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0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主任说完,眼睛紧紧盯着楚天齐,脸上表情似笑非笑的。楚天齐觉得金主任眼神怪怪的,却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同时他心里也在思量着,思量着如何回答对方的问话。
  楚天齐不停思索着,对面的金主任也很有耐性的没有追问。见楚天齐还没有回答问话,金主任拿出包里香烟,抽*出一支,递向牛正国,牛正国摆手示意不吸。金主任把这支香烟叼在自己嘴上,取过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着了,顿时,一股烟草燃烧的味道弥漫开来。
  过了很长时间,楚天齐答道:“没有你说的贵重礼物了,平时都是朋友送的一些不值钱的小物件,顶多也就百八十块钱的。”
  “哦,是吗?你再好好想想,看你平时分管这么多项工作,而且都是很重要的事,会不会一时忙的忘记了?尽量想的全面一些,万一你因为疏忽或是忘记了,过后又有证人提出来了,那样的话,你就会很被动。做为我们这些经办人员也会受到质疑的。”金主任不急不缓的说着,然后转向牛正国,看似征询意见的说道,“老牛,你说呢?”
  牛正国“嗯”了一声,点点头,表示认同金主任的说法。牛正国自来到楚天齐办公室后,就一言不发,负责记录,刚才的“嗯”字是他第一次发出声音。看情形他只是配合,或者说是为市纪委同志负责引领而已。
  楚天齐面对金主任再次的提示,摇了摇头,说出三个字:“没有了。”

  “噢,没有了。那你想好了就行。”金主任看似很随便的说道,又对着牛正国道,“老牛,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牛正国回答了两个字:“没有。”
  “这样,老牛,你把询问笔录给楚天齐同志看看,让他确认一下。”金主任吩咐道。
  牛正国依言把询问笔录,递给了楚天齐。
  接过笔录,楚天齐认真看了起来。这可不能马虎,要认真去看每一个字。一旦疏忽,要是多或少一个字,说不准就会留下天大隐患。这些纪委人员可不是吃干饭的,就是没事,说不准都能给整出事来,更何况是自己留下漏洞呢。
  楚天齐逐字逐句看着,看了一遍又一遍,整整看了三遍,确信没有什么偏差了,这才说道:“没问题。”
  “那好,你在上面签字吧。”金主任说道。
  楚天齐在牛正国的指引下,在最后一页签上了“以上内容为我真实意思的表述”的字样,并签上了名字和年月日。又在另外几页纸也签了名字和日期。最后用大拇指沾着印泥,在每一处签字的地方,按下了红红的手印。
  牛正国把笔录看过后,又递给了金主任。
  金主任随便翻看了一下,点了点头。牛正国把笔录收了起来,并开始收起录音设施。
  金主任站起身,向楚天齐伸出了手,脸上带着笑容,说道:“楚天齐同志,我们也是职责所在,例行公事,请多理解。”

  楚天齐握着金主任的手,说道:“金主任您客气了,配合调查是我们公职人员的义务。”
  “好,能理解就好。”金主任松开手,说道,“老牛,咱们走吧。”说完,从桌子后走出来。牛正国紧跟其后。
  楚天齐起身相送,心中松了一大口气:总算没事了。虽然楚天齐清楚自己没有任何违法乱纪行为,但和纪委人员以这种形式交往,心中不免还是忐忑不已。
  就在金主任拉开房门的瞬间,他忽然扭回头,对着牛正国道:“老牛,有一个小程序疏忽了,是不是应该看看楚天齐同志屋子里的东西呀?”
  牛正国停顿了一下,说道:“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吧?我们就是随便看看嘛!你说呢?”金主任说着,已返身走了回来。
  “楚天齐同志,那就打开柜子、抽屉,让我们看看。”牛正国说道。
  楚天齐不明白,自己这种情况,纪委是否可以走这个程序。但他还是依言去做了,谁让人家嘴大呢!
  金主任在桌上翻了翻,又在打开的抽屉里随便划拉了几下,然后走到打开的五节档案柜前,从最上面一节开始看起。忽然,他从第二节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盒子,问道:“这是什么?”
  金主任手中拿着的盒子,楚天齐当然认识,于是答道:“手机盒子。”
  “哦?空的吗?”金主任用戏虐的口吻说道。
  “不是,里面有手机。”楚天齐如实回答。
  “这又是怎么回事?”金主任晃着手中的盒子,说道。
  楚天齐回了四个字:“朋友送的。”
  “朋友送的?”金主任的口吻满是怀疑,“刚才你可是说没有朋友送的贵重东西了,现在怎么又出来了?一万元的东西,在你眼里应该也还算的上是贵重物品吧?”
  “我刚才忘记了,确实是朋友送的。”楚天齐硬着头皮道。
  在刚才金主任问话的时候,楚天齐其实也想到了这部手机。但他思考再三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没有想到,对方会来搜查这一手,而且这部手机确实是朋友送的,并不存在利益交换,自己心里是坦然的。如果自己说出来的话,又会把欧阳玉娜牵扯进来,说不准也会对欧阳玉杰造成一定的影响。自己虽然曾经帮过欧阳玉娜一次,但玉娜包括她的哥哥已经对自己帮了很多忙,自己怎么也不能把他们兄妹二人扯进这潭混水中。

  “哼,忘了?这个理由站的住脚吗?”金主任鼻子哼了一声,轻蔑的说道。然后又对着牛正国道,“老牛,你说呢?”
  牛正国没有回答金主任的问话,而是对着楚天齐道:“楚天齐同志,就算是忘了。那你说一下具体是哪个朋友送你的,他又和你什么关系?为什么要送你?这可是一万元哪,不是小数目!”
  “老牛,你这是什么意思。”金主任不满的说道。
  牛正国回了一句:“我在例行问话,如果不需要的话,我可以闭嘴。”

  金主任被牛正国一时噎得说不上话来。
  楚天齐从牛正国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不同的意味。首先他用的是“就算是忘了”这样的说法,显然是对自己的解释不信服,确实自己就是在撒谎,因为自己肯定没忘,而是没有说。其次他又给了自己解释的机会,让自己自圆其说的机会。最后还给了自己善意的提示,可谓用心良苦。
  从牛正国和金主任的对话中,楚天齐还感觉到,今天金主任到来,没有和牛正国通气,更不会提前有这方面的交流。但县纪委有义务配合市纪委,所以牛正国只是配合做记录,不愿意多说话。尤其刚才的那句话,也是在对金主任表达不满,不知道是因为金主任对牛正国的无视而不满,还是对金主任今天采取的方式不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