主任忽然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并从里面抽*出一张纸条,拍到了桌子上,大声道:“楚天齐,你不要心存侥幸,看看这是什么?”
  楚天齐接过纸条,只见纸条上面打印着“在五节档案柜从上面数第二层的柜子”的内容。看到这样的文字,楚天齐就是一惊,他彻底断定金主任是有备而来了。刚才金主任中途要走,只不过是个假动作而已,是为了麻痹自己,为达到搜查目的而抛出的迷惑弹。
  金主任“嘿嘿”一阵冷笑:“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要抵赖的,我们手里还有其它证据,要不要给你看看?”
  楚天齐没有理会金主任,他不明白金主任怎么会有这样的内容。他的大脑飞快的运转着,手也不由自由攥的紧紧的。
  “怎么?想毁灭证据?不要徒劳了,这只是从复印件上裁下的内容,这样的备份我们有很多。”金主任得意的说道,“到底交不交待?再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如果还不说实话,那就只有请你一起去了。”
  想到对方是有备而来,楚天齐已然明白,金主任就是来查自己所谓的“问题”的,无论说或不说,他都会弄出点事的,而且可能还会牵扯到他人。与其这样,自己干脆就什么也不说了,看他能把自己怎样?楚天齐的犟劲也上来了。
  “我还是没有想起来。”楚天齐回答的很干脆。
  金主任被楚天齐给气笑了,对着牛正国说道:“老牛,看见没?这就是你们治下的干部,多么猖狂,多么目无法纪。你说,到底该怎么办?”
  牛正国也被刚才的这些事情给怔住了,看来老金是有备而来,而楚天齐却是拒不配合,自己还真不好说什么。虽然以牛正国对楚天齐的了解,觉得楚天齐不应该是收人好处、与人方便的主,但眼前的事情又怎么解释?牛正国也对金主任的自以为是、居高临下甚是不满。于是没好气的说:“是你们办案,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好好好,老牛回答的真好。”听得出来,金主任对牛正国的“护短”非常不满。说到这里,他看着楚天齐道:“楚天齐,那跟我们走一趟吧。”
  楚天齐说了声“好”,又对着金主任道:“我得去几天?我需要把工作安排一下。”

  “哟呵,真够从容的,就好像你没什么事似的。至于几天,这可不好说,估计得一段时间,也可能中途会转到别处吧,当然了,也许会很快,主要就看你的态度和事情的性质了。”金主任不紧不慢的说道,俨然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工作安排就不需要了吧,还没有这样的先例。对了,你可以拿一些换洗的衣服。”
  “不必了,我相信自己会很快回来的。”楚天齐针锋相对。
  金主任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嚣张,都到这个时候了,嘴还这么硬。他可是不止一次见过,平时气宇轩昂的领导干部,到了这种地步会变成怎样的熊样?有的痛哭流泣,有的大呼冤枉,有的软成一瘫泥,更有的干脆就小便失禁。
  金主任暗道:今天可真是见到奇葩了。本来他在接到这个任务时,也对这个“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是不是真有违法,心中没谱。说不定,举报上讲的手机可能有什么正当途径来源,自己也许会空跑一趟。但他既是单位委派,又是受人之托,所以还是下来了。
  但从楚天齐现在的表现来看,九成九举报的事是真的,因为这个人太自大了,都这个时候了,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这样性格的人,什么事都能办出来,收一部手机对于这个小子来说,没准还真是小事一桩。说不准像这样的事,只是他所有的事中很不起眼的一件,看来这次可能是逮着大鱼了。
  楚天齐以一种洒脱的样子,在屋里转了转,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办公室里的物件在说:“你们等着,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他一边说着,还一边装模作样的看看这个,摸*摸那个。最后,他把旁边一个带有照片的相框拿在了手中,用纸巾轻轻擦去了上面的灰尘,然后很自恋的看了又看。
  金主任一直在观察着楚天齐的每一个动作,生怕他会毁灭什么“罪证”。现在见楚天齐对着一副照片发呆,于是他一伸手,说道:“我可以看一看吗?”
  楚天齐明白,他是要干什么,于是把相框给了他:“检查吧。看看放心。”
  金主任也不理会楚天齐话里边的讽刺意味,而是伸手接了过来。他把相框拿在手中,前后左右看了个遍,没有他想象的塞有存折、现金、贵重物品等物件。这副照片也没什么特别,看样子是楚天齐在领一个什么奖时拍摄的。
  金主任暗暗好笑,他知道楚天齐表面说的轻松自如,其实心里已经没底。否则,也不会对着一副代表着荣誉的照片如此欣赏,完全是一副不会再见面的样子。
  金主任把照片给了楚天齐,说道:“照片你不能带走,因为上面有玻璃。”金主任是个多疑的人,他仍然不放心让他带着这个相框,生怕里面万一还有什么玄机。
  听到金主任的话,楚天齐怒声说道:“你在暗示我会‘畏罪自杀’?那老子还不带走了。”说完,气愤的接过相框,找过来一张报纸包上,才又放到桌子上。
  “这行了吧。我跟你们走。”说完,楚天齐向外就走,金主任紧紧跟了上去。
  下午六点多的时候,楚天齐跟着金主任一行,向纪委的车走去。往天这个时间段,乡里上班的人们早已经下班回家了,可今天好多人都没有走,就为了亲眼验证一件事情。当楚天齐一行人经过的时候,院里空荡荡的,在好多间办公室里,人们在隔着门窗上的玻璃向外张望着。

  日期:2016-06-15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