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352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宋朝阳硬着头皮说:“和平书记啊,你这么说,可有证据?”于和平笑眯眯地说:“有啊,不仅有,而且相当有,没有证据我怎么敢这么说呢?”宋朝阳问道:“证据在哪?我可以看看吗?”于和平呵呵一笑,故作洒脱的靠在沙发背上,道:“朝阳啊,难道你就不想知道,那位高官是谁吗?是谁身为党员身为国家干部身为一地之父母官,却敢罔顾党纪国法,帮儿子做出这么伤天害理、无法无天的丑恶罪行来?又是谁敢不顾及自己的尊严脸面、不怕老百姓咒骂断子绝孙,也要护住自己的儿子?哼哼,这样的人啊,别说不配为一个领导干部,我看他连人都不配做!”

  眼看他要揭开谜底,至此,宋朝阳一点侥幸心理都没有了,想不认命都不行了,语气发紧的问道:“他是谁啊?”于和平呵呵笑道:“谁刚刚来过你这儿?”宋朝阳听得这句反问,脸热发烧,身子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别提多郁闷了,却还要做出一副惊奇的模样来,失声叫道:“你是说,耀祖市长?不会吧?会是他?”于和平笑嘻嘻的瞧着他,心说你装,继续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道:“莫非你不信?”宋朝阳脸色凝重地说:“我信不信不重要,关键是有没有证据?如果有证据的话,这件事当然要严肃的调查清楚,事关高级领导干部的声誉,也事关平民百姓的清誉,不调查清楚怎么行?”

  于和平道:“证据都在我那儿,不过还没有收集完全,等全部到手之后,一定第一个请你来看。说起来,我听说这个案子的时候,也是非常不信,也很痛心,可是眼看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市长的时候,也只能无奈了。唉,想不到他平日里冠冕堂皇、正人君子,暗里却是这么一个无耻之徒。”宋朝阳严肃地说:“这件事相当重大,和平书记你可不能闹着玩。有证据就是有证据,没有就是没有。”于和平扁扁嘴,道:“好吧,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随便跟你说一条证据好了。那个名叫肖文娜的女孩跳楼之后,市长的儿子孙凯,打电话给市公丨安丨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李海涛,让他前往盛景大酒店销毁罪证。这件事李海涛可以当面作证的。”

  宋朝阳道:“你可有证据证明,市长也参与到了这件事里?”于和平一点也不着急,淡淡地说:“孙凯的能量,只能调动一个副支队长李海涛,但是这两天,整个市公丨安丨局都在为孙凯遮掩罪行、欺瞒肖家亲属。试问要是没有市长的授意,市公丨安丨局怎么会干这种自毁荣誉的蠢事?”宋朝阳道:“也就是说,关于市长参与到这个案子里,你只是猜测,没有证据?”于和平阴沉着脸笑道:“证据我有很多,不过还没收集全,等什么时候全了,我会拿给书记看的,到时候还希望书记你能帮死者一家主持公道呢。”宋朝阳知道他已经对孙耀祖起了杀心,绝对不会被自己劝服下来,因此也就不打算劝他了,道:“好吧,希望你慎重!”

  于和平走出宋朝阳办公室后,理都没理李睿,加快脚步就想离去。
  李睿却不能放过他,心里恨他已经恨不得要吃他的肉了,起身叫道:“于书记。”于和平只得停下脚步,回头看他,道:“怎么了小睿?”李睿尽量陪笑看着他,将那可以杀死他的目光掩饰起来,心说你刚才就是趁老子不注意的时候眯了老子的打火机,现在又来给我装糊涂,当我是傻小子嘛?今天老子就算豁出去跟你翻脸,也绝不允许你将那只打火机带走,道:“于书记,你还没还我打火机呢。”于和平脸部肌肉跳了跳,似笑非笑的瞧着他,半响没言语。李睿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却也毫不畏惧,勇敢地跟他对视。

  于和平忽然哈哈一笑,道:“是吗?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刚才顺手放兜里了。”说着走回他桌前,从裤兜里摸出那只崭新发亮的打火机,放到桌面上,道:“你说你也是,刚才怎么不叫住我呢?这倒好,让我出这么个大笑话。”
  李睿也说不出什么,只能讪讪陪笑,心中却道,滚你妈的,你特么顺走了老子的打火机,反倒要赖老子没有提醒你,这不是反咬一口是什么?就你这样还当市委副书记呢?都特么不够丢人的。
  于和平点评道:“送你这个打火机的朋友,很有品味。”说完留恋的看了那只打火机一眼,转身便走,等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用教训的语气道:“年轻人,以后要多学学做人啊。”这才走了。
  李睿等他消失在门外后,才松了口长气出来,摸摸胸口,心脏那里还在怦怦乱跳,想到这只老狐狸带给自己的巨大压力,兀自心有余悸,将那只打火机拿到手里,前后左右的仔细看看,确认没有损伤后,小心翼翼的放回公文包的盒子里,随后抬手打了自己一个嘴巴:“让你手贱!”
  忽然间宋朝阳的屋门被拉开,里面响起他的号令声:“小睿,马上给市公丨安丨局长周元松打电话,让他尽快来一趟。”说完没见到他人,屋门就已经关上了。
  李睿马上拿起话筒打电话,运气还不错,周元松就在局长办公室里,正好接起这个电话。李睿把书记相召的事情跟他说了,却听他问道:“小睿,知道找我是什么事吗?”李睿小声道:“这次我还真不知道,您快过来吧。”
  不出半个钟头,周元松急匆匆赶到,跟李睿打了个招呼,敲开门后进了里间,进去一看,见宋朝阳已经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正脸色阴沉的看着自己,微微纳罕,不知道谁惹他不高兴了,总不会是自己吧?打招呼道:“书记,你找我?”宋朝阳从办公桌里走出来,冷冷的问道:“市公丨安丨局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周元松愣了下,觉得他意有所指,问道:“你问的是……”宋朝阳只是冷冷看着他。周元松被他看得有些发虚,道:“还请书记明示。”宋朝阳哼了一声,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打算瞒着我?你要瞒我到什么时候?难道你也在这件案子里面吗?”周元松立时明白过来,试探着问道:“你说的是肖文娜跳楼那个案子?”宋朝阳怒哼一声,转回身走到办公桌里面坐下,伸手指向沙发,示意他坐着说。

  周元松清楚地记得,以往,自己来他办公室的时候,他都会热情善意的与自己一起坐在沙发上,既表现出对自己的友善,也显示出他市委书记平易近人的工作作风,但是今天,他却没有那么做,而是让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他则居高临下、冷冰冰的看着自己,颇有一番审讯犯人的味道,就知道自己惹恼了他,暗里叹了口气,也没去坐下,道:“书记,这件事我是有不对的地方,当初我是想跟你汇报来着,可又怕……瞻前顾后,我有错,我也认错。我接受你的任何批评。”

  宋朝阳手指再次朝沙发点了点,周元松嗯了一声,走过去坐下,挺直腰杆,恭恭敬敬的望向他。
  宋朝阳道:“把你知道的情况全部跟我说一遍。”周元松不敢隐瞒,将当日从李海涛嘴里听说此案、后又跑到市府跟市长孙耀祖汇报以及自己抽身而出、这几日都在观望的事实过往讲了出来。宋朝阳听他说的与孙耀祖说的基本吻合,点了点头,道:“你不在这个事件里是最好。”周元松无比懊悔的说:“书记,我有错,无组织无纪律,没有在第一时间内向你汇报……”宋朝阳摇头道:“向我汇报有什么用?向我汇报就能解决问题吗?你当时第一时间应该做的是,阻拦市长所要做的傻事。”周元松羞愧地说:“是啊,我是该阻拦他,但是我没有,我怕……我太自私,我只为自己考虑了,没有为市长为班子为你考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